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顧雛軍13年翻案史:郎拿對手四百萬「黑」我 獄中討好重刑犯

繼張文中案改判無罪之後,2005年被捕開始就堅稱自己無罪的顧雛軍也迎來了翻案的曙光。

6月13日上午八時三十分,原審被告人顧雛軍等虛假註冊資本,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資金再審一案,在最高人民法院設在深圳的第一巡迴法庭公開開庭審理。

上午7點多,距離開庭還有一個多小時,顧雛軍衣著一套黑色西裝出現在法院門口,表情比較輕鬆。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顧雛軍對記者表示“我堅信我一定能勝利,昨天休息的還不錯”,和6年前頭戴“草民完全無罪”高帽開新聞發布會的“倔老頭”判若兩人。

當天中午12點,顧雛軍案休庭,但顧雛軍作為出庭方並未走出法院,而是在法院裡面吃飯,外邊等著不少記者。

顧雛軍的助理告訴偵探君,案子可能要到明天(14日)上午才能過完堂。

(庭審現場圖片來源:中國庭審公開網)

其實早在去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直接提審顧雛軍案時,顧雛軍就對偵探君表示,對這次重審很有信心,基本上已經贏了。

很多年輕人可能對“顧雛軍”這個名字不太熟悉,他當初可是一個叱吒風雲的人物。我們能在熱到變形的夏天吹著空調吃冰西瓜,顧雛軍功不可沒。

顧雛軍於1959年在江蘇泰縣出生,是天津大學動力工程系碩士,曾在天津大學任教。

也是國際上頗有影響力的科學家,曾在英美合辦的雜誌《能源》上發表論文,文中觀點在國際上被命名為“顧氏循環理論”,發明了顧氏環保製冷劑,有一些國際認可的專利技術。

在談到翻案是不是人生中最得意之舉,顧雛軍搖搖頭,說“最得意的事是發明顧氏環保製冷劑。”

他還說,自己最遺憾的事情是入獄7年,出來之後,中國家電產業崛起的最好時機已經錯過,本來自己的雄心壯志是在國際上依靠自主技術和全球巨頭一較高下。

(左邊為顧雛軍)

要知道,這個年近60的男人十年前是曾炙手可熱的企業家,原格林柯爾系創始人,曾控制格林柯爾科技、廣東科龍、科龍電器、美菱電器等五家上市公司,成功整合國內家用冰箱和空調行業,打造出一個龐大的“格林柯兒系”商業帝國。

“我懷念執掌5家上市公司,並不是迷戀權利,而是那樣就有機會將家電產業整合做強,有資金髮展自主技術,甚至能夠在國際上與全球巨頭同台競技。”顧雛軍說。

2003年被CCTV央視評為“中國經濟年度人物”,當時他意氣風發跟媒體表示“我有信心成為中國第三代企業家領袖”。

(央視評選現場)

2005年,第二屆“胡潤資本控制50強”的榜首,首個中國大陸富豪榜中國大陸百富榜第83名。

當時的顧雛軍被視為是民營企業家的“文武全才”,文能寫書做顧問、研發製冷技術,武能兼并收購國有企業,玩轉資本和上市公司體系。

但這無限風光和意氣卻在2004年那場著名的“郎顧之爭”止步。

“郎顧之爭”

2004年,依靠預言“德隆系”必倒,已經小有名氣的經濟學家郎咸平,通過質疑某些民營企業通過改制侵吞國有資產,部分地方“國退民進”式的國企產權改革已步入誤區。迅速颳起了一陣“郎旋風”。

先後直指海爾管理層收購、格林柯爾併購案、TCL集團產權改革中均存在國有資產流失問題。

2004年8月9日,郎咸平在復旦大學發表了以《格林柯爾:在國退民進的盛宴中狂歡》為題的演說,批評格林柯爾董事長顧雛軍以七種手法侵吞國有資產,在收購活動中捲走國家財富。

隨後,郎咸平開始在上海電視台第一財經頻道主持《財經郎閑評》,第一期就是《顧雛軍,在收購的盛宴中狂歡》,引起不小的轟動。

但實際上,郎咸平的火力也沒有隻對準顧雛軍,郎咸平同時還質疑了海爾的張瑞敏、TCL的李東生等同樣是以民營身份收購國有企業的代表性人物。

被點名質疑的顧雛軍,並沒有像海爾的張瑞敏、TCL的李東生那樣選擇沉默。他當時選擇了站出來“辯論”,耿直的顧雛軍以為真理越辯越明,也是那場“郎旋風”風潮中唯一一個正面回應郎咸平“炮轟”的人。

