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北上廣成歷史:家鄉房價逆襲已讓年輕人無處可逃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逃離北上廣成歷史:家鄉房價逆襲已讓年輕人無處可逃

01

這幾天南京的“凶宅”拍賣很火,這套瑞景文華小區的別墅市場評估價1236萬元,起拍價只要435萬元,低於市價801萬,一位看房大媽說:好便宜,我買!我不害怕,哪棟房子不死人啊?

拍賣很熱鬧,有19人報名,22萬人圍觀,經過多輪競爭,最後競價是786萬元,神秘競買人笑到了最後。

凶宅背後的故事也令人唏噓,男主的親戚遇車禍人燒的面目全非,而行駛證顯示是男主,所以女主策劃讓男主裝死騙保,之後女主為防漏餡,與自己的父親一起在家裡把男主碎屍……

所以,錢啊,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凶宅買賣一直是這個市場里的另類投資,據說鏈家內網有不公開的“凶宅資料庫”以備查詢,一般凶宅會比市場價便宜10-30%。

這種例子貓哥身邊也有,去年一位干律師的朋友幾經挑選買了北京朝陽北路一小區的凶宅,市價1200多萬,掛牌800萬,砍價之後750萬拿下!我們都很期待他把房子收拾好之後邀請我們去做個一夜遊,結果遙遙無期,因為他也沒膽住,他的處置方案是這樣:

❶首先去做了個抵押貸款,用這筆錢生財;

❷房屋出租,如實相告,租金一年便宜2萬,過幾年機會合適的話可以考慮出售。

如實相告出租會不會很難?退房的會不會很多?結果表明貓哥的顧慮真是庸人自擾,租戶很快就簽合同了,一年節省兩萬塊的誘惑,足以擊敗對凶宅的恐懼。

02

房價比凶宅還可怕嗎?

貓哥想起了另一個案件:“辱母殺人案”,因為不堪忍受催收人員用各種卑劣手段向蘇銀霞逼債,蘇子於歡奮而反抗致人身亡,之後於歡被宣判無罪,大家拍手稱快。

可你還記得這件事發生的地點嗎?

山東聊城。

事情過去了兩年,貓哥最近再次注意到了這座城市,不為別的,因為房價。

一個名為中央帝景的項目開盤,其中6號樓熱門樓層的開盤價19497元。這裡沒有過硬的產業支撐,沒通高鐵,人口處在凈流出的狀態,人均工資4800塊,典型的四線城市,但就是出現了一個秒殺很多省會城市的價格。

你以為這是當地的高端項目?還真不是,它只是地段不錯的住宅項目而已。當地的高端項目早已破了兩萬。

這有代表性嗎?

03

如果想了解真正的中國,只看北上廣是沒有真相的,那些四線、五線和沒有線的中小城市、縣鎮才是活力之源,這些地方聚集著中國60%的人口,提供了30%的GDP,人均收入不算高但另有一種生活狀態。

1983年,社會學家費孝通第6次訪問江村,此時距他寫作《江村經濟》已經過去了45年。在江村所在的江蘇省吳江縣進行調研的一個月期間,他發現自1950年代到1970年代初,吳江縣小城鎮的人口數量一直處於停滯甚至下降狀態。以銅羅鎮為例,30年來城鎮人口下降了19%。

費孝通就此觀察,寫了《小城鎮,大問題》,擔心大城市的瘋狂擴張會擠壓小城鎮的生存發展空間。衰落,成為小城鎮面臨的普遍現實。

他的判斷是對的,更好的賺錢機會、更好的教育資源、更好的醫療吸引著小城市的年輕人湧向大城市,從村鎮到縣市,從縣市到省會,從省會到一線或者新一線。

於是每到春節,北上廣的Mary、Vivian和David陸續回家,變成了翠花、大妮和二狗子。

這種人口流動是中國經濟成功的重要原因,即便在大城市遭受打擊,回鄉依然是每個人內心最溫暖的歸宿,“逃離北上廣”不僅是一種態度,也是一種可實現的路徑。

以前人們喊出“逃離北上廣”這個口號的主要原因是這些城市飆漲的房價,奮鬥多年,六個錢包湊不夠一個首付,不過現在,這個口號對很多人來說也就是口號了,經過過去兩年的瘋漲,這些中小城市的房價漲幅遠超多數人的收入增長,前面提到的聊城,房價漲幅真的不算高。

