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翻譯:國務卿邁克•蓬佩奧關於美國經濟復興的演講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全文翻譯:國務卿邁克•蓬佩奧關於美國經濟復興的演講

Secretary of State Mike Pompeo speaks at the Detroit Economic Club, Detroit, Michigan, on June18,2018.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辦公室

2018年6月18日

國務卿邁克•蓬佩奧

關於美國經濟復興的演講

底特律經濟俱樂部

密西根州底特律市

國務卿邁克•蓬佩奧:謝謝大家!謝謝,蓋瑞(Gerry)!感謝底特律經濟俱樂部(Detroit Economic Club)的邀請,很高興能來到這裡。整個推特(Twitter)上的討論讓我感到非常緊張。(笑聲)看到我的名字與魯斯克(Rusk)、季辛吉(Kissinger)和舒茲(Shultz)等幾位美國國務卿的名字相提並論,我感到有點不習慣,但我心懷謙卑,這激勵我每天在崗位上全力以赴,好能榮耀我們國家,就像這幾位前輩所立下的典範一樣。

最初敲定這個演講時,我還是中央情報局(CIA)局長,我最早是在那時候接受這一邀請的。所以,我本來是要講關於間諜活動和經濟,這點我回頭我還會談到。但我現在的角色已有所不同,公眾性質更高。想必各位注意到,我了解密西根州(Michigan),所以我沒有穿藍色或綠色,因此按照我的了解,我穿的是中性的紅色。我家人也會為了陸軍和海軍的事情爭執,所以我們穿黑色和金色。

為實現我們的外交政策目標,我們需要國家實力,川普總統(President Trump)對此有深刻而精闢的了解,像底特律這樣蓬勃發展的地方能讓美國在全球範疇下實力倍增。他深知,沒有國內的發展就談不上海外的實力。所以,我今天很期待能與大家談談美國國務院(State Department)目前的工作,我們如何幫助國民創造財富,我們如何幫助美國的企業和家庭;也許最重要的是,為什麼這件事舉足輕重,為什麼這對我今天所扮演的角色是如此重要。

我知道,當你們聽到一位政府官員告訴你們他們是來幫忙的,恐怕會令人感到詫異不已。我了解這一點。正如蓋瑞所說,我入社會後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私人企業工作。我經營過兩家小型企業,都是製造業。但在此之前,我曾兩次被評為三一冰淇淋(Baskin-Robbins)的本月最佳員工。(笑聲)我母親真的為此很自豪,但只有我媽一個人認為這很了不起。

我過去和朋友創業,我們的公司仰賴的是一個強大的美國和全球客戶群。就零件銷售而言,我們的頭號客戶包括波音(Boeing)、灣流航空公司(Gulfstream)、洛克希德公司(Lockheed)、塞斯納(Cessna)和雷神公司(Raytheon),他們都是機身製造商。我們幾乎是從零開始,最後發展成一家年產值超過一億美元的公司,而所有我們的客戶又向世界各地銷售它們的產品。

那些在塞耶航空公司(Thayer Aerospace)與我一起工作的都是一些貨真價實的美國人。除了花在車床或銑床上的時間之外,他們經常還要做第二份工作,在農場擠奶和種田等。而且,我所經營的那家油田公司也是如此。我們向鑽井公司銷售機械零件和鋼造產品,如泵、轉鉤等等。

我今天與大家分享我人生中的這個故事,是因為我認為這非常重要,要幫助美國強大和推行成功的外交政策,這是國務院需要做的工作。這並非是因為我沒事找事做。我可以告訴各位我目前已有夠多的事情需要處理。但我希望你們知道,我認為在國務院所從事的各項工作中,經濟這一部份或許並不是那麼引人注目,但與其他工作相比是同樣的重要。

各位大部分時候聽到國務院所做的事情都是在海外,北韓、伊朗或非洲這樣的地方。但實際上,如果經濟外交做得好,這一直是國務院的核心使命。

這意味著,我們將美國的實力、經濟力量和影響力作為一種政策工具來幫助實現美國的利益,並在世界各地推廣美國價值。如果這件工作做得好,它反過來又會刺激國內的繁榮。我們與海外夥伴建立關係,旨在創造就業機會、維護美國企業並刺激國內經濟成長。我們也將盡最大努力譴責不公平的經濟行為,打破市場障礙,以便我們的企業有公平對等的機會進入全球各地的銷售市場。

