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顏值與言值

每個人除了有三個‌‌“我‌‌”外,本我、自我、超我,其實還有兩幅面孔。一幅外在的體態容貌,一幅內在的心靈長相。人的體態容貌,一眼就可以辨認出醜美,但心靈的長相如何則要通過觀察其言行才可得知。人們常說‌‌“言為心聲‌‌”就是這個意思。所以,人的兩幅面孔,也可稱之為顏值和言值。

顏值,真正流行起來,得益於網路。它其實是一個流行的網路辭彙。其起盛於北京衛視和能量傳播聯合推出的一檔大型原創新銳語言競技真人秀《我是演說家》節目,北大博士王帆在一期節目上,以此為題作了一個演講,其後,顏值便流傳開來,常見於人們的口頭和筆端。顏值,是指顏容英俊或靚麗的數值,用來評價人物的容貌。

言值,是一個臆想‌‌“批湊‌‌”的辭彙,可理解為人之言語、建議所具備的隱形‌‌“價值‌‌”。通俗地講,言值,就是一個人會說能說,說出的話,人家喜歡聽,而且對聽的人有用有效。言值本質上是一個人思想的外衣、心靈的名片、品格的標籤。

顏值,有具體可衡量的標準,可以測量和比較,甚至容易目測。顏值高、‌‌“顏值爆棚‌‌”者眾人趨之若鶩,留下的往往是直接的感觀印象,卻難以揣摸其內心的真實。言值,目不所及以至於逆耳,其華麗和酷俊的外表下,潛藏的思考的空間,卻具有巨大價值。環境對人的影響,首先是周圍人語言價值的影響。語言價值其本質的表現就是言值。

如果你非常幸運,天生一幅好容顏,長為男人,英俊瀟洒似潘安,身為女人,美若天仙像西施,而且還慧心妙舌,滿口生花,那真應該祝賀你,人好運佳,格外受到上天的眷顧,天然勝人一籌。但大多數普通人,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來到這個世界時,就像被上帝咬過一口的蘋果,總留著一些缺憾。在顏值和言值之間,難得兩全其美。而無論古今,還是中外,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美是一種剛需,長得好看是傳奇,長得不好看是遭遇。高顏值永遠都是一張特別優待的通行證,人們對美者都不僅另眼相看,而且還另外相待,特別是當下更是一個看臉刷臉的時代,靚女帥男,格外招人待見。演員的名氣和顏值決定著電影的票房,影響著電視劇的收視率。日常生活中,長得好看,會比一般人有更多的機遇,得到更多的賞識,覓對象、找工作、做業務都比他人容易。這種重外表輕內涵的風氣誤導很多年輕人把精力放在整容美容上,把心思花在穿衣打扮上,而不是潛下心來讀書學習,注重自身言值的提升,許多年輕人由此走上岐途而悔恨。

其實,顏值和言值,如果同時具有,那當然是天下最好的事,但若兩者只能取其一,我以為言值對人生的影響更甚。

高顏值的‌‌“空心花瓶‌‌”,觀賞可以,但不實用,而且會遺誤人生。通常的情況下,美貌既有天生優勢,同時也藏著一時不易發現的劣勢。因為長得好看,容易被追求得寵,過早戀愛而分心,難以專註於學習。因為年輕,因為自戀,以為美貌就是一切,不需要其他就可以過好一生。殊不知,青春易逝,美貌難留。花瓶只能是花瓶。當其明白,長得漂亮只能讓人羨慕,活得漂亮才讓人佩服的道理時,已為時晚矣。因為荒蕪了青春,錯過了最好的學慣用功時期,人家對其的好感,卻永遠停留於始於顏值,陷於顏值,止於顏值,最後廢於顏值。

高顏值雖好,但沒有誰能青春永駐。美貌是碗青春飯,青春飯只能吃一陣子,而不能管一輩子。就長遠的看,人的命運更多地是由言值決定的,無論多麼靚麗的顏值,都會隨著青春歲月的逝去而消褪,而言值卻會隨著人生閱歷的增加更加光彩照人。有一句話說得好,時間既是對美人最大的公正,更是對美人最大的殘酷。無論多高的顏值都饒不過歲月,當日月滄桑了容貌,美顏逝去,留下悲涼的空嘆,難道不是對美人最無情的殘忍嗎?

