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大陸教師揭中學病態:一座活生生的監獄 摧毀民族的明天

中學就是一座活生生的監獄,區別的是裡面囚禁不是人犯,是表面上是有人身自由的青少年,其實他們比人犯更缺少自由,他們的休息時間比犯人要少的多。校長在這裡扮演的是典獄長的角色,教師充其量不過是個獄卒而已。教育病了,並不是肌膚之疾,而是從內臟和大腦壞了。而教育制度只不過是社會制度的組成或延伸,學校更不可能脫離社會環境而存在的。泯滅人的創造性,愚昧青少年,教育在摧毀民族的明天。

本人就是一名中學教師,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開始工作,先在山區農村初中任教十多年,後在縣城一所重點高中至今,有二十多年的從教經歷。我談的都是事實,夾雜著一些感觸。

每科每天都發幾張這樣的試卷,學生桌上摞的老高,再加上各種教材與教輔書,幾乎可以把學生的頭埋起來。(微博圖片)

中學就是一座活生生的監獄,區別的是裡面囚禁不是人犯,是表面上是有人身自由的青少年,其實他們比人犯更缺少自由,他們的休息時間比犯人要少的多。校長在這裡扮演的是典獄長的角色,教師充其量不過是個獄卒而已。

本有是一群生龍活虎的青年,他們可以自由的向探討人生價值,可以在科海泛舟,他們可以自由的歌唱,打打球,自我組織各種活動。但實現中,他們已經成了一種機器,會做題的機器而已。

這裡沒有吵鬧聲,沒有喝彩聲,只有老師在講台上唾星四濺。

從醒到睡,他們所做的事,都會有規範,都有人〝管理〞。晚飯只有四十分鐘的時間。十分鐘的課間,還可以被〝拖堂〞,只容許有上廁所時間。從早上七點到晚上九點半,十幾個小時坐在椅子上,伏在課桌上,寫呀,做呀,聽呀!兩耳不聞窗事,精神上是沒完沒了的苦役。學生宿舍里十點就熄燈,學生們就要用一種電池燈來照明,繼續完成課業。

考考考,不知考學生還是考老師,學生的成績因為與老師的工作業績掛鉤,而大多數學生對考試早就麻木了,需要老師不斷的揮舞手中的鞭子驅趕。中國的校園裡最缺的人文關懷,正常的學習活動都被升學率這個惡魔搞的面目全非。

我相信中國教育是最落後的,因為從骨子裡落後。

先看授課模式。當前的授課模式還停留在幾千年,仍舊是教師講、學生聽的〝班級授課〞模式,統一進度,統一內容,按部就班,以班級為單位進行教學,這種教學模式在發達國家已經廢止了,其最大的弊端在於不能個性化教育,不能兼顧學生的智力因素與非智力因素,對於精英學生來說,智力上也是一種浪費;對差生的來說,拼上命也無法追趕匆匆的腳步。

填鴨式的灌輸占統治地位,學生只要用耳朵聽,一支粉筆、一塊黑板是主要教學用具。許多教室里配備了多媒體投影設備,這種教學手段僅僅形式上,只不過是多了一塊小黑板而已,只是提高了一點效率,對教學模式沒有根本影響。學生在課堂上很少向老師提問,不能跟老師辯論,老師對喜歡發問的學生會很厭煩,只有聽、寫、背,獲得知識的渠道非常狹窄。

從講台上看下去只見一片亮花花的眼鏡,疲倦的眼神從書山後面抬起來。估計,高三學生近視率在80%以上(近視也算一種病,學生幾乎皆病)。他們已經喪失了青年人的活力,成了病態,沒有個性,沒有愛好與興趣,沒有才藝。

因此中學教師教給學生的不是真正的知識,只是用來的考試的工具而已。他們的學的所謂〝知識〞,都是些專門為考試而製造的知識和題目,沒有實踐性,沒有應用價值,也不與日常生活相聯繫,基本喪失了科學性與真實性,支離破碎,差不多已經淪為偽科學、偽學問。

下面把中學各學科分析一下。

數學變的艱澀無比,所謂的難題無非是把有限的幾個公式變來變去,難度無限提高而已。

物理、化學、生物,本來是實驗科學,需要很強的動手能力,現在都變成了紙上談兵,在紙面上連接電路,在卷面上做化學實驗。據老師說現在越是讓學生到實驗室做實驗,實驗題成績反而紙上談兵好。對這些學科來說,概念比知識更重要,但我們的學生只會做題,科學觀念與概念都是浮雲。

