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普京訪華後 俄禁中國在貝加爾湖取水

普京總統剛剛 訪問中國大陸後,俄羅斯就禁止中國公司在貝加爾湖生產瓶裝飲用水。雖然俄羅斯法院的相關裁決並未提到任何政治因素,但有評論分析認為,相關事件顯示俄羅斯仍然害怕中共威脅,特別警惕中共覬覦貝加爾湖地區和當地資源。

貝加爾湖水供應中國法院下禁令

位於貝加爾湖畔的俄羅斯伊爾庫茨克州法院6月14日裁決下令,禁止中資“貝加爾湖龍泉水廠”在湖邊生產瓶裝飲用水出口中國。

伊爾庫茨克州法院新聞處說,當地檢察官以中國企業生產過程中在質量控制上違規為由提出了訴訟。法院的禁令將持續到中國公司的質量控制符合俄羅斯的相關健康衛生標準規範為止。

工業區取水質量不保證

法院所公布的資料說,中國公司在現已停產的貝加爾湖造紙廠的廠區生產瓶裝飲用水,水直接從湖中提取,但在大型工業設施附近取水時並沒有對水的質量進行控制。

當地的低一級法院稍早前曾下達了相同的停產禁令,但中國公司不服提出了上訴,伊爾庫茨克州法院的裁決維持了原判。

污水曾排入湖中貝加爾湖主要污染源

貝加爾湖造紙廠在蘇聯時代興建,因為工廠的工業廢水直接排入湖中長期曾是貝加爾湖的主要污染源。俄羅斯社會各界多年來一直呼籲關閉這家在貝加爾湖畔的污染企業。蘇聯解體後,親克里姆林宮財閥,以及俄羅斯鋁業大王傑里帕斯卡擁有這家造紙廠的主要股權。

雖然長期面對許多抗議,但由於受到各方利益制約,貝加爾湖造紙廠過去僅更新改造了生產技術,使污水排放量減少,20多年來一直維持生產,直到2013年才全面停工,並在舊廠區建立了自然保護區。

以貝加爾湖天然水名義行銷中國市場

“貝加爾湖龍泉水廠”以“龍采冰海”品牌在中國市場上出售瓶裝貝加爾湖飲用水。“貝加爾湖龍泉水廠”是位於哈爾濱,從事互聯網業務的黑龍江龍采科技集團的旗下企業。

中國搜狐財經2017年6月17日的報道說,龍泉水廠於2015年9月在貝加爾湖畔動工興建,致力於打造先進生產廠房和完善的瓶裝和桶裝全自動生產線。龍采冰海貝加爾湖天然飲用水取自湖面以下150米深的地表水,不經人為處理,是真正意義上的天然水,高分通過俄羅斯各項檢驗標準,黑龍江龍海科技集團也是唯一獲批在貝加爾湖畔投資建廠的中國企業。

政府牽頭在俄投資靠上“一帶一路”

這篇以“政府牽頭加強對俄合作,龍采冰海再迎發展契機”為題的報道說,在哈爾濱市道外區政府舉辦的第四屆中俄博覽會上,龍泉水廠參與了“哈爾濱市道外區對俄合作項目簽約儀式”。當地中共官員稱,將積極融入國家一帶一路戰略,不斷推動全區對俄交流合作向更深層次和更廣領域拓展。

官媒人民網和新華社也在類似的報道中說,龍泉水廠與道外區政府當時簽署的項目文件涉及,總投資1億人民幣,在道外區建設龍泉純凈水倉儲基地。

發生在普京 訪問中國大陸後不滿中共覬覦貝加爾湖

一些俄羅斯網民曾把“龍采冰海”礦泉水瓶拍照,然後把照片放到俄羅斯的社交媒體上傳播討論,以此作為證據展示,除了石油、天然氣和木材外,中國開始打貝加爾湖的注意,想獲得貝加爾湖的豐富自然資源。

伊爾庫茨克州法院的相關裁決並沒有提到任何政治因素,而僅是從保護消費者健康的角度下令中國水廠停產,但相關舉動恰好發生在普京總統剛剛 訪問中國大陸之後,兩國領導人都強調將進一步深化雙方所有領域的合作。

中國在貝加爾湖活動特別受關注

俄羅斯地方媒體和社交媒體上經常有西伯利亞和遠東森林資源被大量砍伐,木材源源不斷運往中國的報道和討論。與此同時,中國圍繞貝加爾湖的各種活動更是俄羅斯社會關注的焦點。

貝加爾湖地區的生態環保人士說,中國利用貝加爾湖生產飲用水不會對當地生態產生影響。不過,只要把中國和貝加爾湖連在一起,立刻就會被關注,甚至被各種政治勢力加以利用。相比之下,韓國企業在貝加爾湖畔也有瓶裝飲用水項目,但並沒有像中國那樣被放在聚光燈之下。

法官判決或有背景中共威脅根深蒂固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貝加爾湖附近地區民眾生活都不富裕,內心深處有對莫斯科中央的不滿。許多民眾同時憎恨普京政權腐敗,同中共勾結和交易出賣俄羅斯自然資源。另一方面,普京統治下,法院在俄羅斯並不獨立,通常按照官員的指令判決,而外國在俄投資,尤其是中國投資都必須行賄。但涉及中國在貝加爾湖活動所發生的一些事件仍能說明許多問題。

尼科里斯基:“對於俄羅斯領導人來說,現在除了與中國保持更密切的關係外沒有其他選擇。不過,從許多分析評論來看,俄羅斯社會中反中國情緒並沒有發生根本改變。”

尼科里斯基說,儘管民調顯示俄羅斯人把中國當成最友好國家之一,但中國威脅,中國掠奪俄羅斯資源,甚至中國可能進攻俄羅斯的聲音仍然經常能聽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