隨後,顧雛軍給郎咸平發了封律師函,要求刪除並道歉。

不過回復顧雛軍律師函的,是郎咸平通過媒體更大範圍的揭露顧雛軍的“七板斧”的行動,顧雛軍的行動正好給了郎教授一個絕佳的理由:“絕對不接受這份律師函所表達的顧雛軍的那種財大氣粗、盛氣凌人、踐踏學術尊嚴與自由的口氣”。

一時間傳奇人物顧雛軍和他的格林柯爾集團整天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上,不僅引起了普羅大眾的關注,也成功引來了監管層的關注。

這場郎顧之爭持續半年之後的2004年12月,顧雛軍收到了廣東證監局的詢問函。

有沒有在廣東發展銀行給大股東格林柯爾擔保2.76億美金。科龍當時凈資產只有28個億,如果有2.76億美金擔保,這可是重大信披違規。為此,顧雛軍寫了一個證明給廣東證監局,告訴他們沒有這個擔保,附上了廣發行的證明材料。

但是,科龍依然被立案調查。

2005年7月28日,顧雛軍因多宗經濟犯罪被拘捕。

2008年1月30日,佛山市中院對顧雛軍案作出一審判決,顧雛軍因虛假註冊、挪用資金等罪被判處12年有期徒刑。

2012年9月6日,顧雛軍提前獲釋,結束了長達7年的牢獄生活。

偵探君曾經問過顧雛軍,是否後悔回應郎咸平?顧雛軍說,從不後悔,我的性格就是這樣。我入獄是因為我的性格,我能翻案也是依靠我堅持真相敢言的性格。

顧雛軍還曾向偵探君透露過這樣一個細節:“當年我在ST科龍(000921.SZ)的時候,因為那個公司虧損,我做董事長月薪只有1元,2002年郎咸平找到我香港的公司跟我們說他寫了篇文章來讚揚我只拿一元薪酬,我們香港公司負責人還請他吃了頓飯。

那時候,我有一輛深港兩地牌照的車,他時常借車來往兩地,當時還把司機都借給他了,司機都曾請他吃過飯,卻沒有吃過他一頓飯。也就是說他其實至少是欠我一個人情的,但是,他後來拿了競爭對手、一家上市公司400萬,反過來‘抹黑’我。”

而顧雛軍口中的這篇文章,後來偵探君確實在2002年的《新財富》雜誌上找到過郎咸平撰寫的這篇題目為《從“科龍事件”談柔性監管》的文章,對顧雛軍月薪1元的做法欣賞有佳。

那為什麼郎咸平會突然翻臉呢?

顧雛軍對偵探君說,主要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競爭對手,給了郎咸平400萬,現在主要在為翻案做準備,還沒有精力來追究當年的幕後黑手責任,一切等到案件翻了……

關於兩人交惡,吳丁傑的《郎咸平真相》一書透漏,郎咸平公開質疑顧雛軍侵吞國有資產之前,二人曾是非常好的關係,直到一次顧雛軍給郎咸平的公關費沒有給到位,二人關係惡化。

到底是因公關費而交惡還是上市公司競爭對手暗中使喚?目前還不得而知。

“關在裡面就是個詩人”

出獄後的顧雛軍從不避諱談他的牢獄生活。

據顧雛軍回憶,最開始在看守所,生活條件比較差,一間屋子住著50人左右,飯菜難以下咽,晚上經常上個廁所回來就沒有睡的地方了。

後來被關到監獄,顧雛軍所在的監區有28個人,18個殺人犯,剛入監獄成天被罵,感覺全世界的髒話都聽過了,年事已高、身體不太好的顧雛軍只能挨著。

為了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曾經的耿直boy顧雛軍在這裡學會了“賄賂”,他每月會花150塊買三條煙分給刑罰重的殺人犯,而內心的恐懼適應了一年才有所緩解。

即使艱苦,獄中的顧雛軍從未放棄過學習,他說獄中這7年比他上大學研究生讀書的時間還要多,他經常學高深的數學、也會看些政治資料,還學會了寫詩,用他自己的話來說“關在裡面就是個詩人”。