歷史課,變成了無限多〝知識點〞,每個題目考查幾個知識點,這樣就割裂了知識之間的脈絡,也不能培養歷史觀,只能學到一些知識的碎片。

寫作能力是語文課的高級體現,但這個不容易見效,不容易立馬見到考試成績,因此教師很少培養學生的文學修養,主要讓學生大量的記憶與背誦,書寫大量的字詞,也不培養閱讀的愛好,也沒有閱讀時間,語文教學已經到了捨本逐末的地步。

政治,這本門只是當局的一個……,越學人的素質越低下。

英語,幾乎是〝啞巴英語〞,不會會話,不會交際,也不學英美文化。

地理,裡面大量的題目是計算〝地方時〞的,大家知道〝地方時〞在生活中基本上是沒用的東西。還有那些大量〝太陽光照圖〞等,其實就是把〝春分、秋分、夏至、冬至〞的屬性變來變去,結果地理變的比像立體幾何更難,十分令人頭痛。

本來可以容忍千差萬別答案的科目,比如政治、歷史科、語文,在考試時答案幾乎是唯一的。

教師全是教書匠,只會照本宣科,把需要考試的內容教給學生,與考試無關的內容千萬不能教,否則就是不務正業,還可能受到投訴。教師們只了解本學科知識,對於其它學科幾乎是〝隔山如隔山〞,打個比喻來說歷史教師只知道歷史,數學教師只知道數學,而且他們僅懂得課本知識,而且語文教師不會寫作。

缺乏全面的知識修養,沒有人文內涵,這是中學教師的通病。

而且,我所了解的一些小學教師,特別是農村小學教師,文化程度之低,讓人咋舌,簡直可以稱的上〝半文盲〞。

什麼是名師、好老師?家長在擇校、擇班的時候,一般都要問,哪個老師教的好?現在所謂的〝好老師〞這個價值取向,一般是指組織管理能力強,責任心比較強的人,他們比較〝狠〞,滴水不漏,會做〝思想工作〞,人際關係較好。因此會管人,把班級管的像鐵桶,比較恐怖的教師,才會考出好成績,至於科學人文素養、學科素養,一般不在考慮之列;另一類,會猜題壓寶的老師,掌握考試動向的教師,也比較受歡迎。

說到〝思想工作〞,一般是恩威並用,並不是什麼理想教育、道德教育。比如說〝你考不好,怎麼對的起家長〞,〝你家裡經濟條件不好,考上大學才是唯一的出路〞〝都像你這樣不守紀律,我們班的成績能上去嗎?〞

當然也要會懲罰學生,讓他們罰站,背不過課文的在走廊里站著。

以前老師們體罰,曾經有一個教師用一張板子打手背,好玩的是板子上寫著〝落後就要挨打〞幾個字。現在體罰容易被舉報,舉報渠道很多,老師們可能因此被懲罰。因此體罰現象已經不多見。但既要管好班級,又不能用極端措施,老師們比較難,經常唉嘆〝學生不好管!〞

沒有工作熱情。前一兩年,在我們學校里一個潛規則,男52女50就能內退,所以一到年齡,他們比兔子跑的還快,回家頤養天年去了,說不定還可以找個第二職業掙點錢。

中學教師,一般只要晉上副高級就到頭了,就萬事大吉了,這些人幾乎所有人都願意干後勤,不願意上課。說白了,我所了解教師,沒有一個真正熱愛教育事業。

教師為了學生考個好成績,也拚命工作,也就是拚命給學生增加負擔,並不提高學生素質,為的是給自己臉上貼金,一是學校的壓力,清規戒律很多,學生的成績不高,就批你,少發給錢,沒面子;二是為了晉職稱,職稱與待遇是掛鉤的,為了糊口,為了生計。中國教師幾乎沒有什麼理想信念!更沒有一個稱的上是教育家的。

我們的學校把學生當機器,事事講究〝整齊劃一〞,讓學生跟軍隊一樣守紀守時,制訂了極為苛刻的〝學生守則〞〝校規校紀〞,對學生的作息嚴格控制,讓學生無比聽話,無比馴服。

