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李銳談中共元老:鄧小平是半個毛澤東

編者按:2009年,胡耀邦辭世20周年之際,毛澤東秘書李銳撰文《不當奴隸,更不當奴才》,其中披露了他對於中共數位元老的看法及中共高層見的政治博弈。當談及鄧小平時,他說:「後來接班的鄧小平,其實也是半個毛澤東。1989年六四風波,出動軍隊鎮壓學生運動,這種連毛澤東活著都不可能幹出來的事,鄧小平卻幹了。」

文革期間,鄧小平、葉劍英、毛澤東在一起。(網路圖片)

李銳的文章摘錄如下:

==============================================================

上個世紀70年代末,中國剛剛走出“文革”動亂,卻依舊被極左陰霾和桎梏所籠罩禁錮。衝破陰霾和打破桎梏的,是胡耀邦發動、領導和全力推動的振聾發聵的真理標準問題大討論和冤假錯案的大平反。他以非凡的勇氣,破冰般打開思想解放的局面,掀開了改革開放大潮的序幕。今年(2009年)4月,是耀邦逝世20周年,我謹以此文向他表示深切的哀悼和緬懷。

不正常的黨內生活

要談胡耀邦,不得不先談中國共產黨。自建黨以來,任何黨員都是黨的馴服工具,這個觀念深入人心,也作為組織原則貫徹下去。作為一個實質上的農民黨,毛澤東是中國共產黨最重要的締造者。毛澤東這個人很複雜,毛的周圍有一幫人。毛澤東最喜歡的人是高崗、林彪和鄧小平,曾打算讓高崗當接班人。高崗有他的本事,屬於“綠林豪傑”,毛很欣賞。我當過高崗的政治秘書,他喜歡下圍棋,晚上同我下棋是從不接電話的。

離休後我負責編中共組織史資料,從打AB團起,10年內戰肅反,自己殺自己人,殺了10萬。延安時期搶救運動打了1萬5千個特務,但事實上一個打入黨內的特務都沒有。

我問過黃克誠,在江西時他就感到,毛有兩個毛病:一是脾氣太壞,二是任人唯親。井岡山下來在福建選前委,多數人投陳毅的票,毛澤東就甩手不幹了。後來陳毅去上海找周恩來,周讓陳趕緊把毛請回來。如蕭克沒投毛的票,毛對蕭一直記在心上。沒有林彪的吹捧與參與,“文化大革命”可能搞不起來;“林彪事件”後毛澤東就垮了。

後來接班的鄧小平,其實也是半個毛澤東。1989年“六四”風波,出動軍隊鎮壓學生運動,這種連毛澤東活著都不可能幹出來的事,鄧小平卻幹了。“六四”期間,他聽信李鵬和李錫銘謊報“學生動亂”的讒言,要實行軍事戒嚴,蕭克、張愛萍等7位上將聯名上書反對武力鎮壓,他毫不理睬。

總之,80年代的局勢對耀邦來說,很難辦,上面兩個老人壓著。鄧小平贊成“權威主義”,他認為中國總得有“一個人說了算”。耀邦告訴過我,鄧小平與陳雲這兩位政治老人的關係,按鄧小平的話說,是“談不攏”,胡耀邦在位時,就開不成常委會;“只能有一個婆婆”,這是鄧小平讓薄一波向陳雲傳達的。

改革開放,鄧小平在經濟上比較堅定,如成立“特區”,這是一個創舉。而陳雲仍堅持“鳥籠政策”,這是原則性分歧……對“六四”風波,陳雲則有自己的看法。當時在中顧委,我們四個人(杜潤生、李昌、于光遠和我)反對鎮壓,幾個月批鬥,將要開除黨籍,是陳雲挽救了我們;他說,這種事不能再幹了,否則,以後還要平反。

1987年耀邦在“生活會”上被以前的戰友王鶴壽揭發,非常傷心,他曾對王鶴壽講過一些心裡話。王鶴壽的侄女後來向我透露,揭發耀邦是陳雲的命令。除了兩個老人,當時還有兩個“左王”看不起他,在兩老之間講閑話,一個是胡喬木,一個是鄧力群。胡喬木這個人,“一日無君則惶惶然”。改革開放以後,主要在意識形態上,胡喬木仍堅持毛澤東“政治挂帥”的路線,實質上是“以階級鬥爭為綱”,不過不明說罷了。他是個兩面派,真正的兩面派,今天這樣明天又翻過來。我跟胡喬木的淵源很深,對他比較了解。解放初我在湖南工作的時候,曾收集了毛主席20幾篇舊作,印了50本,給中宣部1本,胡喬木要求全部上交,責備我“此種事,有害無益。”我年少氣盛,寫了一本《毛澤東的初期革命活動》。1952年我調到北京的時候,他給我打電話,居然又要我到中宣部管黨史。沒有他支持,《廬山會議實錄》也出不來啊!張聞天紀念文集出版前,夫人劉英寫信要我寫篇文章,後來胡喬木把書的主編叫去加以訓斥:“你幹嘛讓李銳寫文章?”主編說是劉大姐讓寫的,他才不吱聲了。像胡喬木那樣的人,不當奴才不行啊!他願意當奴才,因為有好處。中國歷史上有很多這種人物。

