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震驚甘地與社會的輪迴事迹 找尋前世婆家的女孩

薩娜提.迪芙意自幼便能記起前世的點滴。(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薩娜提.迪芙意(Shanti Devi,1926年12月11日-1987年12月27日)出生於印度德里,自幼便稱記得前世的生活,此案引起了聖雄甘地成立委員會的調查,調查結果發布並提交給科學家進行驗證,無人能夠反駁她輪迴轉世的證據。在印度以研究輪迴轉世而出名的K.S.拉瓦特博士,面對有人質疑薩娜提.迪芙意是否真實存在的問題,特別約見了薩娜提・迪芙意及會見了許多同她有關聯的人,將這段傳奇的轉生事迹投稿到《心靈歷險雜誌》,刊載於1997年。

印度馬圖拉地區的古老寺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02年1月18日,印度馬圖拉(Mathura)居民查特爾布吉家添了一個女兒,取名拉吉.白(Lugdi Bai)。拉吉是個虔誠的信徒,很小年紀就曾去過好幾個地方朝拜。在一個朝拜的過程中拉吉受傷了,為此不得不在馬圖拉和在阿格拉治療。拉吉長到10歲就許配給了當地的小店主克達爾那司.查烏比(Kedarnath Chaube)。克達爾那司迎娶拉吉時已經是第二次結婚,他的第一位妻子已經去世了。克達爾那司在馬圖拉有個布匹店,還在哈得瓦有家分店。

拉吉第一次懷孕是個死胎,做了剖腹產。當她第2次懷孕時,丈夫擔心她出現危險,於是把她送往阿格拉的政府醫院,1925年9月25日,經過剖腹產,拉吉生了個兒子。然而9天後的10月4日,23歲的拉吉因健康狀態惡化而死去。

在拉吉死後1年零10個月,也就是1926年12月11日,德里一個叫次若瓦拉.莫烏拉(Chirawala Mohulla)的小地方,巴烏.讓.巴阿杜.馬圖爾先生(Babu Rang Bahadur Mathur)添了個女兒,取名薩娜提.迪芙意(Shanti Devi)。薩娜提外表和其他女孩沒有分別,不過她一直到4歲時仍然不愛說話。當她在4歲後有一天突然開始說話時,一開口卻嚇壞了一大家子,因為4歲的她竟然談論她的“丈夫”和“孩子們”,彷彿突然變成了另一個人。

薩娜提.迪芙意年輕時的照片。(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她講自己的丈夫在馬圖拉有個布匹店,他們有個兒子。她煞有其事的說自己是查烏比家的妻子。薩娜提的話雖然令大家嚇一跳,但是她的父母認為這些都是孩子瞎說,不以為然。可是薩娜提卻一直反反覆復這麼說,甚至還講出了她在馬圖拉和丈夫生活中的許多細節,這倒令她的父母開始憂心了。偶爾吃飯時她會說,“在我馬圖拉的家裡,我吃過很多種糖果”。有時母親幫她穿衣服,她會講自己過去穿過的衣服樣式。她還提及自己丈夫的3個特點:膚色很白,在左頰上有個大瘤子,看東西要戴眼鏡。她還說她丈夫的店在德瓦卡迪什(Dwarkadhish)廟的前面。她甚至詳盡描述了自己如何從分娩到死去。

當她6歲時,父母對她所說的一切感到憂心且手足無措,於是請教了家族裡的一名醫生,這名醫生聽到這個只有6歲的小女孩竟然能如此詳細地講述許多複雜的外科手術過程,徹底驚呆住了。於是謎團更加深了。薩娜提的父母開始意識到這可能是她對上一世的記憶。

薩娜提在日漸長大,她開始要求父母帶她回到馬圖拉前世的家。可是她一直到8、9歲都從未提及丈夫的名字。在印度有一個風俗,就是妻子不能叫出丈夫的大名。哪怕父母特意追問,薩娜提也只是紅著臉說能認出他來,即使這個時候她也絕口不提丈夫的名字。某日,一個叫巴布.比薩那坎德(Babu Bishanchand)的高中老師的一個遠親,對薩娜提.迪芙意說,要是能說出她前世丈夫的名字,他就可以帶她去馬圖拉。這個誘惑促使她使出很大的勇氣,用耳語般的聲音說出了:帕那迪特.克達爾那司.查烏比(Kedarnath Chaube)。於是比薩那坎德老師給帕那迪特.克達爾那司.查烏比寫了一封信,詳述了所有薩娜提.迪芙意講過的話,並邀請他來德里會面。