吃飯睡覺等都有規範,如果午休、晚休不到,可能要受到〝勸其退學〞的待遇。雖然學校一般不會開除學生,但領回家讓家長教育,這是慣用的。學生喊著號子、邁著整齊的步伐跑操,像軍隊一樣。這種表面上的整齊,其實是對學生個性與人身自由的極大漠視,這種規範可能要與法律衝突。

學校里最重要的工作是〝迎查〞,迎接上級檢查。

為了讓上級滿意,有上級教育主管部門的督導,還有其它部門的檢查,如文明單位、普法工作先進單位、工會工作檢查等。為了迎查,領導班子開會研究,副校長挂帥,制訂周密的方案,教學工作可以讓路,學生停課讓打掃衛生,可以大把地扔錢,要填寫大量的文字材料,擺上高檔水果給領導吃,大量的精力與經費花在〝迎查〞上,〝培訓〞學生,好讓學生幫著圓謊,課程表、作息時間表可以作假。

教師們一面要求學生講真話,做正直的人,一面教學生撒謊。老師和學生都要有多重人格!這樣培養的學生除了利己主義,還可能人格分裂。

前幾年學校參加規範化檢查,因為被評上〝省規範化學校〞,可以提高學費,還可以提高中高級職稱人員的比例,為了這個傾向的政策性,許多學校趨之若鶩。為了這個檢查,學校調用一批人員來造文字材料,準備各項內容,買了大量的平時根本不用的器材,建設了平時不用的〝功能教室〞,如勞技教室、舞蹈室、美術器材室、地理教室等。

僅檔案就造了700盒,用了數百斤紙張,不知累癱了多少次印表機,為了這此檢查,據說花了數百萬元。但省里的檢查團根本沒有來,不知什麼原因也通過了。

教師們的壓力還是有的,因為高考,還有平時的各種考試。

如果哪個老師的成績差了,都會被級部主任批評的,甚至被校長點名。老師與學生的關係,是比較生疏的,只要上課不打鬧就行了。

班有總有一批學生,他們是受到父母的壓力來上學的,對學習沒有任何興趣,混天熬日頭比認真學習的更難受,他們在後邊睡覺還差些,怕的說話、打鬧,影響班級,任課教師管不了,就要交給班主任處理。弄不好,就要打電話找家長,〝孩子哭,抱給娘〞。

讓學生規規矩矩的讀他們的書,做他們的題,不必心靈的溝通,師生的關係已經異化為牧羊人與羊群的關係。學生桌上永遠有做不完的題,有各類輔導資料,還要印大量的〝卷子〞,〝卷子〞就是把找到的題目挖天窗剪下來,貼到紙上印製而成。每科每天都發幾張這樣的試卷,學生桌上摞的老高,再加上各種教材與教輔書,幾乎可以把學生的頭埋起來。

他們的髮型,服飾更都有嚴格的限制,可能被強制理髮。

那些敢於說搖頭說〝不〞的學生,會遭到老師的白眼、指責,甚至體罰。只有良好的考試成績才是通行證,只有清華北大生讓能讓學校光耀門楣。

有人說:中國的基礎教育+美國的高等教育,是最完美的結合;還有人說,西方國家也來學習中國基礎教育的經驗。這簡直是痴人說夢!中國的中學教育幾乎泯滅人的創造力和獨立思考的精神。高考仍然是指揮棒,儼然是個統帥。除了升學率是真的,其餘的都可以是假的。

許多學校製造了很多噱頭,比如〝親情教育〞〝感恩教育〞〝孝德教育〞〝挫折教育〞,這些都是為了宣傳之用,你可千萬不要相信;還有什麼〝選課走班〞〝導師制〞等〝改革〞,都是做給別人看的;除了學生成績,別的沒人關注。

學校的一切工作都是為了升學服務的,美其名曰:為了學生的前途。學校里的擺設很多,比如說圖書館、閱覽室,據說有藏書十萬冊,但不向學生開放,再說學生也沒有時間看課外書。

幾乎教學的每一個題目,每一項管理都是為了升學而設,偏離了升學的東西會大逆不道。偶爾搞點活動,比如書畫比賽、歌詠比賽等,不過是為了粉飾,只是安排少數〝精英〞學生,大多數學生沒有參與的機會,只能充當〝看客〞。