1986年,鄧力群把陸鏗同胡耀邦的訪談交給鄧小平,引起鄧的震怒,這也成為1987年1月“生活會”後胡耀邦下台的一根導火索。1987年春,陳雲讓王震等人活動,把鄧力群抬出來當總書記。我在1987年7月11日給鄧小平、趙紫陽寫了一封信表示反對,除了揭發他抵制改革開放外,還述及他在延安搶救運動時犯的一件嚴重政治錯誤。鄧小平14日批示,撤銷鄧力群的職務,陳雲、李先念、薄一波三人也畫圈了,制止了這個危機。

除了一些小事,胡耀邦和趙紫陽合作比較融洽,對經濟體制和政治體制全面改革的看法也基本一致。但鄧小平、陳雲兩位老人對全面改革卻有不一致的看法。那兩個“左王”趁機在鄧小平、陳雲兩位老人中穿梭,大進讒言。這兩個“左王”對改革開放起了很壞的作用,尤其是在思想文化領域,先搞“清除精神污染”,後又批“資產階級自由化”。清污只搞了28天,幸好被胡、趙聯手制止了。

1987年的“生活會”上,耀邦被迫作了檢查,聽說離開會場後即失聲痛哭。一個人如果不是因受大委屈而傷心透了,是不會這樣大哭的,尤其是在這種場合。他在擔任總書記時就說過:我尊重老人,又獨立思考。他儘力在兩位老人之間溝通協調,遇大事必請示,同時還要面對兩個“左王”的明槍暗箭與各種阻撓,最後遭到兩方面夾擊,個人事小,全局堪憂,他怎能不放聲大哭!

胡耀邦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胡耀邦和鄧小平。(網路圖片)

胡耀邦是紅小鬼,十四五歲就參加革命,文化程度不高。他碰到第一件事是打AB團,幾乎喪命,此事終生難忘。此後歷次政治運動直到“文化大革命”,他都儘可能予以抵制或在力所能及範圍內做有益之事。耀邦歷來對“政治挂帥”有自己的看法,不喜歡搞條條框框,堅守言行一致。“大躍進”失敗後,1960年就主張恢復長途販運;他曾公開講話:“衣食足而知廉恥,學習毛主席著作不能飽肚子”,不怕被扣“修正主義”帽子。

胡耀邦能在共產黨內出現,非常了不起,戰爭年代出來的人,服從慣了,更不容易了。他獨立思考,他不當奴隸,更不願意當奴才。延安搶救運動時,到處大抓特務,他當時擔任總政組織部長,自己做了個試驗,找幾個絕對沒有問題的年輕人,一逼供信,就都承認是特務了。於是他立即找毛主席說,不能再幹這種事情。這是他親口對我說的。

1957年反右派時,他不在國內;回國後,對團中央打的右派進行安慰。他同我談過,生平憾事,對項南和蘇進沒有保護好;兩次自責,批鬥彭德懷時沒講公道話,開除劉少奇黨籍也舉了手。1962年下放湖南幫助工作兩年時,他親自到瀏陽、醴陵、平江的生產大隊蹲點。四清運動開始,對政策界限和方法步驟都作了規定:凡屬集體瞞產私分,不做處理;手腳不幹凈的,公物歸還,不搞坦白檢舉;群眾向幹部提意見,只“背靠背”;同時號召“一手抓生產,一手抓運動。”湘潭地區因此沒有發生亂斗和影響生產,大家都滿意。1964年12月到1965年6月,在陝西第一書記任上,正是以階級鬥爭為綱、四清運動越來越左時。他以大無畏的精神,開展了“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寬政策、搞活經濟”為主題的超前民主改革,糾正社教運動中侵犯人權的錯誤作法。發出這樣的號召:“社教運動是教育人,不是整人”;“要維護人權,尊重風俗人情”;“民主要過硬”;“領導人要聽反對的話”。他強調“生產好不好,是檢驗工作好不好的最主要標誌。”同時,恢復集市貿易,允許短途運輸,發展鄉鎮企業,提倡植樹造林(誰種歸誰)。當年在西北局的領導下,陝西“左禍”特別嚴重,耀邦本人被葉劍英保護先行回到北京,他的副手等則受到十年迫害。