拉吉的丈夫克達爾那司收信閱讀後,在回信中肯定了其中的大部分內容,並且提出他有一個親戚就住在德里,叫作帕那迪特.卡那吉馬拉(Pandit Kanjimal),他提議請他的這位親戚與小女孩先做一個會面後再說。

在這次會見中,薩娜提.迪芙意與卡那吉馬拉一見面就認出卡那吉馬拉是她前世丈夫的表兄弟。她跟卡那吉馬拉講出了自己在馬圖拉的家的一些細節,並且還說出拉吉曾經在某處埋藏了許多錢。當問及是否願意坐火車親自到馬圖拉的家裡去一趟時,她肯定地說:只要他們能帶她去。

會面令卡那吉馬拉先生感到震撼,於是他特意去了一趟馬圖拉,親自說服克達爾那司到德里拜訪。1935年11月12日,克達爾那司帶著現任妻子和拉吉的兒子那伏乃爾.拉爾(Navneet Lal)來到德里。第2天,在卡那吉馬拉先生陪同下,他們到了薩娜提.迪芙意的家。為了誤導薩娜提.迪芙意,卡那吉馬拉先生故意把克達爾那司介紹成是拉吉丈夫的哥哥。薩娜提.迪芙意聽到後羞著臉站到一邊。別人問她為何這般。她沉穩地低聲說,“不,他不是我丈夫的哥哥。他是我丈夫本人。”接著對自己的母親德斯般德烏說:“不是告訴過你嗎?他皮膚白皙、左頰耳畔有瘤子。”

接著她讓母親為客人做飯。母親問要準備什麼,她說丈夫喜歡土豆填薄煎餅和南瓜汁。聽了這個克達爾那司楞住了:這正是自己最愛吃的食物。於是克達爾那司問她可否講出什麼不尋常的來,這樣才能完全相信她。薩娜提回答說,“好啊,咱們屋後的院子里有口井,我常在那洗澡。”

薩娜提見到前世生的兒子竟能一眼便認出來。(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到前世的兒子那伏乃爾,薩娜提看上去似乎深受打擊,抱著比自己大一歲多的那伏乃爾她的眼淚就奪眶而出。她讓母親把自己所有的玩具都拿出來給那伏乃爾。但她太激動了,等不及母親起身就跑去拿來玩具。克達爾那司問她為何一眼就能認出那伏乃爾是自己的兒子,拉吉去世時兒子還只是個9天大的小嬰兒啊?薩娜提解釋說兒子就是她的一部分靈魂,心靈之間沒有阻隔。

飯後,薩娜提指著克達爾那司的現任妻子問:“為什麼娶她?我們不是說好了,你永不再婚了。”克達爾那司未答話。

在德里期間,克達爾那司發現薩娜提.迪芙意的舉止在很多方面都很像拉吉。離開德里前的那天晚上,他請求單獨同她談談,過後說他已經完全相信薩娜提.迪芙意就是自己的第2任妻子拉吉的轉世,因為她提及的很多事只有拉吉才知道。原來那天晚上會面時,只有克達爾那司、他的現任妻子和拉吉的兒子小那伏乃爾3個人與薩娜提在屋裡,小那伏乃爾很快就睡著了。克達爾那司問薩娜提是何時患上關節炎不能起身的,是如何懷孕的,這些極為隱私的事情除了他和拉吉之外別人是絕對不可能知道。薩娜提於是詳細的講述了他們之間的整個過程,這使克達爾那司再不懷疑,薩娜提的前世就是他的妻子拉吉。

11月15日,克達爾那司要回馬圖拉了,薩娜提.迪芙意很難過。她懇求父母允許她跟他去馬圖拉,可是遭到了拒絕。

甘地知道薩娜提.迪芙意的事迹後親自聯絡了她;圖為甘地與泰戈爾的合照。(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薩娜提.迪芙意能記得前世以及與前世丈夫、兒子會面的故事,很快就被傳媒獲得,進而舉國皆知,一些知識份子開始對此感興趣。著名運動家甘地聽說這些後,親自打電話給薩娜提.迪芙意,倆人進行了交談,甘地甚至邀請薩娜提到自己的修行處居住。

甘地還親自任命了一個15人的委員會來對薩娜提進行研究,這個委員會的成員有國會議員、國家領導和媒體成員。委員會說服薩娜提的父母與他們一起去馬圖拉。

1935年11月24日,15位委員會成員與薩娜提.迪芙意和她的父母、連同薩娜提的弟弟一起啟程,這一大群人浩浩蕩蕩前往馬圖拉。委員會彙報的情況大致如下:

