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央行的網站靜靜地貼出一則新聞:印鈔機又開動了 通貨膨脹已上路!

歡樂的兒童節,央行的網站靜靜地貼出一則新聞:

“中國人民銀行決定適當擴大中期借貸便利(MLF)擔保品範圍”……

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一句非人話,絕大部分人並不真正理解新聞背後的含義。

眾所周知,當代任何一個國家的貨幣都是信用貨幣,既然是靠信用印刷,那麼就必須有實實在在的抵押品——這個抵押品,在絕大多數時候應該是代表一個國家稅收能力的國債,或者比我們政府稅收更有信用的外匯(如美元),或者,更早的時候是實實在在的黃金白銀……

我特別要強調的是,上面所說的黃金白銀、外匯和國債的抵押信用依次降低,從各國貨幣和財富變遷史的角度來看,信用貨幣印刷只能用以上三種東西作抵押,用國債來印鈔已經是最次的一個等級了,如果再降低抵押品等級,那意味著貨幣信用的嚴重喪失……

那好,我們現在再來看這條新聞中的擔保品(抵押品):

不低於AA級的小微企業;

綠色和“三農”金融債券;

AA+、AA級公司信用類債券(優先接受涉及小微企業、綠色經濟的債券);

優質的小微企業貸款和綠色貸款。

是不是聽起來都挺不錯的?

錯,對於貨幣信用來說,這些都是非常糟糕的抵押品!

這個新聞,意味著中國2014年以來第二輪大規模QE的發令槍打響!

舉例來說,某個企業在市場上發行債券融資,然後發放“三農”貸款,結果被不少投機取巧的農民鑽空子騙貸,貸款收不上來了,債券可能償還不了——

本來,這家企業應該為自己的魯莽貸款接受市場懲罰,可現在倒好,央媽出面了,你的這些貸款納入人民幣擔保品範疇,本息合計110元的債券,央媽直接印鈔110元給你……

憑空印鈔,當然會增加整個社會的通貨膨脹。

這還不算重要,更重要的是,央行憑空印鈔幫助那些不誠實、不講信用的企業,這意味著鼓勵整個社會採用投機取巧的方式騙取財富……

而這,已經是3年來央行第二次這麼沒節操的印鈔了。

還記得3年前的那個新聞么?

和昨天的新聞一樣,那份文件的最後一段話是:

地方債納入中央國庫現金管理和試點地區地方國庫現金管理的抵(質)押品範圍,符合條件的地方政府債券,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可納入部分貨幣政策操作的抵(質)押品範圍,納入商業銀行質押貸款的抵(質)押品範圍,並可按規定開展回購交易。

你能懂這段話么?

看不懂就對了,因為有人故意讓你看不懂。

眾所周知,地方政府可以通過發行債券借債,然而從2013年開始,地方政府債務愈演愈烈,原來還可以靠著借新債還舊債勉強支撐,但到了2014年,地方政府發行的債券,在市場上根本沒人買。

借不到新債就沒法子還舊賬,地方政府屎憋屁股門,債務鏈條眼看就要崩啊!

難道我們的地方政府也像美帝的底特律和加州政府一樣,直接宣布破產?!

圖樣圖森破!

社會主義國家上下一體,下尊上上愛下,怎麼可能重蹈美帝國主義政府的醜態?

2015年3月12日,財政部發文確認將發行1萬億地方債務置換債券——意思是說,中央政府將為地方政府擔保,發行1萬億元的債券,用來償還地方政府到期的債務和利息。

1萬億元行不行?

廢話,當然不行!

地方政府2015年到期債務實際3.8-4萬億元,1萬億怎麼行?

所以,後來又加碼到3萬億元,後來又有傳說,變成7萬億……

哎,這麼麻煩,不就是地方政府信用不行嘛!

央行給開光一下,信用加持就行啦!

就這樣,扭扭捏捏拖到了2015年5月份,財政部、央行、銀監會終於發文確認,將地方債納入央行SLF、MLF、SLO、PSL以及逆回購的抵押品範圍,也允許地方債納入商業銀行抵押品範圍,並且可按規定在交易場所展開回購交易。

2016年3月,財政部和人民銀行制定了《2016年中央國庫現金管理商業銀行定期存款招投標規則》,規定中央和地方國庫現金管理中,地方債可以按照存款金額的115%質押……

2018年1月17日,財政部公布了2017年12月地方政府債券發行和債務餘額情況:截至2017年12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6.4706萬億元……

RMB基礎貨幣也終於在2015年下滑之後,2016年再度開始持續增長。

這就是中國上一輪大規模QE的結果。

想一想——

為什麼人民幣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貶值?

為什麼全國範圍內的房價從2015年初開始暴漲?

對比2013年底和2017年底人民幣抵押品的構成類別,你就能看出來區別。

2013年底,83%的人民幣,都是用美元歐元日元等外匯作抵押印刷出來;

2017年底,就只有59%的人民幣是用外匯作抵押印刷出來的了!

中間差額的那一大塊兒,很大一部分就是地方債(在“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條目里)。

為什麼大家從2014年以來不相信人民幣?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貨幣的事兒,也從來都不是沒理由的!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改革開放之後一直到1995年,因為人民幣缺乏堅實的抵押品,中國是一個通貨膨脹肆虐的國家,人民幣毫無信用可言——

1981-1982年,嚴重通貨膨脹;

1987-1989年,惡性通貨膨脹;

1993-1994年,嚴重通貨膨脹。

1994年元旦中國實施匯率改革,將人民幣綁定到美元身上,嚴格執行用外匯儲備作抵押品的貨幣政策,只有央行收到1個美元,才會印刷8.3元人民幣。

“信用是一種力量,它能夠自然生長,但不能人為構建!”

經過10多年的努力,人民幣最終從作為抵押品的美元那裡借來了信用,中國從此進入了低通貨膨脹的社會直到今天。

2015年,我們第一次用地方債來腐蝕人民幣的信用主體;

2018年,我們又用企業信用債來腐蝕人民幣的信用根基。

為了去槓桿,我們不肯讓那些不講信用的流氓們自然破產,就只能採取這種狠挖人民幣根基的下三濫招數,辛巴威、委內瑞拉、阿根廷、巴西、俄羅斯的前車之鑒歷歷在目,可有人卻似乎忘了:

“贏得可信性需要數年的努力,但失去可在一夕之間。”

央行的兒童節新聞,讓我考慮回村裡找二狗子借100萬元錢,寫好借條,約定1年後還他110萬——實際上,我根本沒打算還,因為央媽明年說不定就把二狗子這張借條拿去充當人民幣的抵押品了,直接印刷110萬人民幣給了二狗子,他何必還要找我還錢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路財主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