當然了,顧雛軍從來沒有放棄為自己伸冤、正名。

2012年9月,出獄後的第八天,顧雛軍頭頂“草民完全無罪”的高帽召開兩百多名記者的新聞發布會為自己喊冤。從那天開始,顧雛軍踏上了長達近6年的伸冤路。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偵探君當年有幸參加了那一次發布會,顧雛軍當時兩鬢斑白,精神面貌和當年叱吒商場的他判若兩人,頭戴了一頂紙糊高帽,上面寫著“草民完全無罪”,給每一位記者都下發了詳細的文字資料,上面長篇大論、顛來倒去、啰里吧嗦,與深諳傳播之道的郎教授不可同日而語。

在一次後來接受媒體採訪時,記者給正在下樓的顧雛軍拍照,顧雛軍卻制止道,不要再拍我下樓梯的照片,我已經跌倒谷底了。

2015年8月,顧雛軍還曾通過媒體發聲,說自己通過調查發現“郎咸平當年收了競爭對手400萬港幣,當了別人的棋子,他公開批評格林柯爾收購行為,是沒有經濟常識的。他當我的學生都不配”,還提供了證據。

但是這兩次為自己喊冤都沒有激起太大的風浪。

不過,執拗的顧雛軍卻從此走上了通過法律追究真相的道路,向證監會申請公開科龍案立案調查的相關文件,以及案件的關鍵證據的銀行保函。

2017年12月,顧雛軍與證監會對簿公堂並勝訴,判定中國證監會必須向顧雛軍公布科龍案主席辦公會內容,並且負擔50元案件受理費。

隨後,最高人民法院宣布將直接提審“顧雛軍案”。

2018年6月13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原審被告人顧雛軍再審一案將在最高法院設在深圳的第一巡迴法庭開庭審理。

截至偵探君發稿,案件仍在審理當中,未出判決結果。

因為前面已經有物美張文中案被改判無罪,在民間呼聲很高的顧雛軍案被認為翻案的概率很大。

柳暗花明

與顧雛軍的崎嶇坎坷相比,因為“郎顧之爭”名聲大噪的郎咸平可謂順風順水,走上了人生的巔峰,先後迎娶幾位“白富美”。作為“最賺錢的經濟學家”,早在2014年,郎咸平的出場費就已到了60萬之高。

但是巔峰過後,郎教授的人設從2年前開始崩塌。

先是幫忙站過台的網貸平台或倒閉、或跑路,還因此遭遇受害群眾的圍堵,江湖人送外號“江左梅郎”、“掃雷專家”、還有人“親切”地稱其為“閉店老王子”。(想具體了解的同學可以戳這裡《郎咸平成“閉店老王子”,雲聯惠、泛亞、快鹿站一家倒一家······》)

此外,郎教授和“前女友”、老婆的種種糾紛也登上了雜誌。偵探君也曾報道過郎教授和“前女友”因“房子”糾紛開庭9次,還把髮妻、兒子、兒媳都卷進來了。結果郎教授揚言要告偵探君,就不公開傳播了,想了解這一八卦的小夥伴可以在金融街偵探後台回復“房事”二字調取。

總之,是非成敗轉頭空,試看蒼天饒過誰?

而顧雛軍在經歷了牢獄之災等種種挫折、磨難後,雖現已年過半百,但生活開始回報以歌。

如今的顧雛軍,兒孫繞膝,生活得平淡溫馨。至於事業,顧雛軍告訴偵探君,因為有過入獄經歷,做事受限頗多。

但是,顧雛軍還是得到不少老部下的支持,現任職於天才縱橫國際企業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的名譽董事長,公司不大,但內部對顧老敬重有加,而且這家公司的高級管理職員大部分是格林柯爾的老員工。也有人和偵探君透露,這個職位其實是顧雛軍曾經的老部下為其量身打造的。因為顧老對企業通過兼并收購發展壯大的研究和造詣,國內資本市場還少有人能出其之右。

這次專訪的最後,顧雛軍送了偵探君一本他自己的親筆簽名書,在簽下這短短几個字的過程中,他的手略微發抖,而且中途不能被其它聲音打斷,否則就會寫錯需要重來。曾經那些牢獄生涯,終究在這位老人身上留下一些“烙印”。

“郎顧”的今夕對比,彷彿又一次應證了那句“出來混遲早要還的”,只是代價如此之大,彷彿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如今,顧雛軍案被最高院設在深圳的第一巡迴法庭公開再審,迎來翻案的曙光,但是已經年過半百的顧老已經失去了開創事業的黃金時期,就算重出江湖,還能否重新書寫傳奇,贏回失去的13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微信公眾號:金融街偵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