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世間事 當真有標準答案嗎?

春盡夏來時分,最容易犯困。尤其是雨後初晴的日子裡,涼薄的微風從山澗席捲泥土芬芳飄進卧室里,那似醉非醒的味道一剎間便把人逼入了夢境。

生平從未懼怕過考試,哪怕是一場毫無準備的硬仗,可偏偏在入夢後慌了陣腳。

置身在一間寬敞明亮的教室里,然而周圍的環境卻是大學時的第九教學樓,相隔多年,書桌、講台、窗戶以及米黃色木門映入眼帘時,簡直令我懷疑明天會發生的事情:如今這一切才似夢境。

這種真實的感覺簡直令人醉迷,但眼下的一建考試,算得上我人生轉折的分水嶺,如果成功,那麼我不但可以獲得不菲的報酬,還能在建築行業站穩腳跟,心中雜念和遠大前程如同潮水湧上心頭。

可是時間在夢裡最讓人驚慌,一分一秒似乎都有跡可循。

我盯著壁上的掛鐘,時間已是下午五點。監考老師竟然是我高中的歷史老師,他說只剩下一個鐘頭便要交卷,甚至還用懷疑的目光逼視我的一舉一動。

情急之下翻看試卷,左手竟然是一張歷史試卷,右手卻是一張數學試卷。我茫然地四下張望,周邊一圈全部是初中同學,正信心滿滿地在答題。

似曾相識的題目令我左右為難,模稜兩可的公式令我心急如焚。

我屏住呼吸,試圖從腦海里挖掘出任何有關試題的答案,可依然於事無補。

時間轉眼就過去,最後十分鐘,周圍的同學一一遞交試卷,空空蕩蕩的一片,只剩下我一人坐在教室,手裡頭的答卷勉強寫了一半,當時腦海里傳來千百種勸我放棄的聲音,說什麼重頭再來。

我深知這場考試的重要意義所在,可越絞盡腦計越錯誤百出。

就在這欲哭無淚之際,我竟鬼使神差地劃掉之前的選項,希望藉助某種神力在短短几分鐘內做完所有題目,可最終時針指向了六點,我交了白卷。

一時心慌從夢中驚醒過來。

世間的念背答考試,如果熟讀書本,通曉變幻莫測的題型,用心揣摩出題者意圖,那麼自然能夠應對如流,刻舟求劍也並非固執己見;

如果無法由表及裡,判斷選項,那麼將會答非所問,獨樹一幟反而可能是愚迷不悟。

從憶事起我們便學會如何分辨對錯,區分高低,判斷是非。

要讀書,就按規定的要求和時間念書,要工作,那就按規定的制度和章程去工作,要結婚,那就按既有世俗和儀式結婚……

凡事似乎都有跡可循,‌‌“標準‌‌”二字也就堂而皇之地契合了各式所需。

一切看起來合乎情理,事實上,這些似是而非的標準,使我們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無形之中被塑造成同一個模子,忽略了生而為人的意識。

走向社會之後,事先一旦不知道標準答案,便不知何去何從,標準,往往也讓人在競爭面前失了先機。不再有自我思考的能力,遇到問題第一時間尋找答案,生怕出錯,不肯冒險,謹小慎微地活在體制之內。

人們向來偏信心安,既然符合標準,那麼標新立異則顯得多此一舉。

所以如今讀書人,少了鑿壁求光的刻苦和懸樑刺股的決心,幾乎雷同的思辨模式,在中規中矩的工作環境里少了推陳出新,不越雷池的風俗人情,再難有廣為流傳的千古佳話。

人們常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所以我不僅選錯了回鄉的時期,還在這個多夢的季節里,分外錯亂地將從前和現在雜糅在一起。

想來這個夢,一來是因為答案給我的印象永遠是判別錯誤與否的標準,二來是因為初中沒好好念書,如今考試用書又不用心看,拿捏不準才如此。

可是世間事,當真有標準答案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左岸讀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