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重新發現愛因斯坦

愛因斯坦日記公開,記述其一九二二年游日本、中國、殖民地香港觀感。對中國人的結論為“勤勞、骯髒、愚鈍”(Industrious,Filthy,Obtuse),其觀察之准銳,選詞之精確,兼有科學的本能和文學的才華,真大天才。

愛因斯坦還嚴正指出:中國人忍受痛苦的能力很高,不會自主反抗,好似機械人一樣。他不明白中國女人為何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令中國男人與其大量繁殖。

這一系列觀感結論,只有一樣我不同意:愛因斯坦來中國時中國女性沒有消費力,不懂化妝,不會模仿韓星扮靚。今日的中國女子,湖南山東四川上海,你問問洋人是如何神魂顛倒。

毫不出奇地即刻有左膠跳出抽水,某國人玻璃心碎,陳腔濫調而指責這位偉大的科學家“種族歧視”。

中華民族性這幾個特點,二十年代日本名作家芥川龍之介旅行中國,同期之梁啟超林語堂魯迅,於此結論亦無非這三個字。白紙黑字,中資各大書店或大學圖書館,均有依據。

最難得的是愛因斯坦是一個物理學家,對中國本來一無所知,只來兩次,就提綱挈領,一眼看出了本質,如孫悟空的金睛火眼,令世人對愛因斯坦無邊的天才,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多幾分崇敬。

愛因斯坦此論並無公開發表,是日記的觀感私隱。日記是作者對自己說的真心話。若愛因斯坦連對自己私人說真話的自由,也遭到左膠的仇恨叫囂,亦可見今日西方世界左翼膠盲,中毒之深。

所謂的種族歧視,是指擁有權力的一方,使用其權力,對某些少數弱勢族群,施行欺壓、迫害,這就是形成種族歧視。但對某一種族文化,發表理性中肯的觀感,一切有事實的根據,則屬於言論自由。

譬如,如果你說:“我不喜歡伊斯蘭文化,因為阿拉伯世界欺壓婦女,其服裝式樣與顏色,令人不安或害怕。”這種觀感講出來,是你的言論自由。

當然,言論也有清楚的界線。如果你說:我不喜歡伊斯蘭,但願北京派出解放軍,先殺光維吾爾族。這就是種族歧視言論了,在北京這樣講,雖人人鼓掌,但在西方,則四周的人觀感惡劣,他們會歧視你。

如果魯迅和林語堂等中國作家就中國人的民族性,可以公開發刊,同一樣的言論,則不準猶太人愛因斯坦在日記中對自己講,這反而是極為嚴重的種族歧視。

雖然,中國人慾反擊愛因斯坦,也可以一齊全國禁讀相對論,香港中學跟隨抵制愛因斯坦的物理學。中國人行使這一點自由,亦值得支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