而言值則是與顏值恰恰相反,它會隨生活閱歷的增加,人生進步的成熟而增長。言值表現為一種力量,它可以化解人外表上的誤解而造成的人與人之間的糾結。一個人的言值,既是他智慧和內涵的外在凸顯,更是其個人綜合素質的體現。言值高的人,人們無法忽視他的存在,因為他總是能迅速抓住別人的注意力,通過說服而借力,從而達到自己的目的。

言值是一種積蓄的力量。

語言是上帝賜於人類最高獎賞。因為有了語言,人類才有了真正的思考,人與人之間也才有了真正的交流。正如法國作家莫里哀所說‌‌“語言是賜於人類表達思想的工具‌‌”。一個人從生下來的呀呀學語,到最後比較熟練地掌握和運用語言,是一個不斷學習、積累、提高的過程。言值的提升本質上是思想的提升。思想的提升會積蓄改變人生的力量。

言值是一種思想的力量

語言是靈魂的外衣,是思想的化身,如英國生物化學家馬·霍普金斯所言‌‌“語言是思想的圖像和反映‌‌”。一個人只有想清楚才能說明白,思路不清的人不可能有清晰的表達。於己,昏昏噩噩,於人,糊糊塗塗。這樣的人,談何言值。一個人的言值,某種意義上代表著思想的價值。因為,作為一個人,最能衡量和表現其價值的就在於思想。古人說得更甚‌‌“人之所以為人者,言也,人而不能言,何以為人?‌‌”。於國,一言可以興邦。於人,一言可以立身。可見,言值表現出來的思想的力量多麼強大。

言值是一種感動的力量

人們之間溝通思想、交流感情、表達心愿都離不開語言。一個人的感動也首先源於言語的感動。所以,言值充滿著感動的力量。荀子曾說,贈人以言,重於金石珠玉;勸人之言,美於黼黻文章;聽人之言,樂於鐘鼓琴瑟。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除了傳遞信息,剩下的就是說服和感動了。一個會說話的人說出的話,大都能撥動人的心弦,如同一種魔力,沁人心扉,控人情緒。很多時候,當想去感動一個人的時候,言值的高低也決定著感動的深淺。

言值是一種改變的力量

說話是一門技術,語言的力量可以征服人心。語言鼓動改變的力量強大無比。這也是語言的核心力量。海涅在《法國的現狀》中曾說,言語之力,大到可以從墳墓中喚醒死人,可以把生者活埋,把侏儒變成巨無霸,把巨無霸徹底打垮。世間有一種成就可以使人很快達成自己的目標,並獲得他人的認可,那就是講話讓人喜悅的能力。言值改變世界,言值改變自己,言值獲得人脈、言值促成人生。

《羅輯思維》的羅振宇說,職場,或者當代社會,最重要的能力是表達的能力。因為在未來社會最重要的資產是影響力。影響力由什麼構成?第一是寫作,第二是演講。我理解這兩項歸根到底其實就是言值。言值於人生如此重要,那麼,如何提升言值呢?

想說,腹中要有墨,肚裡要有貨。

想學會說話就必須勤於學習,不斷積累,有足夠的知識儲備,人們通常說,腹有詩書氣自華。要想講得動人,一定要學得漂亮。要把學習當成一種生活方式。沒有相應的知識儲備,無論有怎麼會講的技巧,都會言之無物。其實,多讀書豐富自己,勤思考愛琢磨才是道,說話的技巧只是術。開口前,要有充分的準備,想清楚才能說明白。腹中無墨少開口,肚裡無貨不說話,否則,就是開口神氣散,舌動禍根生。

能說,目中要有人,心裡要有譜。

說話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溝通,始終不能忘了眼前的人。

第一,要以誠相待,相互尊重,交流過程中要做到尊重而不輕視、熱情而不冷漠、積極而不消極、理解而不排斥、論事而不貶人、講理而不抖狠、耐心而不性急、委婉而不直露、全面而不片面、互動而不罐輸。

第二、要突出重點,注重方法,不要忘了溝通交流的目的,圍繞目的突出主題和重點,做到言之有情、言之有理、言之有物、言之有利、言之有趣、言之有力、言之有度。要警惕犯下傑·魏斯曼在《說的藝術》中指出‌‌“五宗罪‌‌”,他說,很多交流溝通都淪為‌‌“五宗罪‌‌”的刀下鬼,那就是:要點不清;聽眾沒有獲益;條理不清;細節太多;篇幅太長。