火車到達馬圖拉後,她變得很高興,還說當到達馬圖拉時德瓦卡迪什的廟門都關了。她的原話是:“Mandirkepatbandhojayenge。”這是典型的馬圖拉當地土話。

“到達馬圖拉後吸引大家的第一件事發生在月台上。當時薩娜提依偎在母親德斯般德烏的懷裡。這時著迎面而來的人群中有一個穿著本地民裝的老人,薩娜提開始注意到這位老人,薩娜提的父母知道她以前從未與這位老人見過面。當問薩娜提是否認得那老人,她立即過去極盡崇敬地接觸這位陌生老人的腳,然後站立在一側。問她何故,她俯在母親德斯般德烏的耳邊說,此人是她丈夫的長兄。原來這位老人叫巴烏.拉末.查烏比,確實是克達爾那司.查烏比的哥哥。這神奇的一幕發生的如此之自然,把在場的各位驚得目瞪口呆。”

委員們帶薩娜提坐上一輛輕便雙輪馬車,在她的指示下驅車行進。一路上她向大家講述她那個年代發生的變化,都很正確。她還認出了她曾提及的一些重要的路標,儘管薩娜提從來都沒有來過這裡。

快到她說的家時,她從車上下來,注意到人群里的一個長者。她立即上前擁抱,告訴大家說這是自己的公公,事實確實如此。當她走到自己的屋子時毫不猶豫走了進去,並找到自己的卧室。她認出了許多自己的舊物。問她“jajroo”(廁所)在哪兒,她說出了在什麼地方。問她“katora”是什麼意思?她正確說出意思是薄煎餅。這兩個詞都是查烏比家族的土語,外人不會知道。

薩娜提要求到她與克達爾那司一起居住了好幾年的另一間房子。她毫不費力就找到了那裡。這時委員會成員、博學家內依.拉末.薩爾馬問她在德里提過的那口井。她馬上跑到後院一處地方,卻困惑地發現沒有井。即使這樣,她仍確信地說這裡曾經有口井的。這時克達爾那司走了過來,在那個地方搬開一塊石板,原來石板底下就是一口井。問到拉吉藏的錢藏在哪裡?薩娜提.迪芙意就帶著大家上了二樓,大家看到有一個花瓶,但裡面卻沒有錢。可小女孩死活說錢就在那兒。後來,克達爾那司承認自己在拉吉死後拿走了錢。

然後大家到了拉吉的父母家,在那裡起初她把拉吉的姨媽認作母親,但很快就糾正了錯誤,說她是姨媽不是母親,並坐在了姨媽的腿上。她接著認出了拉吉的父親和母親,母女二人當場痛哭失聲。

薩娜提.迪芙意還被帶委員們到德瓦卡迪什廟,還有其它她曾談起的地方,幾乎她說過的一切都確鑿無誤。

薩娜提回到前世家中後,見到了一些當地婦女,她還想起了一些前世的朋友並詢問她們的近況如何。而且,薩娜提還提到好幾個女性的名字,說她曾借錢給她們,經過核實這幾個女人都承認的確如此。這一切令在座的各位無不感嘆唏噓。

介紹薩娜提輪迴故事的書《I Have Lived Before: The True Story of the Reincarnation of Shanti Devi》。(圖片來源:google book)

薩娜提與前世親人們相見時的情緒反應十分強烈,遇到父母時突然大哭的情形打動了在場的所有人。委員們感到將薩娜提.迪芙意帶到馬圖拉是完成了一個重大使命,只是不得不強迫她同前世的父母再次別離。親眼目睹這一切的委員們深有感觸的說:能夠忘記前世真是一種幸福。

委員會的報告吸引了全世界,從30年代中開始,有來自印度各地和世界各國數百的研究者、各類學者、教徒以及政界顯要、心理學專家、哲學家等飽學之士前來研究,包括美國以研究輪迴而出名的晏.史蒂文森教授也調查過薩娜提的轉世故事,他們確證屬實。不過也有人來“揭批打假”,例如一個有名的批評人士司徒.羅耐斯傳(StureLonnerstrand)聽到此事後,興沖沖從瑞典趕到印度要“打假”,但是經過調查,他給出的結論是:薩娜提.迪芙意“是完全解釋得通的和完全經受了證實的轉生的事例。”

可以說薩娜提.迪芙意的例子是一件調查研究得十分徹底的事件,強有力地啟示了輪迴轉生的千真萬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搜狐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