耀邦在“文革”中始終是清醒的。初期同團中央幾位書記同舟共濟,每天有幾千上萬人來揪斗他們。有人揭發他反對毛主席,說過“太陽也有黑點”;反對林副主席“突出政治”,說:“游泳時要突出鼻子,不然就要嗆水”;他說過“康生一貫左”。他只承認學習不夠,工作有錯,執行了修正主義路線。有次在長辛店,被打得全身皮肉紅腫。他認為毛澤東驕傲了;“不讓權,不做自我批評的。”“驕傲害死人呀!”他曾嘆息“搞了八年還看不到頭”,“多行不義必自斃”。

文革後期,耀邦負責科學院工作,主持起草了《彙報提綱》……我們知道耀邦一生歷經革命磨練,特別注重理論實踐的結合,尤其看重實踐效果,因而能抓住過去黨和毛澤東屢犯錯誤最終走上文革絕路的癥結,那就是毛接受了斯大林的一套做法,從政治、經濟到文化、思想的絕對統治,名為無產階級專政實為一黨專政,一黨專政又變成了領袖專政。

胡耀邦對中國問題的反思

從投身革命到最後辭世,胡耀邦在黨內生活了60年。對這段漫長而沉重的歷史,他有深刻的反思;對當代中國的痼疾,他有透闢的洞察。反思和洞察的結果,使他形成了許多反映和順應人類文明主流的思想、觀點和理念。耀邦認為,黨不能再受“左”的危害;絕對不能迷信任何人,而應該獨立思考;黨和國家生活應該正常化、民主化、法治化,必須杜絕家長制、一言堂、一個人說了算;要愛護知識份子、儘力發揚知識份子的才能;應當重視自由、民主、人道和法治原則,吸取人類文明共同的優秀成果。

改革開放以來,他提出和實施的許多政策主張,尤其堅持經濟和政治體制改革必須同步,都體現出一種超越原有意識形態的人類普世價值。即便發生1987年的“辭職事件”後,他的思考仍然沒有停止,反而更加深刻。一個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從人類文明的視野,來思考國家、民族、政黨的前行方向,過去在我們黨內,確實是鮮見的。

胡耀邦去世,是中國很大的不幸,也是一切以他為師、為友、為長者、為楷模的人很大不幸。但中國出了個胡耀邦,共產黨里出了個胡耀邦,這又是中國的大幸。胡耀邦否定“文革”最徹底,在“真理標準”的討論中最堅定。

他認為黨不能再受“左”的危害,對於“左”禍肆虐的記憶可謂刻骨銘心。他重視自由、民主、人道,熟悉西方的發展歷史,很願意接受外來的新思想。他對毛澤東的認識是全面的,在“文革”時便不盲從,常說絕對不能迷信任何人,要獨立思考。他力主黨內生活正常化、民主化,應健康發展,一定要避免過去搞家長制、一人說了算的錯誤,並主持了“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的起草。

胡耀邦的辭職和辭世,是上個世紀80年代帶有濃烈悲劇色彩的一幕……

2009年2月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和立場)

作者李銳簡介

李銳現年101歲高齡,曾任毛澤東秘書,素以敢言著稱,也因敢言而先後被毛澤東重用、棄用,近年被稱為體制內的自由派。2018年,李銳在生日當天再次批毛澤東,並泄漏中共的兩個秘密。一個是中共所宣講的毛澤東在大饑荒時吃不上肉是謊言。2006年,李銳曾致函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希望中共停止以黨代法以重建信譽。2007年中共十七大召開前,李銳在《炎黃春秋》發表文章,指中共若不落實民主,便會危機叢生。1958年初,李銳任水利電力部部長助理兼水電建設總局局長時,曾向毛澤東陳述三峽工程引發的問題並提交文章,獲毛賞識,毛還說:“我們要有這樣的秀才。”李就當了毛的秘書。1959年,廬山會議召開,不少人不敢公然反對毛領導的“大躍進”,但李大膽直說,其後被開除黨籍,文革期間被關在秦城監獄8年。至1979年,李銳獲平反,任電力工業部副部長,其後出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