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90後年輕人對抗 「996」工作制

‌‌“996‌‌”不是一個新詞。這種朝九晚九、一周六天的工作模式,起源於2000年左右。那時的無薪加班,幫助國內一些科技企業成長為行業巨頭。但如今,996工作制變得日益普遍,小米、360、58同城、華為等企業的加班文化都曾引發熱議。

996似乎成為這個時代的一種群體癥候。在加班文化的焦慮之下,對抗也隨之產生。據BBC報道,許多年輕員工開始起訴僱主,這些人往往是受過更好教育的千禧一代,對自己的權益有更多了解,更傾向於做更有意義的工作,也更敢於表達自己。

我們採訪了幾位曾經處於或正處於996工作制中的年輕人,聽他們講述掙扎、對抗和逃離的故事。

1.於生男27歲

BAT運營崗位

‌‌“快不知道自己活著是為什麼了‌‌”

前幾天我做了個夢——在夢裡,我已經不再年輕,可是之前掌握的工作技能被時代淘汰了,為了能跟上這個急速變化的社會,不得不學習新的技能,沒有一天能得到安寧。我被夢境驚醒,覺得比夢到妖魔鬼怪還可怕,簡直是無間煉獄。

這跟我畢業後幾年的狀態有關:生活是嚴絲合縫的,被工作填滿。之前在一個創業團隊做新媒體運營,每天工作14個小時以上,一年都沒休息。因為那是畢業之後第一份工作,我不敢離職,怕被認為不穩定,之後不好找工作。領導似乎也察覺到這一點,真的是用起來毫不吝惜。

挺多創業團隊都有壓榨畢業生的習慣。當時我工作的崗位,3年換了5個人,都是剛畢業不久,其中有些人因為壓力太大還患上了抑鬱症,需要每天吃藥。

後來,換到現在BAT中的一家公司做產品運營,入職時,HR告訴我,這裡是‌‌“彈性工作制‌‌”。但996這種事,就算HR不說,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尤其是做運營的。入職之後果然彈性,工作時間只有延展,沒有收縮——我又重新陷入了996的魔咒,幾乎對生活失去了信心,甚至不明白活著是為了什麼。

這一年期間,過的都是兩點一線的生活,哪都沒去,到了周末就得趕緊補覺,不然下周真的會崩潰。真正屬於自己的時間也就半天,有時候真的就是懵住了,不知道還能做什麼。偶爾半夜在公司健身房裡鍛煉,幾乎是我唯一的活動了。看一場《復仇者聯盟3》,幾乎是提前半個月計劃的,畢竟周末也就1天。我也根本不敢請年假,因為回來時積壓的工作會更多。

領導曾經因為我加班太多找我聊過一次。我跟他說,工作量太大是原因,提高效率的方法我都快想絕了——我甚至用周末唯一的一天休息時間自學敲代碼,來代替一些重複的工作了。但領導也沒給我解決問題,工作量不降反升。

現在看來,我的做法可能不太合適。我應該明確表示這些工作我做不完,但最後我總是完成了,所以領導還是覺得我一個人力足夠。也可能也是我太基層了,我的需求在領導眼裡不是優先順序。

身邊不斷有剛畢業的年輕人來了,又因為受不了加班而走掉,他們肯定對運營的工作節奏有心理預期,但是聽說和親身經歷是兩碼事。其實很多工作本來就不該讓年輕人來做,我們公司已經在很多方面用AI做運營工作了,AI代替運營崗位是遲早的事兒。

現在的我,也是便宜好用的年輕人,等我中年了,要養家糊口,既不能像現在這樣拚命工作,又不能像年輕人快速學習新技能,我該怎麼辦?

而我能忍到現在不離職的一個原因是,996已經讓我沒有自己的生活,為了逃避這種不如意,我把加班當成了借口,還能掙錢——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我不是沒想過跟這種生活對抗。比如轉行,傳統行業也許相對輕鬆;也試過和領導繼續溝通,無功而返。目前能想到的也就是離職,先讓自己緩一緩。至於下一步,之後再想想吧,沒準去做個斜杠青年,嘗試多重職業和身份呢。

2.葛文男24歲

成都某地產公司管培生

‌‌“除了一天一包煙,有錢也沒處花‌‌”

畢業前,我拿到了華為和兩家地產公司的offer。當時沒選擇去華為,一來是因為不想去深圳,二來就是恐懼華為的加班文化。也不知從哪裡看到過華為的‌‌“奮鬥者協議‌‌”,倡導員工自願加班,不然獎金、升遷可能與你無關。如果一個人在異鄉拚命加班,感覺很凄涼——我當時不想要這種生活。

