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強羅立為:卡車司機罷工 中共當局為何沉默?

中國多個省市的貨運卡車司機從6月9日起開始罷工行動,抗議油價高漲,收費泛濫和交警嚴苛執法等問題。這次罷工行動開始於上周末中國主辦上海合作組織峰會期間,並在短時間內形成相當規模。主辦者公開號召全國三千萬卡車司機都參與到行動中來。詭異的是, 中共當局除了封鎖和屏蔽相關消息和評論之外,對這次罷工一直保持沉默態度,遲遲沒有公開表態。對任何組織行動都特別敏感的中國政府,為何遲遲沒有對這次罷工發聲表態?從罷工司機“活不下去”的抗議聲中,我們能夠如何透視中國勞工的艱難處境?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美國人權組織“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先生;北京獨立學者,網路評論人士羅立為先生。

李強說,卡車司機作為一個結構鬆散、單獨尋找業務和貨單的群體,現在以極大的能量進行互相交流和聯合行動,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他們所面對的廣泛而高度的社會和群體不公,包括高企的油費和公路收費,以及交警城管的多方罰款,等等。卡車司機作為鬆散的個體營業者,其議價空間極其薄弱,位於中國經濟的低端。

他們選擇在6月10號上合組織峰會期間進行集體罷工,這是在給政府發送政治符號。我們看到,中國維穩經費年年增加。而卡車司機本次的維權,應該能夠喚醒政府從立法上保護司機利益的意識。事實上,卡車罷工之前發生過塔吊司機罷工,還有教師討薪。政府可能意識到這些事件都有關聯。相信政府相關部門也會進行調研。只要不太官僚,他們得出的數據和結果會都反映這些社會群體艱難的生存狀況。

李強說,目前中共統治下,工人群體要形成政治力量的可能性不大。我認為,他們的待遇還會被不斷侵犯。而他們的罷工事件還會增加。他們雖然不是政治群體,但是或許可以因此影響立法促使工會來保障工人權益。中共政府會不斷增加維穩成本,最後要看他們把工人壓榨到什麼程度。這將決定工人的反抗程度。總之,只要侵權還在,他們的反抗就不會停止。各種行業遭受的各種不公對獨裁政府而言是永遠的挑戰。

羅立為說,卡車司機生存環境跟20年前是天壤之別。在朱鎔基上台之前,卡車司機行當是金飯碗。政府為他們安排從個人到家庭成員在內的所有福利,包括津貼獎金、保險、傷亡,到子女教育和就業以及養老在內的各種讓所有人羨慕的福利。朱鎔基上台後,卡車司機被下課,而且漸漸向農民工看齊。個體經營後,各種費用、罰款和車禍,導致他們家破人亡。他們是公路生物鏈中的唐僧肉,只有被吃的份。

羅立為認為,本次卡車司機罷工發生在每年的敏感時期—6·4之後,讓中共始料未及。中共這段時期一般只緊盯學生和網路大V,忽略了身為勞動人民的卡車司機,可以說是陰溝翻船。他們既沒有預案,也不能鎮壓和表態。我認為,卡車司機的行動反映出中國民眾難以維生的現實,同時,政府因為權力的傲慢是不會聽從呼聲的,因而更不會解決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