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或將導致「明斯基時刻」提前到來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貿易戰或將導致「明斯基時刻」提前到來

“500億美元,跟不跟?”

“跟!”

“加碼了,1000億美元,跟不跟?”

“跟。看你底牌行不?”

“不行,還沒玩完呢,再來1000億美元。還跟不跟?”

“……我沒錢了。拜拜。”

根據美國商務部統計,2017年,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額為1303.7億美元,佔總出口比例為8.4%;對中國的進口額為5056.0億美元,佔總進口額比例為21.6%;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達3752.3億美元。

中國是當之無愧的、排名第一的美國貿易逆差大國。這也是特朗普發動這次貿易戰的背景。

(一)特朗普就職時演講已經宣示了他的方略

媒體報道,金正恩新加坡赴會時,連馬桶都是自帶的。媒體的意思或是想說他的奢侈。其實這一點真不是,而是保密的需要——通過檢測排泄物很容易得到它主人的很多身體信息,對於情報機構這是難得的機會。通過各種形式透露出來一個國家強勢領導人的所有信息,都可能成為外國機構很有研究價值的資料,甚至成為判斷決策的依據,這幾乎是每個國家情報機構都在乾的事情。

到特朗普這裡的信息有點凌亂了。他從來沒有從過政,競選和就職以後的演講也不符合美國主流社會一貫的套路,甚至沒有得到所屬黨派的全面支持和背書。直到他上台這麼長時間,各國還拿不准他下一步會幹什麼。

西方意識形態下的政客們,這些年讓美國選民厭倦了。所以回顧特朗普當選時的情景,我們還可以清晰記得多麼既出乎人們的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從精英到媒體都不看好的特朗普,卻符合了美國大眾口味,正中基層選民下懷。從這個角度上說,如果美國就此變得更強盛,也是因為美國的選民很強大。

從理論上分析,特朗普提出了“美國優先、美國至上”的口號。誠然有拉選票的心理,但也不能不說,不缺錢的特朗普具有干一番事業、重振美國經濟、為普通大眾藍領維權的色彩。

特朗普的上台,是對美國主流政治模式的一次顛覆。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一直是特朗普掛在嘴邊的話。他在就職總統時對公眾的演講中說:

“長久以來,華盛頓的一小群人攫取了利益果實,代價卻要由人民來承受。華盛頓欣欣向榮,人民卻沒有分享到財富。政客們塞滿了腰包,工作機會卻越來越少,無數工廠關門。他們的成功和勝利不屬於你們。

“幾十年來,我們以美國工業的衰落為代價為別國的工業輸送營養,為別國軍隊施以援助,但對我國軍力的耗損視而不見。

“我們曾經將成千上萬億美元轉移到海外,我們自己的基礎設施卻年久失修、長年荒廢。

“我們幫助其他國家走上了富裕之路,我們自己的財富、力量和自信卻逐漸消失在地平線上。”

他演講中提到的“幫助其他國家走上富裕之路”,主要就是針對中國應該是沒有疑問的。

(二)中國的“明斯基時刻”會提前到來嗎?

早在去年10月,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面對媒體公開提到過這樣的話:

“一家出問題,很快連鎖反應,會對經濟和就業造成重大衝擊,這稱為系統性金融風險;全球有一個共同取向,那就是要防止惡性通貨膨脹帶來的風險、要防止資產泡沫劇烈調整造成的風險。中國要重點防止明斯基瞬時出現所引發的劇烈調整。”

“明斯基時刻”是美國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所描述的資產價值崩潰時刻。簡單地說,就是在經濟好的時候,投資者傾向於承擔更多風險,隨著經濟向好的時間不斷推移,資產泡沫越來越大,投資者承受的風險水平遞增,直到超過收支不平衡點而崩潰。

明斯基時刻是一個經濟走向災難的節點,隨之而來的是大量的失業、財政赤字、政府百姓債台高築、企業倒閉、公務員和事業單位欠薪、通貨膨脹、融資平台跑路和社會混亂、動蕩。

近日剛剛有一家規模達800億的網貸平台即唐小僧崩盤——據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6月13日,全行業停業及問題平台數量已經達到4270家,光5月份就有10家平台倒閉跑路。