也許996這種工作節奏,已經算舒服的了。現在地產、金融、互聯網普遍加班,都是行業常態了。我畢業到現在,在地產公司做管培生輪崗大半年了,基本上都是早上9點上班,一直干到夜裡12點,忙的時候到凌晨,周末看情況偶爾加班。

最晚下班的記錄,就是直接通宵了。有時候可能第二天要交一篇報告,或者第二天要跟客戶交房,我或者我的團隊就得通宵布置。而我跟其他管培生日常聊天,除了問候一句‌‌“你下班沒‌‌”,就是‌‌“太疲憊了‌‌”、‌‌“很難受‌‌”。

輪崗這麼久,在一線當置業顧問是最累的,朝九晚一是常事,一周六天,輪休一天。輪休的時候也不得安寧,客戶經常會來找你問各種問題。說實話,對於休息,我已經沒有太明確的概念了。準確地說,工作就是我的生活。

那段時間,我最直觀的感覺就是:有錢也沒處花。當時那個房產項目周邊配套不成熟,方圓十里也就一個24小時便利店,除了每天買一包100元的煙,我完全沒有其它消費的時間和渠道。

連睡覺時間都是奢侈的。我每天大概兩三點睡覺,睡五到六個小時。不是不想睡,是真的捨不得睡,躺屍了就真沒自己的生活了。騰出來的時間,我可以和朋友玩玩手游,看看輕鬆的短視頻——因為根本沒有完整地看完一部電影的時間。

我似乎接受了996的邏輯,因為覺得對年輕人來說,很多事情都有特定的時間節點,錯過了,回頭來做,就會難很多。加班,是為了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把準備工作做在前面。其實說到底,也是沒得選,只能老實接受,享受過程。

3.穆同男27歲

某通信企業前工程師,

現在繼續深造中

‌‌“我不會再選這樣的工作,

因為身體已經接受不了‌‌”

5年前,我本科剛畢業,在一家通信企業做軟體工程師。我選擇那家公司的主要原因,是它給的薪水是我能找到的工作里最高的。

之後一年多時間裡,我每天9點上班,基本上每周一、周二、周四都會加班到9點多,周三晚上大家一般會參加一些公司內部的社團活動,周五基本不會加班。而我在的是公司相對核心的一個部門,每個周六大概會有三分之一的人是要去加班的。

儘管除了吃飯睡覺,90%的時間都花在了工作上,但因為這是我的第一份職業,我也沒覺得強度很高,感覺和在學校讀書時差別不是很大,相對規律。

真正察覺到累,是我參加部門內部的一個挑戰項目,一個月里,每天會加班到晚上11點或12點,只休息了一個周日。那時恰好父母來探望,勸我不要這麼拼。當時我開始思索,這個行業的前景到底怎麼樣?值不值得這樣子拚命去做下去?如果做另外的選擇,有哪幾條路可以走?

我做的是公司內部核心的業務,但工作經驗的積累,只會讓你對這塊特定業務的熟練度提升,一旦去了其它公司,這些經驗可能根本就用不上。有一些工作了三、四年的前輩會和我吐槽,在這樣的環境中待久了,會覺得非常枯燥,我也不想選擇這樣一眼望到頭的生活。可要離開,就必須學習更高層級的內容,繼續留在這裡,根本沒有時間。

而且趕上當時入職滿一年,小boss跟我洽談,要我簽一個自願放棄假期的協議,不簽的話,獎金和股票配置都會受到影響。正好當時女朋友提出要深造的想法,綜合考慮下來,我決定和她一起。

當時和我同部門的同事們,有若干位都離開了。有的去了外企,有的去了投行,做的還是工程師的工作,但是相對來說會輕鬆很多。

可怕的是,離職後,我總覺得不太舒服,後來去醫院檢查,果然身體出了問題。如果讓現在的我再選擇一份工作,我肯定不會選工作強度這麼大的了,因為我的身體已經留下了病根,這是無可挽回的了。

4.鍾平順女25歲

程序員

‌‌“996大概是一種企業文化迷思吧‌‌”

3年前,我在一個大公司的地圖部門工作,為了完成KPI,經常加班,挺無聊的。

我們做的業務就是處理地圖基礎數據,KPI就是看數據處理了多少條。當時也沒有什麼算法,就人工看數據、寫規則、然後跑一遍程序,而在這樣的大公司,每個人都是一顆螺絲釘,負責的內容很少,方法也就那麼一點,業務很快就熟悉了,一直重複性勞動。所以我做了不到一年,拿了年終獎,就跑路了。