這樣的思維由來已久。方才我們提到三個偉人的名字。美國第一任國務卿湯瑪斯•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曾在1790年寫道,對他來說保護美國在地中海(Mediterranean)的貿易至關重要,並指出由於北非海盜襲擊我們的商船,使得美國的貿易受到了損害。今天的問題略有不同,但美國的物品遭到盜竊仍舊是美國面臨的一項核心挑戰。

今天,我們的經濟局(Economic Bureau)有200多名官員,我們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館有1500名經濟官員。所有這些人員的職責都是確保我們繼續擁有全球最強勁和最具活力的經濟。我們希望我們也能透過這種方式幫助大家。當各位前往世界各地,歡迎你們前來訪問。我們的同仁會與您分享我們在那裡運作的見解。我們也會幫助你們應對當地的法規挑戰。我們的任務確實是幫助美國公司有機會在世界各地獲得成功。

同時,我們與商務部(Department of Commerce)的國際商務服務司(Foreign Commercial Service)有合作夥伴關係,他們也從事同樣的工作。我的確希望大家能夠充分利用你們做為美國納稅人所提供的這項資源。

我們今天在現場就有一個很好的例子。我們駐尼加拉瓜大使館與商務部聯手,與當地的合作夥伴 Flex Building Systems合作――我已與坐在後面的幾位見過面。這是密西根的一家生產預製組合屋的公司。我們很榮幸能夠與Flex合作。在經歷多次自然災害之後,他們都能迅速提供價格廉宜的住房解決方案,並幫助在中美洲、加勒比地區和非洲的偏遠地區建立學校、診所和醫院。很高興你們今天來到現場。這是美國國務院與企業家一起成功解決問題,並在美國創造財富的一個絕佳範例。

如果我們能做好這項工作,經濟外交也會強化我們的國家安全。川普總統在其戰略中提到,經濟安全等同國家安全。正如他所描述的,這兩者是同義詞。確保你們每一個人都有機會發揮強項,對於創造一個能夠鞏固我們的安全和自由的經濟繁榮至關重要。

經濟外交也會加強與世界各地的盟友關係。我在經營我的兩家小公司時就看到了這一點。世界各國都知道,美國經濟是世界上規模最大、影響力最大的經濟,坦率地說也最具創新性。我們的盟友和我們的對手都對此渴望不已。經濟實力是最重要的工具之一,它是我走訪世界各地時最重要的信譽之一。沒有這一點,我就不會有那麼多的影響力。它使我們能夠激勵我們的盟友走向共同的目標,並堅守我們對他們的承諾。

川普政府所有團隊均堅定不移地推動經濟外交。我已多次與總統談過這一點。首要使命――他總是這樣提醒我――是在美國創造就業機會並創造財富。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在國際上建立關係。在討論這一點之前,我想談談我們在大約17個月的時間裡所創下的國內就業記錄:近300萬份工作,超過30萬份的製造業工作。這不僅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對這個偉大的城市也很重要,別忘了還有超過30萬份新的建築業工作。失業率自2000年4月以來達到最低;我們平均每制定一項新法規,就廢除了22項舊法規。這有助於密西根州本地種植櫻桃的農民和汽車製造商,以及堪薩斯州(Kansas)的能源生產商,坦白說還包括所有僱主。減稅政策已經讓各位將3.2兆美元的資金留在手中,而不是被政府拿走。現在有百分之六十七的美國人認為目前是找工作的好時機。現在的情況是:就業機會比求職者還多。我們需要繼續增加就業機會,並繼續創建一支能夠利用這些就業機會的勞動大軍。

我在底特律也聽到各位談論這裡的經濟回升。你們將底特律的振興比做經濟復興,各位應為此感到自豪。我們認為這樣的復興正在美國各地出現,我們所看到的數據支持此一信念。我們認為這對企業非常重要,但對於你們所牽掛的人來說尤其重要。他們可能今天穿著拖鞋,很快就要外出尋找暑期工作或高中畢業後在某個行業的第一份工作,也可能才剛取得大學文憑,馬上要在美國的某個地方尋找工作。我們國務院有義務為他們創造機會。

我列舉總統的各項成就,是因為我的日常工作都是為這些成就再錦上添花。這些都不是國務院主要負責推動的計劃。但我知道,如果你們沒有機會在國外銷售商品並從國外購買零組件,則經濟成長將會減緩,我們絕對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美國背負21兆美元的債務,我們需要大量的經濟成長來維繫美國人的生活方式。

