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耒陽公務員5月份工資未發 折射大陸債務危機

有業界人士認為,中共債台高築,終究要以多印人民幣來稀釋,讓全民買單。(ChinaFotoPress/ChinaFotoPress via)

湖南耒陽當局今年5月份沒有按時發放當地公務員的工資,引發了中共地方當局財政吃緊、地方債也面臨違約的現狀。

財政收入下滑延發工資

日前,有民眾在網路上透露,應於5月15日發放的工資,直到6月1日耒陽當局仍未發放。而署名lysxcb的網民6月5日表示,耒陽當局在《關於耒陽市5月份在職幹部職工工資延遲發放事項的說明》中承認,耒陽市國庫庫存資金嚴重不足,在職幹部職工的工資發放資金尚有較大缺口。

在說明中,耒陽當局稱,自2012年以來,耒陽市主體財源煤炭經濟持續萎縮造成本市財政收入年年下降。截至2018年5月31日,市財政收入同比減少14,637萬元人民幣,下降15.35%。而工資等剛性支出逐年增長,本級財政入不敷出的現象逐年加深。

耒陽市位於湖南省東南部,是全省城區面積最大、城市人口最多的縣級城市。耒陽素有“能源之鄉”之稱,其中煤炭可采儲量達5.6億噸,是大陸百強產煤市(縣)之一。

地方債面臨巨大壓力存違約風險

在耒陽財政收入減少的同時,耒陽市債務壓力卻驟增。

該縣2018年預算報告顯示,2018年,耒陽市地方政府債券還本支出為9213萬元,地方政府債券付息支出為6025萬元、世行貸款還本付息支出為300萬元。這其中不包含耒陽財政可能對本市融資平台或其它國有企業、政府部門違法違規舉借的隱性債務要承擔的本、息償付義務,財政部門實際償債壓力要遠大於此。

而且,耒陽市還有兩隻存續期間的城投債,從2018年起,這兩隻債券除了付息,還要開始償還一定本金。兩隻城投債共計19億元。

據鵬元評級2017年6月發布的跟蹤信用評級報告,耒陽國投2017~2019年應償還的有息債務本金分別為1.66億元、7.60億元和5.38億元,2018年及2019年面臨的集中償付壓力較大。

而耒陽國投2017年債券年度報告顯示,息稅折舊攤銷前利潤(EBITDA)已不足以償還公司債務利息。

就在5月15日此次欠發工資前一個月,4月10日,耒陽兩隻城投債之一的15耒陽城投債,迎來了其首個還本日。按其募集說明書,4月10日耒陽城投需償還首期20%的本金1.4億元,同時還需支付上年的利息5460萬元。

大陸財新網的報導表示,目前尚無證據證明15耒陽城投債還本與此次欠發工資之間的聯繫。但是,經過過去一年的地方債清理,PPP、政府引導基金、融資租賃,甚至專項建設基金,幾條線都壓在了融資平台上。大陸部分融資平台不僅債務到期還本基本無望,有些平台甚至自身和地方政府的資源都難以付息,2018年城投債或將打破剛兌。對地方政府來講,苦日子可能剛剛開始。

企業債違約發債遇寒冬

進入2018年以來,大陸地方債、企業債的嚴峻形勢引發了經濟界的極大關注。

據大陸資訊服務商Wind統計顯示,截至5月7日,大陸今年已有19隻債券出現違約,較上年同期增長19%;涉及債券規模高達143.54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20%。違約主體增至10家。債券違約的企業不乏上市公司及大型企業,令業界擔憂。

而2018年是公司債到期的一個高峰期。據《證券時報》統計,2018年公司債償還量快速增加,存續公司債到期規模為4,233億,還有9,886億進入回售期,總償還量或較2017年翻倍。

業界普遍認為,雖然企業違約各有原因,但主要原因是中共在金融領域去槓桿,造成市場資金緊張,另外,當局嚴管影子銀行,使融資渠道縮小,融資成本上升。令企業雪上加霜的是,債券發行也遇到了困難。企業債發行不利的最大後果是令企業借新還舊的企圖落空,債務違約在所難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