現在,我在一家互聯網廣告公司,工作忙的時候也會有階段性的996。雖然乾的也不算特別有意思的活兒,但是系統bug多啊,定期review一下能抓一筐呢。

‌‌“定期review‌‌”算是一個‌‌“大數據負責人‌‌”和‌‌“算法專家‌‌”的自我修養吧。我會經常去分析一下系統的數據,看看以前做的東西有沒有問題,能不能改得更好,有沒有必要改,怎麼改……這種情況下,我看上去沒有996,也不一定處理了很多需求,但是也還挺忙的。

我算是一個對工作想得多、總能想方設法找到活乾的人。而且我覺得,現在大部分人的工作和生活都很難分開,如果工作還有學習研究的成分,尤其是互聯網公司的員工,挺難區分到底是在加班工作,還是只為了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研究一點東西,但不論怎樣,很容易就996了。

在我看來,996分兩種吧,一種是強制加班,屬於勞動力剝削,沒事幹還要在那坐著,我肯定會躲開的。還有一種屬於小年輕的拋頭顱、灑熱血,就很青春勵志。誰都想參與偉大公司的關鍵戰役,但是投入要有產出,想辦法拿到個人能力或者職務上的提升才行。

我也不太懂為什麼現在創業公司已經等同於996了,大概老闆都喜歡一種創業精神?好像大家齊刷刷地坐著加班,就是一支野戰軍了,單點突破,戰無不勝——大概是一種企業文化迷思吧。

5.鄒仁男29歲

某互聯網電商公司前運營,

現國企員工

‌‌“試錯讓我明白了真正想做的工作是什麼‌‌”

我在一家電商做了不到一年的運營,最開始決定去工作,更多的是因為我很好奇互聯網公司的生存環境到底是什麼樣的。

入職的時候,HR都是撿好聽的說,明面上規定的工作時間都是8小時,朝九晚六。但我內心其實有準備,互聯網行業,加班肯定是普遍的,也沒有什麼加班費。

但是剛開始工作時,我還是特別不理解,離下班時間已經過去20多分鐘了,很多人手裡的活兒也都幹完了,可就是沒有人起身離開。觀察下來,大概有90%的人都是這樣。

我就直接背起包回家了。第二天,同事告訴我,領導還沒走,你就是幹完了活也不能走。我實在是不願意接受這樣的方式,如果工作真的沒做完,該加班的時候我肯定不會拒絕,可是我效率比較高,手頭的事情都做完了,為什麼不能走?

一段時間以後,領導就來找我談話了,大意就是說,大家都在加班,只有你一個人不加班,你不會覺得特別怪嗎?你不加班,你覺得你還有什麼上升的空間嗎?他還用生僻的專業辭彙考我,潛台詞是:你學得夠了嗎?還不加班努努力?

沒有人會不在意自己的上升空間。被他說過之後,我也會做做樣子晚點走。但是實際上心裡挺不爽的。平均下來,我們每天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或10點才走。年度活動之前的籌備是最忙的,那一個月都是工作到凌晨,甚至通宵。

每個月我們還有個名義上的培訓日,周六或者周日要去公司待上一小天。但實際上,我在的那個部門,一次真正的培訓都沒有安排過,去了也只是干坐著。

公司里從領導到應屆畢業生,都沒有時間與家人相處,沒時間談戀愛,這確實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但你身處其中,就只能遵循這裡的生活法則。

那段時間,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覺永遠睡不夠。正常6點鐘下班的話,我可以跟親戚朋友吃個飯、聊聊天,偶爾去健身或者唱歌什麼的。但是加班到11點,花時間回到家裡,第二天再拖著疲憊的身體,早起去上班,周而復始,陷入了死循環。

互聯網公司人事變動很頻繁,隨時可以辭退員工,或者把你擠到別的部門,總之能找到任何一種方式把你‌‌“休掉‌‌”。年底的時候,我被人力部門約談,說我‌‌“代打卡‌‌”的事情被發現了——我們部門時常會有同事互相代打卡,但沒有人會把這種行為和‌‌“開除‌‌”兩個字聯繫在一起。

最後,一份離職合同擺到了我面前,我簽下‌‌“因個人原因‌‌”提出離職的聲明,沒有任何額外賠償。

離職以後,我和幾個朋友承包了家鄉的私家菜外賣生意,算是我在業餘時間拿自己的愛好做了一點創業嘗試。現在我進入了一家國企,只需要在工作沒做完的時候加班了。在互聯網公司試錯的這段經歷,讓我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工作是什麼樣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每日人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