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一定成為美國最偉大的總統 沒有之一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川普一定成為美國最偉大的總統 沒有之一

(1)

為期兩天的G7峰會,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小城拉馬爾拜舉行,於當地時間9日閉幕。美國總統特朗普本人不會全程出席此次峰會,他提前離場前往新加坡參加明12日舉行的美朝首腦會晤。他在離開拉馬爾拜之前提醒夥伴們:“如果他們還擊,將是一個錯誤。”

即便美方缺席,也未能阻礙其他六國就本次峰會發布聯合公報。聯合公報顯示,表示基於公開、透明、包容及與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則相符的貿易協定是重要的,同時承認自由、公平和互利的貿易是經濟和就業增長的重要引擎,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就扭曲市場的工業補貼和國有企業扭曲貿易的行為制定更嚴格的市場規則。

在G7聯合公報發表後,美國總統特朗普拒絕承認這份公報,這是七國集團峰會(G7)歷史上第一次以沒有聯合公報的形式草草收場。

(2)

特朗普發表推文:和六國進行友好的會面特別是因為他們知道我不能允許他們使用高額關稅和強大的障礙……在美國貿易上,他們完全明白我來自何方,經歷幾十年後,公平互惠的貿易將會出現。如果公平貿易不能做到雙方對等的公平,那就是愚蠢的貿易。美國不會允許其他國家包括盟國對我們的農民、工人和企業強制徵收巨額關稅並設置貿易壁壘,卻他們自己的產品免稅出口到美國。幾十年來,我們已經受夠了貿易欺凌——時間夠長,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誰說美國霸權主義,美國在貿易一直受欺凌,連盟國也想佔美國的便宜,更別論美國的敵對國家了。美方需要公平的市場准入,結束不公平貿易措施。

特朗普強調,貿易應該是“無關稅、無壁壘、無補貼的”,這有錯嗎?這是世界公平貿易的終極理想。到底是誰利用關稅、壁壘、補貼破壞了貿易公平?我也不知道以黃生在內的反美者為何對特朗普恨之入骨,真的很無厘頭,完全是為反美而反美,這些腦殘粉看反美的文章就覺得過癮和滿足,我是親美人士,我與反美者共同點是我也閱讀反美文章,所不同的是我是反向理解的。

(3)

日本首相安倍在參加此次峰會前也對媒體表示,任何國家都不可能從貿易限制措施中獲益。這是正確的廢話。

德國總理默克爾對特朗普的決定失望,歐盟將反制美國徵收鋼鋁關稅的行為。默克爾錯了,如果是這樣的話,貿易戰就沒完沒了。

特朗普放言要教訓德國,讓美國看不到一輛德國賓士車。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在特朗普離開峰會後召開新聞發布會,說“美國的關稅有點侮辱人”,“他不會被擺布”。特朗普回應稱美國的關稅是對他針對乳製品徵收270%的關稅的回應。

馬克龍在這次G7會議前,已經連續發了十條推特,炮轟特朗普,公開抨擊特朗普如果無法擔當領袖就趕緊走人,少了美國,G7哪怕只剩下G6一樣照常。

這些人都不如特朗普格局大,特朗普提要“無關稅、無壁壘、無補貼的”的貿易規則應該得到掌聲卻再來一片罵聲。如果美國提出無理要求,那麼,你們大可以罵他,我也會罵他。但他說的沒錯,大家應該都往這方面努力才是。

(4)

昨晚,默克爾在網上上傳了一張今年G7峰會的照片,照片寓意深遠,這是對本次峰會的最佳總結,可謂是一圖勝千言,太經典了,華盛頓郵報將這張照片形容為“超現實主義作品”。往年一片祥和的G7國家首腦峰會今年畫風突轉。

這張照片看上去像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正處於以德國總理默克爾為首的西方六國領導的“圍攻”當中,氣氛劍拔弩張。所有人都站著,唯獨他一個人坐著,特朗普要的就是與眾不同。圖片中默克爾居高臨下,而特朗普桀驁不馴傲視群雄。站在一旁的日本首相安倍怒氣沖沖,英國首相特蕾梅莎無可奈何,法國總理馬克龍則氣勢洶洶,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摩拳擦掌。特朗普成為了與會各國的眾矢之的,但特朗普不為所動。一場轟轟烈烈的“七國大戰”正式上演。

華盛頓與其主要盟友之間就貿易糾紛沒有達成共識,42年來G7峰會首次不歡而散。不過一團和氣並非是好事,世界是多極和多元的,怎麼可能沒有一點紛爭呢?

(5)

今年3月,特朗普宣布要對所有進口鋼鐵和鋁材徵收25%和10%的附加稅,引發了歐盟強烈抗議。之後美國一再延長對歐盟的豁免期,希望其能在貿易談判中作出妥協,來避免徵收關稅。在6月1日臨時豁免期結束後,依舊對來自歐盟、加拿大、墨西哥的進口鋼鋁分別徵收25%和10%的附加稅。而且,這一次,美國明確表示不會再延長豁免期。

美國此舉顯然激怒了G7的其他成員國,致使後者對美國採取了“以牙還牙”的報復措施。

美國不是秦國,不存在合縱連橫,美國無意稱霸。若一定要把G7看成是七國爭雄,那麼也是秦滅六國,誰能與美國抗衡?我倒是希望美國統一世界,全世界就一部美國憲法,這樣我們也就不用移民了。特朗普讓美國再次偉大,扭轉不公平貿易。

美國與G6是盟國,有相同的政治制度和價值體系,他們之間雖然有貿易糾紛,但不會導致全面貿易戰,加征關稅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他們之間的關係牢不可破。你們看到“強硬對峙”,其實他們之間有認同更有共識,他們共同反對“扭曲市場的工業補貼和國有企業扭曲貿易的行為”。

(6)

筆者最擔心的是中國如何應對幾乎是不可避免的貿易戰,G6與美國之間的貿易衝突最多就是關稅的問題,別看他們吵得厲害,但沒什麼大不了的,並不是不可調和的,最多是利益上的衝突。而中國就不一樣了,美國提出的“對等貿易”,中國無論如何滿足不了,互聯網是不會開放的,也不會讓國外的互聯網企業進入中國。由於美國的訴求很多,經常是顧此失彼,有時要減少貿易逆差,有時則要求取消貿易壁壘,有時則減少政府補貼,有時要對等開放等等,實在是顧不過來。而美國又不想放棄廣闊的中國市場,再加上朝鮮地緣政治關係,所以,前段日子朗普就中美貿易保持沉默。他是在美朝首腦會晤之後再就中美貿易問題出招。特朗普太厲害了,可能全世界都不是他的對手。特朗普是罵不倒的,他後面站著半數以上美國中下層選民以及世界熱愛自由的人民,他一定成為美國最偉大的總統,沒有之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微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