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被公開取笑 江澤民開特別會議用拳頭狠狠砸桌子

舉例來說,江澤民在一次記者會得意表演中,使用英文辭彙「Faces」代表中文「面貌」一詞,當《解放日報》第二天負責地將「Faces」用「面貌」代替以便使老百姓人人看得懂時,江澤民卻大發脾氣。因為他本想炫耀他的英文,雖然用得不太確切,誰知道卻被媒體把這個機會一筆勾銷了。為此江澤民事後特意命令他的私人秘書給《解放日報》打電話。這位秘書教訓那名記者:「你還是寫三個Face吧,這更符合江市長的意思。」

雖說江澤民正事做不了,但吹的功夫卻是一流。

江澤民早年跟著漢奸父親做日偽宣傳工作的經歷使他深深體會到媒體的力量。所以在上海他把重點放在輿論宣傳上,宣傳部門也要挑選自己的嫡系人馬。

在上海發行的有很多都是全國性媒體,無論對江澤民是表揚還是批評,最終都很可能會被中央的大老們看到。從他當市長開始,江澤民就對媒體報導的內容異乎尋常地關注,有時甚至讓媒體工作者覺得他是個偏執狂。“六四”前的《世界經濟導報》事件在外人看來是個偶然,但是對於江來說實在是一種自然反應。

舉例來說,江澤民在一次記者會得意表演中,使用英文辭彙“Faces”代表中文“面貌”一詞,當《解放日報》第二天負責地將“Faces”用“面貌”代替以便使老百姓人人看得懂時,江澤民卻大發脾氣。因為他本想炫耀他的英文,雖然用得不太確切,誰知道卻被媒體把這個機會一筆勾銷了。為此江澤民事後特意命令他的私人秘書給《解放日報》打電話。這位秘書教訓那名記者:“你還是寫三個Face吧,這更符合江市長的意思。”

從1986年開始,江澤民代替市委宣傳部和市裡所有主要媒體的高級編輯開會。歷任市長從無此先例,不過這卻成了江的一個例行的主要工作。同年10月,黃浦江邊的一棟政府大樓發生火災,威脅到相鄰的上百戶居民的房屋。後來大火雖然滅了,但因為滅火而大量用水卻造成市區許多舊水管炸裂,南京路上都淌滿了溢出的自來水。上海電視台兩次奔赴事故現場,連續關注這一災難。江認為這些關注民眾焦點的直言不諱的報道使他這個市長面子上難堪,因而非常生氣,在一周後的防火會議上,他責怪宣傳部說:“像這樣的報導不應該只是提醒人們,應該讓人們了解上海基礎設施的問題,並且看到問題正在逐步改進。”

還有一次是1987年5月4日,江澤民和地方人民代表開會,他得知上海新客站附近的一個水管往街道上漏水,將近一年也無人理會。有位代表幾次給閘北區政府寫信,總是得到同樣的回復:“問題正由有關單位解決。”

江澤民喜歡做秀盡人皆知,他一共主抓了三個項目,空港、碼頭,還有就是火車站,因為這些地方是臉面所在。新客站漏水不僅僅影響上海的臉面,更會影響江澤民的臉面,於是他找到地方供水局,向他們叫喊:“找個人把那個水管修了!”據說水管當天便修好了。

幾個星期後,《解放日報》記者許錦根向人大代表詢問有關解決水管爆裂問題的進展,結果得知江澤民親自處理這樁小事。許錦根認為市長實在不該事必躬親,於是便寫了篇文章,叫做“事必躬親的另一面”,發表在1987年7月6日的《人民日報》上,文章對江澤民只顧及個人做秀卻忽略全局、不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做法提出尖刻批評道:“領導幹部參與每一件小事是非常不正常的,這隻會在下級幹部中間造成依賴和拖延的作風。”

江澤民看到這篇文章後怒火中燒。這篇文章雖然沒有點他的名,但矛頭毫無疑問就是指向上海的最高市領導人。文章結尾的影射簡直讓他暴跳如雷,其中說:“全國一些報紙不斷載文,表彰某些市長解決出租收費過高的問題,但是如果這種事情繼續下去,還要物價局局長或者計程車公司的總經理幹什麼呢?”

在全國最權威的黨報頭版被人公開取笑,這還了得!江澤民在7月10日特別召開由上海宣傳機構所有黨政官員參加的特別會議。江用拳頭狠狠地砸著桌子說:“許錦根一點兒也不知道管理這個城市是什麼樣子,這個作家真的認為自己了不起,我認為他應該多走出辦公室到處看一看!”與會的《解放日報》編輯們垂著頭,滿臉不自在。結果這次會議演變成責罵許錦根和其上級領導的講壇。這還不算,江澤民隨後對有關媒體進行整頓,一大批說實話的總編、領導被撤換掉。從此以後,上海媒體再也不敢點評江澤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江澤民其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