但我也必須告訴大家,我已清楚看到,不僅是在我目前的崗位,在我之前擔任中央情報局局長時也看到這一點。我們的經濟活力具有示範作用,會傳染給世界各地其他國家。很多地方都還未能採用美國式的模式,而且坦白說,當今世上一些最成功的經濟體也還沒能採用我們的模式,但我相信他們會想要模仿,因為資本主義和美國的活力對經濟繁榮至關重要。也許在一段短時間內避免採取這種模式還不會怎麼樣,但最終這種模式帶來的活力、創造力和創新只有在像我們這樣的政治環境中才會發生,即每個人都享有成功所必需的公平和機會。

我想談談國務院在其中的一些參與方式。首先,我們正在努力維護美國在世界經濟舞台上的主權。如果美國政府不參與強有力的國際經濟活動,我們將會輸給像中國這樣的國家,但是我們在參與中絕不能失去我們的經濟主權。現在正在進行中的英國脫歐(Brexit)以及歐盟的一些經驗告訴我們,一旦放棄經濟獨立就很難恢復,並且還表明,集權的經濟政策會削弱自由市場創造財富的能力,阻礙消費者和企業取得成功

其次,國務院有責任確保市場開放。自我們執政以來,我們在移除障礙方面取得了許多成功,但仍有大量工作需要做。

例如,南韓已經同意允許進口更多的美國汽車,這是長期以來底特律的美國三大汽車公司優先考慮的事項,南韓也正著手解決我們關於美韓貿易關係方面的其他擔憂。自1992年起便對美國關閉豬肉進口的阿根廷,現在也重新開放豬肉市場。總之我們確信,如果是美國產品,我們希望它能獲得市場准入,而只要我們獲得市場准入機會,我相信美國人幾乎每次都能夠超越競爭對手。

第三,我們正在努力吸引外國對美投資。我們當中有許多企業都依賴外國投資,我的小企業也不例外。做為推進沙烏地阿拉伯合作的一部分,我們正在尋求讓他們為美國投入更多資金。在總統第一次訪問期間,他從國外為美國爭取到數十億美元的新資金。當這些資金到位時,美國的私人部門也會配合增加投資。

第四,我們將充分利用美國豐富的能源資源。這是一個巨大的相對優勢。毋庸諱言,我們必須利用這項優勢和開發此一豐富的資源儲備。我們現在不僅探明了這些儲備,而且已決定如何以可與世界任何地區競爭的經濟價格來進行生產。這項工作在北達科他州(North Dakota)、俄亥俄州(Ohio)和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及許多其他州已經開始。事實上,增加出口對我們的安全至關重要。如果我們可以出口到歐洲,我們就會把俄羅斯甩在後面。如果我們能出口到亞洲,我們也可以同樣超越中國。

我們已看到能源外交為像謝尼埃能源公司(Cheniere)這樣的企業所帶來的益處。該公司從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的港口向二十多個國家出口天然氣,創造了近1000個直接就業機會和超過10萬個間接就業機會。

另一方面,我們還向那些更願意向美國而非其他國家購買能源產品的國家提供技術援助,這些國家之所以選擇美國,是因為他們不願意形成倚賴,並因此損害其本國最佳利益。

最後,對於那些損害美國的實務做法,我們正採取非常強硬的立場。無論這類國家是透過竊取智慧財產權還是強制技術轉讓來威脅我們的技術領先地位,我們都在努力確保我們能夠保護美國的財產。大家都知道,目前中國是主要的肇事者。這種竊盜的規模已經達到了一種前所未見的程度。周四晚上我與習主席(President Xi)會面時已經提醒他,這是一種不公平的競爭。

中國許多行為者也繼續進行網路活動,所以他們不僅僅是透過強迫技術轉讓或簽訂契約方式竊取智慧財產權,而是徹頭徹尾的偷盜。我們每個人都肩負重大的責任來努力阻止這種行為。

中國也在世界各地投資,我們對此持歡迎態度。但我們需要確保這類投資不附帶讓中國在我們的市場或商業中佔據優勢的條款。他們做美國企業永遠都不會做的事,即利用投資在競爭對手國家施加政治影響力和控制力。美國的外交有義務對此儘力回應。

大家都已經看到川普總統關於關稅的決定。有太長的一段時間,美國一直允許自由貿易的架構被扭曲,讓除美國以外的國家獲利。請記住,我們的外交政策將把美國工人和美國企業放在首位。

這不僅僅是針對中國。川普總統明確表示,與七國集團(G7)的不對稱貿易關係也需要從根本上予以重新考慮。這些成員國需要降低貿易障礙,需要接受我們的蔬菜、牛肉、水果和我們的機械產品。這些都是非關稅障礙,要實現自由公平貿易,就不應存在這種障礙。

