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卡車司機一聲吼 黑幫政府抖三抖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袁斌:卡車司機一聲吼 黑幫政府抖三抖

——中國卡車司機大罷工的背後

卡車司機在微信上還貼了出政府十宗罪,要求當局回答。包括:行駛證是國家辦的15年,為什麼要求報廢,十幾萬至五十幾萬的車一下子變成一萬多了,我們怎麼活;查車的時候到底他們是交警還是協警;收黑錢的是交警還是協警還是冒充的?何時能絕;為什麼一輛車,會遇到交警與路政兩個部門的處罰;交警的罰款任務到底是怎麼訂的,這是為了罰款,還是為了治超;罰款不開票,開票就扣分,這是在執法還是在搶劫?

卡車司機被逼大罷工是對中共發出的一聲怒吼,同時它也讓世人從一個側面看到了所謂“中國奇蹟”的虛妄。(視頻截圖)

繼6月8日江西、上海、湖北、安徽、重慶、山東、貴州等多地卡車司機罷工後,6月10日中國大陸十多個省份和地區貨運卡車司機再次展開聯合罷工,要求降低油價、提高運費,並要求交警及運管部門,停止對大卡車的隨意罰款行為。

為了協調行動,各地卡車司機還組成了聯盟,要求外地卡車司機不要前往裝卸貨物,以便爭取“卡友”整體權益。署名“成都協會(宣)”的網上告示號召,6月10日所有營運貨車全體罷工,禁止向成都市運輸任何物品,以及向外輸出任何物品。對於違反者“一律勸返”,執迷不悟者“一律砸毀”,反抗者“就地解決”。罷工責任將由“上萬卡友承擔”。

據海外媒體報導,導致這次大罷工的主要原因是卡車司機不堪忍受高油價、低運費,及名目繁多的過路、過橋費,拖欠運輸工資,和各地交警和部門的層層盤剝。

據悉,中國貨運總量76%是靠公路運輸完成的,這個巨額的數字背後是被稱為“公路上的游牧民族”3,000萬貨車司機的默默付出。

中國大陸卡車司機本來就是個高危職業,一年80%的時間在路上,一日三餐無法按時保證導致胃病高發,長期保持坐姿導致痔瘡、頸椎病、腰肌勞損等疾病。安穩的睡眠對於卡車司機來說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跑長途的老司機很多都是兩人輪換,你開我歇,發動機的轟鳴聲、顛簸感、還有那一份警覺心,讓司機輾轉反側,在清醒與睡夢切換,輪到換班的時候,人雖然是清醒的,精神卻疲憊不堪。

與工作的艱辛相比,更讓卡車司機不堪忍受的是高油價、運費低,及名目繁多的過路、過橋費,和各地交警和部門的層層盤剝。由於大陸油價遠高於國際市場,且連連飆升,運費又被壓得太低,加上管理部門濫用公權、釣魚執法現象嚴重,如今很多卡車司機已經沒有活路了。

有知情者算了一筆賬:以長期運價比較穩定的西安——上海運費(平板車)為例,在合法裝載的情況下,西安至上海運費9,000元,上海至西安運費12,500元,這是貨運司機能拿到手的運費9,000+12,500=21,500元。

其中的成本是多少呢?以現在的油價6.36元/升計算,往返油費7,200元,高速過路費往返7,300元,司機工資每趟1,500元,(好多車主都雇不起司機,只好一個人跑)車主和司機每天各種費用(每天按200元,跑一趟按5天算)是1,000元。

那麼21,500-7,200-7,300-1,000=4,500元,這是車主一趟往返的毛利潤(其中還包括車主的工資)。如果算上車輛的折舊費、輪胎磨損費、車輛正常保養費、每年審驗費、保險費、各個部門的罰款費,一輛車一年能掙多少血汗錢可想而知。

據悉,卡車司機在微信上還貼了出政府十宗罪,要求當局回答。包括:行駛證是國家辦的15年,為什麼要求報廢,十幾萬至五十幾萬的車一下子變成一萬多了,我們怎麼活;查車的時候到底他們是交警還是協警;收黑錢的是交警還是協警還是冒充的?何時能絕;為什麼一輛車,會遇到交警與路政兩個部門的處罰;交警的罰款任務到底是怎麼訂的,這是為了罰款,還是為了治超;罰款不開票,開票就扣分,這是在執法還是在搶劫?

可見,在大罷工的背後是中國卡車司機越來越惡劣的生存環境和越來越難維持的生計。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常年累月在外面奔波,又辛苦又累又不賺錢。油價高,過路費也高,每年的辛苦費大多被各種衙門和官卡剝削了,“已經忍無可忍,沒有退路”,“活不下去才罷工的呀!”

看到這裡諸位明白了沒有?大罷工是什麼?它是卡車司機被逼對中共發出的一聲怒吼,同時它也讓世人從一個側面看到了所謂“中國奇蹟”的虛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