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父母是孩子在人間的導遊

菲利普出生的時候,安德烈已經四歲了。

媽媽的大肚子已經大得像一個大西瓜,媽媽讓他把耳朵貼在自己的肚子上,去聽聽裡面有什麼動靜。四歲的孩子正是自我意識開始萌發的時候,安德烈努力假裝自己是一個小大人,去理解這件事情。

媽媽告訴安德烈,媽媽的‌‌“西瓜‌‌”里住著一個小傢伙,這個小傢伙會游泳,長得還挺可愛的,只是有點笨,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覺,沒有別的本事。媽媽還說,安德烈和自己肚子里的小傢伙原來都是天上的小天使,上帝先是將安德烈派下來送給媽媽做女人的禮物,現在又要派來一個了,他們可以繼續在人間作伴。

這些對安德烈都沒有太強的吸引力,他最最感興趣的是,聽說‌‌“裡面那個小傢伙出來的時候,會給我從天上帶個禮物來。‌‌”然後他們就能在一起玩了。

菲利普出生了,安德烈和爸爸一起到醫院把媽媽和小嬰兒一起接回來。這個小傢伙哭聲好恐怖,安德烈很不理解,幹嘛要這麼大聲的哭呀,還有,他為什麼不說話呢?但這個叫‌‌“弟弟‌‌”的小東西還很守信用,果真給自己帶來了一件禮物:一輛會翻筋斗的越野跑車。看在禮物的份上,忍受他的存在吧。

這個媽媽就是龍應台,她34歲在台灣生下安德烈,38歲的時候在德國又有了菲利普。自從懷上菲利普,龍應台就想起了很多關於老二出生後發生的恐怖故事,‌‌“老大用枕頭悶死老二;老大在大人背後把老二的手臂擰得一塊青一塊紫;老大把熟睡中的老二從床上推下去,老大用鉛筆刺老二的屁股;老大用牙齒咬老二的鼻子……‌‌”這些故事讓她憂心忡忡。

小嬰兒出生,父母難免會將全部精力都投注在他身上,必然會讓已經適應了自己是家中一個孩子的安德烈感到被忽視。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自己不能很好地安撫安德烈的擔憂,那很可能會造成兩個孩子之間的敵對和仇視。

她用弟弟的名義,給安德烈帶來一輛玩具小汽車,希望他可以看在小汽車的份上,‌‌“不讓他惡從膽邊生,干下不可彌補的罪行。‌‌”

鄰居艾瑞卡拿著兩份禮物前來道賀,一進門先找安德烈,‌‌“老大呢?‌‌”艾瑞卡把一份禮物送給安德烈,並徵求安德烈的意見:‌‌“今天是來看新寶寶的,可是安安是老大,安安更重要。艾瑞卡先給你禮物,然後才去看弟弟,你同意嗎?‌‌”

安德烈非常愉快地同意了,跑去一邊拆禮物。龍應台十分感謝朋友這樣處理,保護了安德烈的感受。艾瑞卡卻說,這是自己的教訓來著,她生老二的時候,老大差點沒把老大謀殺了,要想保護老二,就要注意不讓老大有失落感。

艾瑞卡十分喜歡襁褓中的小寶寶,但她小聲地對龍應台讚美這個美麗的小東西,注意不讓安德烈聽到,在臨走的時候,她故意大聲對媽媽說:‌‌“我覺得還是老大比較漂亮,你說呢?‌‌”

與經驗豐富的艾瑞卡相比,很多沒有孩子或者只有一個孩子的朋友來看望菲利普,都沒有想到要帶兩件禮物,他們總是一進門就急切地問小嬰兒在哪裡,卻沒有注意到,‌‌“為他們開門的,只比他們膝蓋高一點點的老大,站在門邊陰影里。‌‌”

在他們熱烈讚美小嬰兒的小手小腳,為他的任何舉動都表示驚奇,並展示自己為嬰兒準備的禮物的時候,安德烈坐在遠處,手托著下巴,看著這邊。‌‌“直到走,客人都沒注意到客廳里還有另外一個孩子,一個他本來認識的孩子。‌‌”

安德烈被忽視,更是產生了自我懷疑。晚上,他爬上小凳子,對著洗手間上的鏡子,認真地看自己。他困惑地問媽媽,‌‌“我的頭髮不軟嗎?我的手,媽媽,我的手不可愛嗎?……‌‌”

到了菲利普兩歲後,安德烈的逆反心理更強烈了。他拒絕刷牙,媽媽哄和勸都不行,非得用梳子打幾下才肯一遍哼哼唧唧地哭,一邊開始刷牙。到了吃飯的時候,又拒絕吃飯,然後媽媽重複一遍刷牙時的那一套,哄、勸、打,眼淚掉在飯里不情不願地吃。

為什麼要這樣,龍應台非常疲倦和困惑。都是六歲的孩子了,為什麼越來越不懂事呢?

