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美國加息 內憂外患 中國經濟或面臨變局

中國經濟正面臨著嚴重挑戰,中共不僅要面對國內經濟增長放緩、信用債務市場違約潮、地方財政日趨惡化、各地罷工等局面,而且還必須面對來自美聯儲的接連加息及可能的中美貿易戰的壓力。分析認為,中國經濟或面臨變局。

北京時間6月14日,美國加息後,中共方面不再同步加息。

中國經濟正面臨著嚴重挑戰,中共不僅要面對國內經濟增長放緩、信用債務市場違約潮、地方財政日趨惡化、各地罷工等局面,而且還必須面對來自美聯儲的接連加息及可能的中美貿易戰的壓力。分析認為,中國經濟或面臨變局。

美國加息中共不再跟進

北京時間6月14日凌晨2點,美聯儲宣布加息25個基點,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至1.75%-2%區間。這是美聯儲今年第二次加息,也是2015年12月美聯儲開啟本輪加息周期以來的第7次加息。

中共此次未跟進美聯儲加息。中共央行14日上午宣布以利率招標方式開展了1,500億元(人民幣,下同)逆回購操作,凈投放資金700億元,維持操作利率不變。

自2016年以來,中共央行除了未跟進2017年6月的美聯儲加息外,歷次美聯儲上調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後,央行都上調了以OMO、MLF等為代表的政策利率予以跟進。如2017年,美聯儲分別於3月、6月、12月三次上調利率,均為25個基點。中共央行在3月、12月均有跟進,利率增加幅度分別為10個基點和5個基點。

基於美國金融市場和美元的特殊地位,美聯儲的每一次加息都牽一髮而動全身。

過去,美聯儲加息導致各國金融體系的問題被放大,承受不了投機熱錢,甚至崩潰。如1980年代初拉美的債務危機、80年代末的日本房地產“泡沫”、1990年代的亞洲金融危機等,都是在美聯儲加息、資金大量迴流美國的情況下發生的,所以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會受到全球市場的關注。

人民幣創近5個月新低滬指跌20個月最低

6月15日,中共官方公布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4306元,創近5個月以來最低值,較14日下修344個基點,創下自今年2月9日以來最大降幅。

同天,上證綜合指數再次下跌,收市報3021.9點,創逾20個月收市新低,下跌22.28點,跌幅為0.73%;深證成指收市報9943.13點,下跌1.40%;創業板指收市報1641.66點,下跌1.89%。

14日,上證指數收市報3044.16點,跌0.18%;深證成指收市報10084.18點,跌0.76%;創業板指收市報1673.32點,跌0.75%。

美聯儲加息除會促使大陸的股市走向低迷、人民幣貶值外,據騰訊財經報導,還會導致大陸資本外流、人民幣資產(包括房價、地價等)下降等,文章公開承認此舉最終導致中國經濟走弱。

微信公眾號“金融智庫”的作者范智林刊文說,美聯儲本輪第7次加息,正在不斷衝擊著目前新興市場國家脆弱的金融體系,已經有阿根廷、土耳其、巴基斯坦等多個國家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問題,無一例外都是本國貨幣兌美元出現了大幅的貶值。

文章說,美聯儲接下來還會不斷加息,如果中共一直不追隨加息的話,那麼中美兩國之間的利率水平將會存在很大的差距,屆時逐利的資本就會更加往美國流了。

文章最後說,如果中國的銀行利率水平遲遲不提升上來的話,不僅資本外流的衝動會愈發明顯,而且終有一天國內也很可能會由於長期低利率而爆發兇猛的通貨膨脹。

大陸社會融資“腰斬”地方財政惡化

中共央行不追隨美聯儲加息,有分析認為,這與大陸社會融資困難、地方財政惡化等方面有關,因為加息會進一步遏制經濟活力。

中共央行6月12日發布最新信貸數據,5月社會融資規模大幅下降至7,608億元,創22個月新低,較去年同期減少3,023億元,較4月15,605億元劇降逾5成。

社會融資主要包括人民幣貸款、外幣貸款、信託貸款、委託貸款、金融機構持有的企業債券、投資性房地產等等。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說,大陸5月社會融資規模比4月大幅下降5成,被形容為“腰斬”;社會融資減少就是說企業及民間減少了從金融機構貸款,而企業減少借錢投資,反映了對經濟前景憂慮。