這些活動的程序和內容都是校方規定好的,學生更像些牽線木偶,沒有任何自由發揮的餘地。校長給學生講話,其內容都是高調,沒有共鳴,也沒有共識,也沒有對話。

還有無所不在的歧視。

教師的課堂提問或輔導瞄準的兩類學生,一類是〝尖子生〞,可能能考上名校的學生,因為他們是學校和教師的臉面;另一類的〝邊緣生〞,即加把勁能夠統考上線,或升入一般院校的學生。

〝渣子生〞最受人漠視,他們上課可以睡覺,只要不搗亂就行了,幾乎是可有可無的,除非是教師的子女,家長有權勢的,或給老師送過禮的請過客的。排桌、選班干、入黨、三好學生,都得看人下菜。

公道說,現在的教師待遇也不算低(發達地區和其它地區差距巨大),主要特權是假期節假日多,工作時間一年也就二百多天。教師的勞動幾乎沒有任何創造性,完全是一種枯燥的、機械的勞動,不敢創新,也不需要創新,每年都是把那些〝知識〞翻來翻去,天天給學生出題,看作業,批卷子而已。

有些教師利用一些空閑時間辦個假期班、輔導班,去賺一些外快,但主要限於英語、數學、理化等幾門。中國的家長文化程度不高,不喜歡學習,不懂教育,而且中國人重實用、重功利的品性,充當了應試教育的〝推手〞。

高考政策改來改去,教改只是那些行政部門與〝磚家〞們閉門造車的產物,是一種瞎指揮,沒有實質內容的改變,也沒有教學模式的變革。這些〝教改〞沒有教育者與受教育者沒有任何參與的機會,只能被動的服從,那些改革政策落實到學校仍是換湯不換藥,而且〝上有政策,上有對策〞。

高考試卷的模式幾乎延伸到小學,甚至是幼兒園。

我就見過幼兒園小朋友做的試題也是這個程式。一種模式,千篇一律,能培養什麼的人才!中國的高考,就是憑一紙試捲來決定學生的一生的基礎。一紙試卷,你如何考查出一個人的智力、潛力、創造力、動手能力、社會責任感呢?

還有中國的高等教育,腐敗無恥,學術能力低下,被網友們稱之為〝養豬場〞。我所了解的許多大學生,只是混一張文憑而已,根本學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大學收費高昂,讓一些貧困家庭難以抵擋,說到家大學是收費的機器而已!

幾十年來中國沒有一個教育家。有個被譽為〝教育改革家〞的魏書生,他到處宣揚,一年天下地下跑十萬里,到處演講,他當著校長、兩個班的語文課、兩個班的班主任,而且他班級井井有條,語文成績非凡,因為他實行了〝學生自我管理〞。魏書生這樣的神通,你相信嗎?我相信一定是扯謊。

現在山東有個杜郎口中學,一所農村初中,他們分組教學,去他們學校取經的人踏破了門檻,收了不少〝參觀費〞,受到教育部與某些專家的褒揚,這樣的經驗你相信嗎?

我是不相信的,他們只是精於製造噱頭而已,實際上是一些騙子。素質教育,喊的山響,連篇累牘的文章,完全是作秀,天下烏鴉一般黑,神州大地沒有一處真正的素質教育。

教育到底在培養什麼樣的人,沒有智力啟迪,沒有非智力因素培養,沒有獨立人格,沒有創造能力,沒有社會責任感,不僅身體虛弱,而且心理嚴重不健康,身心俱殘,陶行知先生最厭惡的〝死讀書,讀死書〞在這裡變成了現實。現在的高考制度,只是一個另外形式的科舉,這樣培養的〝接班人〞將來憑什麼做民族的脊樑?

教育病了,並不是肌膚之疾,而是從內臟和大腦壞了。而教育制度只不過是社會制度的組成或延伸,學校更不可能脫離社會環境而存在的,學校只不過是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門的附屬品,在辦學上毫無獨立性,從某個角度上看學校和老師並沒有錯。

泯滅人的創造性,愚昧青少年,教育在摧毀民族的明天,是一種自殘行為。教育、學校、教師、學生,你們一到底錯到哪裡?如此不堪的教育如何支撐起中國的現代化大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