04

長安鎮、樂平市、商河縣、夏邑縣、永修縣……

這些地名,即便是走南闖北的人也很難立刻說出在哪兒,這些縣級小城市過去一年房價漲幅驚人,前15名都超過了45%:

有些地方一個月的漲幅也很嚇人,昆明的富民縣,房價一月漲了31%:

不光漲幅驚人,很多地方的單價也遠遠超過一些大家熟悉的省會城市:

05

為什麼會這樣?

棚改、大都市圈外溢、產業人口轉移和農民工返鄉購房,這些因素推動多年不漲的小城市房價“逆襲”,開發商庫存轉化成居民庫存。

其中的核心原因,就是棚改。

棚改貨幣化安置是高庫存縣市去庫存的最大動力,16、17年是棚改貨幣化安置大年。山東、貴州、湖南、湖北是棚改大省,綜合來看,各省貨幣化安置比例均在50%以上。

這是個什麼景象呢?很多地方的拆遷戶都會得到一張“房票”,這張紙的價格不等,可能寫的是幾十萬塊錢,也可能寫的是平米數,它只能用來做一件事情:買房。於是各個小城市在過去兩年迎來了一個超級漲幅,兩年加總計算,房價翻番的小城市比比皆是。

像聊城的房價迎來大漲,即因為山東的棚改力度很大,很多人看到房價在快速上漲,買漲不買跌的心理導致大家跟風而動。

棚改從2015年開始落地,按照規劃2020年要完成,有的省市前期力度大有的省市後期需要使勁,因為這個整體規劃非常受重視,重要到在2017年都有了一部專門的電視劇去描述,名叫《安居》,感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短期看,小城市的房價走勢不如大城市那麼引人關注,但也絕對力道十足,因為當地的收入相對低,房價的漲幅超過了不少人的承受能力。

06

都說“北上廣容不下肉身,三四線放不下靈魂”,不過按照這個漲法,兩年之後,三四線放得下你的肉身嗎?

僅僅是因為胖嗎?

我們一般用人均可支配收入來衡量大家的實際購買力,2018年一季度,各省的數據如下:

五位數的房價與四位數的收入,構成了很多人一生的夢魘。

07

未來會怎樣?

1998年中國開始住房改革,過去二十年的調控在“刺激-收緊-再刺激-再收緊”之間反覆變動,2008年刺激政策出台後房價在2009年空前暴漲,2010年起“國十條”、“國四條”等嚴厲調控出台遏制房價,2014年起行業面臨高庫存的風險,隨即刺激政策再度開始,又引發16年以來新一輪房價上漲。我們通過一張表來看下調控歷史:

可以看出,調控措施讓房價在一個箱體中漲跌,但現在整體的住房制度的思路在發生大的轉變。

而深圳前不久出台了針對未來18年的住房制度改革,似乎從中可以看出“住房長效機制”的輪廓。

簡化的說:

❶高收入靠市場——40%左右的商品房供應;

❷中等收入靠支持——主要體現為佔比40%的“人才房”和“安居房”;

❸低收入靠保障——各種形式住房解決中低收入家庭的剛需。

而這一輪的棚改,少數地區過度棚改、過度貨幣化安置,棚改戶獲得超額福利,失去住房保障要義。而中等收入家庭,由於信貸政策持續變動,無論是剛需還是改善性需求,都未獲得持續有效的支持。

那些奮鬥在北上廣的年輕人,數年所得可能趕不上家鄉小夥伴趕上這一輪拆遷。未來最悲慘的是:一二三四五線的房子,都讓你望而生畏,只能祈禱你遇到一個不挑剔的丈母娘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貓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