同時,大陸多省出現財政惡化、發不出工資來的現象。據財新網6月11日報導,GDP曾穩居湖南省內五強的耒陽市,最近陷入拖欠在職公職人員工資的漩渦。

報導說,耒陽市按慣例應於5月15日發放的工資,直到6月1日仍未發放。隨後有關人員發布了《關於耒陽市5月份在職幹部職工工資延遲發放事項的說明》,承認耒陽市國庫庫存資金嚴重不足,在職幹部職工的工資發放資金有較大缺口。

除湖南耒陽市外,近日還有黑龍江省的齊齊哈爾廣播電視台的員工集體討薪;河南漯河、南陽、長葛三市警察拉橫幅示威維權;河南一三甲醫院護士因待遇太低、生存艱難集體罷工。

有海外中文媒體說,中共地方財政已經舉步維艱。如今農民、工人、卡車司機、醫生、教師、律師、老兵、警察等社會各行各業的人都在維權。

中共試圖控制債務信貸緊縮傷經濟

大陸5月社會融資規模大幅縮水,據官方的數據顯示,主因是委託貸款、信託貸款和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萎縮,其中委託貸款減少1,570億元,同比多減1,292億元;信託貸款減少904億元,同比多減2,716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減少1,741億元,同比多減496億元。

而委託貸款、信託貸款和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都屬非標準貸款,都是中共中央去槓桿主要對象。因寬鬆的“貨幣”可能導致通貨膨脹及金融危機,中共一直在強調“去槓桿”削減債務,但這個經濟政策阻止了中國經濟的發展。

《華爾街日報》6月14日報導說,中共政府數月來的去槓桿行動,給中國經濟帶來陣痛,使中國商業活動全面放緩,表明中國這一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正日益面臨“逆風”。

中共國家統計局6月14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消費方面,大陸5月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8.5%,低於預期值9.6%和前值9.4%,創下了2003年5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投資方面,大陸1至5月的城鎮固定資產投資按年增速繼續放緩至6.1%,低過預期的7%和前值7%,增速創1995年有記錄以來新低。

債市違約潮經濟學者內部演講“去槓桿之殤”惹激辯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早前在內部交流中有一次演講題以“去槓桿之殤”為題,認為要避免出現通縮和經濟下行的負面影響,去槓桿時應該借鑒美國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思路,採取寬貨幣的政策。

但該觀點在大陸財經界引發很大爭議,有媒體批其將個人利益凌駕於公共利益和國家利益之上,因為去槓桿是中共中央重要經濟決策。

有分析認為,因為中共在金融方面的“去槓桿”,導致企業沒錢還債,是近期大陸債市違約的原因之一。

自4月中旬以來,大陸信用債市場違約事件接連不斷。截止今年5月末,至少有13家發債主體違約,其中6家為新增違約主體,違約金額140億元。

有經濟界人士認為,目前已不止是一間兩間企業,也不止是一個兩個地方,違約蔓延非常廣,從原本信用度極高的上市公司擴展到隱形的地方融資平台。

報導說,出現債務違約潮,一般有兩方面原因,主觀原因是經濟下行,部分企業還款能力出現問題;客觀原因是市場出現資金緊張,令企業不能拆東牆補西牆。

分析:內憂外患中國經濟或面臨變局

中共央行前行長周小川6月14日在上海的陸家嘴論壇上警告,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後,全球經濟進入了比較全面的復甦的階段,要抓緊“還需要做什麼”,“如果不做的話,真是沒有把握說下一輪危機會不會再來”。

香港《經濟日報》對此評論說,周小川的講話是在預警、防範新一輪的金融危機的來臨。目前大陸出現了一場債務違約潮,違約愈多,信用債這塊發債的利率就會愈高,企業的債務負擔就會愈重,而他們的償債能力愈差,評級就會愈差,發債利率就會愈高,這已經陷入了一個無解的惡性死循環。

報導說,而最怕的是企業和政府的債務違約糾纏到一起,局部地區就出現金融問題,一個地方一旦倒下,就會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中國經濟目前處於內憂外患的窘境,國內,現在各地罷工潮此起彼落,此時中國經濟放緩,不少企業債務高築,如果工廠出現骨牌式的倒閉,罷工潮將席捲全國。

李林一說,同時,中共還必須面對來自美國的強大壓力。如果中美貿易戰全面爆發,中共每年從美國賺取的3,750億美元的外匯將會大縮水,對經濟來說將會雪上加霜。

美國在本輪預計連加息7次的情況下,到明年前或再將加息5次,如此高密度的加息,將會對中國經濟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中國經濟或面臨變局,李林一如是認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文朴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