這種公平觀念是一個簡單的道德原則。正如大家在七國集團峰會上所看到的,川普總統非常清楚地表明,美國樂意對每一種產品徵收零關稅,取消所有補貼,並樂見所有非關稅障礙消失。如果每個國家都這樣做,我們就會比照辦理。我堅信這將會促進美國的發展。

談到我們的國家安全問題,各位也能看到相同的思考軌跡。關於分擔國家安全責任方面,總統已經談了很多。我們在北韓問題上看到這一點,而且我們也看到了我們盟友的回應。沒有真正的經濟外交,川普總統上周在新加坡所做的努力是不可能實現的。川普總統呼籲全世界每個國家向北韓施加壓力,使北韓開始重新考慮自己的安全問題,並非將其核武器系統視為安全保護,而是對他們的領導地位和政權的威脅。這就是經濟外交取得的成功。

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接下來幾天和幾周內我都還要努力去做。但是,我們現在已經確定了北韓人民可以在經濟上取得成功的條件。正如總統所言,北韓的光明未來並非以犧牲任何人為代價,而是為我們所有人帶來利益。

長久以來我們擁有輝煌成就。大家都已忘記諸如馬歇爾計劃(Marshall Plan)之類的努力,美國曾向歐洲提供了1100億美元的援助――按照當時的幣值計算。我們這樣做是為了在我們的歐洲合作夥伴需要時為他們提供幫助。但從那時起至今已有70年過去,事實是我們需要重新評估每一種關係,以便我們能夠在未來數年裡繼續與加拿大和歐洲進行順暢融洽的貿易。

環顧四周,你會看到有些人對部分關稅提出了批評。但各位可以捫心自問:按照中國對待美國的方式,中國可會允許美國用相同的方式對待他們?

以他們的鋁和鋼材產業為例。中國所生產的鋼材和鋁遠遠超出其國內需求。他們不想讓這個產業停產,所以他們將產品出口,將多餘的產品賣到美國,其價格是美國公司無法競爭的。

這是掠奪性經濟學的基本做法,許多其他國家也都已經認識到這一點。川普總統正在努力重新調整這一不平衡貿易。

中共領導人在過去幾周里一直聲稱開放和全球化,但這是一個笑話。需要明確指出的是:這是當今世界上最具掠奪性的一個經濟政府,它損害世界上所有其他國家。這是一個久未解決而又亟待解決的問題。

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墨西哥方面,總統正在努力工作。我有自信我們會達成一些交易,對墨西哥有利的交易,對加拿大有利的交易,以及對美國工人來說將是非常美好的交易。在北美自由貿易區實施以來的24年里,情況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們的目標是實現重新平衡。我們將為美國的汽車行業和其他行業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推動製造業在這裡發展,而不是離開去其他地方。

顯然,這對密西根州的所有人來說都事關重大,密西根占所有汽車生產的23%。我們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小組正在與我們的加拿大和墨西哥同行密切合作,希望在未來幾周內我們能夠宣布達成一些協議,我對此滿懷希望。我認為世界各國都會認為這些協議將顯著改善全球經濟。我生性樂觀,我的工作也需要我樂觀。我知道在坐各位也是如此。

底特律是二次大戰時期「民主國家兵工廠」(Arsenal of Democracy)的所在地,這個地區一直舉步維艱,並且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是,我們已經看到了新的成長,我們在美國的每一個大城市都看到了新的成長。我們相信,你們信任川普政府。我們充滿信心:如果我們能夠幫助你們進入市場並重新實現貿易平衡,那麼底特律人將取得成功。

讓我以此做節:對於美國的每一家小公司來說,都有機會。這個機會是可以進入一個你從未去過、從未見過或聞所未聞的地方。我相信,如果我們國務院做好我們的工作,那麼你們就能夠做到這一點。你們會以一種有益於自己、企業和家人的方式去做。這真是太棒了。

但是,對你們來說最重要的,是為周圍的人和自己的社區做到這一點。正是這一點促使我們每天在國務院引領經濟團隊,讓美國的外交政策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發揮作用,讓美國經濟一如既往地作為世界各地的燈塔。

謝謝。謝謝你們邀請我來底特律經濟俱樂部演講。今天能來到這裡讓我感到很榮幸,我很樂意回答――我以往都是說我打算回答――我會回答有關任何事情的問題,任何事情都可以。謝謝各位。(掌聲)。謝謝各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在台協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