第三、交流溝通中要靈活運用十大‌‌“譜‌‌”。即用詞的簡明性,一耳就能懂,不用查字典;用句的簡潔性,盡量用短句,易懂好記;內容的可信性,要講得有根有據;前後的一致性,不要自相矛盾;話語的新穎性,要與時俱進,不說過時的話;語言的韻律性,要抑揚頓錯有音樂感;聽眾的關注性,找聽眾關心的話說;表現的視覺性,能用圖代替用圖,能講故事的講故事;現場的互動性,交流一定要互動,不能自顧自說;表達的語境性,前因後果,來龍去脈,儘力說明白。

會說,嘴上要有藝,口裡要有趣。

講話是一門藝術,同樣一句話,有的說得人笑,有的說的人跳。所以說話要注意‌‌“藝‌‌”和‌‌“趣‌‌”。

第一、怎麼說比說什麼還重要。自己的事,想好了再說;別人的事,謹慎地說;尊長的事,多聽少說;夫妻的事,商量著說;孩子的事,開導著說;緊迫的事,慢慢地說;不急的事,擇機去說;天大的事,簡要地說;細小的事,幽默地說;沒譜的事,不輕易說;傷人的事,盡量不說;開心的事,分場合說;傷心的事,不隨便說;做不到的事,別誇口說;沒發生的事,不要胡說;現在的事,做了再說;未來的事,未來再說。

第二、注意形象,俘獲聽眾開好頭,給聽眾最完美的第一印象。要知道塑造第一印象的機會只有一次。無論是正式的演講,還是會談以及平時非家人之外的溝通交流,都應注意著裝,注重形象。給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嚴重影響交流溝通的效果。同時,溝通交流的開場白也非常重要,一個好的開場白等於成功了一半。演說的經典式開場白有七種,即提問式、陳述式、回顧/前瞻式、軼事式、引證式、格言警句式、類比式。可根據不同的需要作出選擇。總的要求是,要做到一開口就能吸引聽眾。把聽眾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這是溝通交流成功的關鍵,需長期練習方可獲提此功。

第三、說話要風趣,風趣幽默才有吸引力,才不會讓人聽得厭煩。要學會講故事。

第四、不斷重複,消除曲解,防止誤會,重要的事說三遍。溝通交流時,不在於你說了什麼,而在於別人聽到了什麼。開口說話時,我們以為是在與別人分享,而人們卻難免會自行解讀,有時甚至改換和曲解我們的原義。所以,不要自以為是,以為我都說清楚了,要明白,有一百個觀眾就有一百個哈姆雷特。為此,我們要細心觀察溝通交流對象的反應,要用別人喜歡的方式說別人喜歡聽的話,澄清原義,消除誤解。

此外,說話分寸感也非常重要。你說話的分寸,就是你做人的尺寸。積德首先是積口德,消極負氣抱怨的話不能說、損人的話不宜說、隱私的話不必說。

巧說,腦里要有法,胸中要有情。

說話除了內容精道外,一些綜合手段的運用也不可忽視。

第一、說,必然是通過聲音表現出來的。所以吐字、音量、音色、語速、語調,節奏就顯得格外重要。交流溝通過程中,注意音量要適中,不要過大,讓人覺得躁,也不能過小,人家聽不到。要把握好音色,力求圓潤悅耳,優美動聽。吐字清楚、清晰、準確,節奏不快不慢。

第二、善於使用肢體語言,讓心、神、體三者聯動,飽含深情,以情感人。用心說,全神貫注地講,輔之以肢體語言,注意麵部表情和眼神的交流。做到聲情並茂,心神互通,讓聽者深深的感動而沉浸交流溝通之中。弗克蘭·倫茨在《說話的力量》中說過:‌‌“人們會忘記你所說的話,卻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產生的感受‌”。能讓聽者產生不一般的強烈感受,引起共鳴,離嬴在終點,達到交流溝通的目的就不遠了。

顏值與言值,前者可以美容,但掩蓋不了本質;後者可以添彩,卻是本性的彰顯。雖然,這是一個看臉的時代,但是,如果我們要想成為真正的羸家,不僅要嬴在臉上的顏值上,更應修煉自己,提升自己,嬴在臉以外的言值上。是人才未必有口才,有口才必定是人才,口才即言值,言值的高低決定並影響著我們的人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廖超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