安德烈說出了自己心裡的想法,‌‌“你比較愛弟弟。‌‌”弟弟可以不刷牙,也可以不吃飯,還可以不洗臉,弟弟能做,而自己就不能做,所以,媽媽偏心!

龍應台明白了安德烈為何會越來越頑皮,不讓做,他就偏要做。這是對媽媽偏心的抗議,更是他在為自己爭取權益。

她告訴安德烈,弟弟有特權,是因為他還小,而這個過程,安德烈小時候已經先擁有過一次了。安德烈不相信,‌‌“我兩歲的時候也那麼壞嗎?‌‌”‌‌“更壞。‌‌”她說。那時候家裡只有一個孩子,父母的所有時間和精力全都屬於他自己,當然還要更任性呢。

安德烈聽了這些有點安心了,媽媽讓他知道,他現在所擁有的很多事情和資源,比如身上的新衣服、每周五去看戲、每天聽媽媽講故事、冬天和爸爸去滑雪,全都是弟弟所沒有的。‌‌“有些事是六歲的人可以做的,有些事兩歲的人可以做的。‌‌”

安德烈逐漸明白,兩個孩子都在父母那些獲得相同的關愛,只不過年齡差造成了時空的交錯,不在一個時間段,無法進行比較。他終於能夠放心的接納弟弟的存在,不再用逆反來贏得媽媽的關注。

有這樣的母親是多麼幸運的事情。現在新聞上經常報道兩個孩子之間互不相容的故事,諸如什麼大女兒以死相逼不允許母親生二胎,成長於哥哥姐姐的陰影之下的孩子血淚控訴自己的被忽視之類的,骨肉相殘,令人痛心。

有人說這是計劃生育的惡果,其實即使在沒有計劃生育的國家,依然會存在這種事情,這是人性。

愛是沒有薄厚的,但感情是如此主觀,每一個孩子身上都有不同的特質,每一次愛一個孩子的方式都自不相同。父母即使自認為努力給予了最公平的對待,依然會無意中影響到孩子的命運。

龍應台觀察到,‌‌“因為是第一個孩子,曾經獨佔父母的愛和整個世界而後又被迫學習分享,安安的人生態度是緊張的、易怒的、敏感的。‌‌”但這也同時讓他變成了一個成熟而有主見的人,有領袖意識,會帶領著小的一起玩。而菲利普,‌‌“既然從不曾嘗過獨佔的滋味,既然一生下來就和別人分享一切‌‌”,這使他有個好脾氣,四肢發達而頭腦簡單,‌‌“他因此更輕易得到別人的愛,別人大量的愛又使他更輕鬆、快樂、隨意、簡單。‌‌”

所以,第一個有第一個的好,第二個有第二個的優勢,人生不接受假設,就像對號入座的影院不接受更換席位。

孩子要的很簡單,不過是父母的關愛。孩子不懂得該如何去面對生活的變化,全部依賴於父母的調節和應對。兩個孩子之間的仇視,橫亘在父母和孩子之間的誤解,因為有了競爭者而產生的自我懷疑,多半都是父母不能很好地處理大與小的關係,不注意保護孩子的心理感受而造成的。

一個家庭里,是容得下兩個甚至更多孩子的,他們之間本不應該是競爭者的關係,有些心理傷害本可以被避免,只要父母愛得更加謹慎和無私一點。

安德烈小的時候,龍應台用腳踏車帶著他四處去觀察這個世界,‌‌“媽媽必須做導遊,給安安介紹這個世界‌‌”。是的,所有的父母都不過是孩子的導遊,因為先來到這個世界幾十年,多看到了這個世界幾十年的美好與醜陋,所以要將自己看到的這一切都介紹給孩子們。先來的孩子,後來的孩子,沒有什麼不同,都要加入到這個行列中,導遊都應該一視同仁,一起遊覽這個世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