可能有人會說,現在不是已經“明斯基時刻”了嗎?還差得遠。

2分錢一盒的火柴賣了幾十年,一夜之間開始賣5分錢,那是一下子上漲了兩倍半;上個月拿糧本去買0.145元/斤的大米,下個月糧本廢除、大米變成0.5元/斤,那是一下子上漲了三倍多——這僅僅30年前中國發生的事情。

確實不能明確目前中國的社會是一種什麼經濟形態,因為談起主義來就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總之,今天的中國,既不是蘇聯式計劃經濟(蘇聯沒有股市),也不是歐美式資本主義經濟(6月16日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有限公司黨組副書記孫波落馬,你見過資本主義企業有這個職務嗎),這種經濟形態確實很有特色。現在這個體系匯聚了幾大風險:

一是房地產成為全民關注的焦點、痛點,也成為一少部分人攫取社會財富的手段

我們見證了這個時代,從來沒有哪個國家的房子,能夠這樣影響到公眾的日常生活。

中國目前房產市值總量達到300多萬億(另有統計數據這一輪漲價後約410萬億),是中國包括所有銀行和中石油這樣國企巨頭在內的3500多家上市公司總市值的7倍多。

8.1億城鎮常住人口坐擁房產市值總量,保守計算平均每人約在37萬元人民幣以上。一旦這些房產中的一部分持有者拋售套現,就會引發洪水滔天,無疑會衝擊人民幣的貨幣基礎。

二是畸形的經濟結構還沒有調整到位,發展步伐就和中國的人口一樣未富先老了。

這些年來的國進民退中,國企佔盡天時地利,成為一部分人的取款機,代價是另一部分民企的關停並轉,是部分個體工商業者的窮途末路。

我們看歐美的上市公司,股權由股民擁有,利益由股民分享,說這個是股民公有制一點不過分;回過頭來看看我們壟斷的國企,名義上是國有、全民所有,實際上是掌握分配權的人所有,利益分肥者所有。

中興通訊剛剛被美國裁處巨額罰款,轉身就向中國的銀行分別提出300億元人民幣和60億美元的綜合授信額度——有這麼好的人民為他們買單,中興還怕什麼呢?

三是嚴重的貧富不均導致社會情緒具有失控風險,誰也不知道這火山會不會突然爆發。

崔永元暴出的娛樂圈事件不過是冰山一角;手握17套房子的北京王主任被實名舉報三年、前段時期又成為社會焦點被中央級刊物點名關注,現在竟然安然無事,歲月靜好,你讓撇家舍業、被圍追堵截、苦哈哈掙活命錢的大貨司機怎麼咽下那口氣?宋朝的武大郎還有個賣炊餅的當街房產和正當職業,如今身體健全的退役軍人張扣扣顛沛流離十幾載,如官方當初宣布的身份是,“無正當職業”,你讓他怎麼不想念他的娘、想念他幼時無憂的時光?

所有的社會問題,最終都可以歸結到經濟上。

有恆產者才能有恆心,衣食住行不得周全時,社會的文明和進步從何談起?

(三)貿易戰真的是為了錢嗎?

從目前公布的500億美元商品清單來看,美國加征關稅的商品集中在機電、金屬等他國可替代品上,對美國公眾生活影響不大;根據中國商務部給出的、對懟的貿易清單,一部分對民眾影響也不大,美國牛肉等食品本來中國老百姓吃到的機會就不多,汽車的市場可以由國內廠家補充,飛機的市場可以讓空客占點便宜;影響最大的是大豆等大宗商品,通過豆油和豆粕很快會傳導到中國物價指數上。至於再發展下去,中國可以打的牌不多,如本文開頭所講,1303億進口額總量中,現在已經只剩下800億美元進口商品可以加稅了。

影響最大的是外匯,特別是美元儲備可能越來越變得寶貴起來。

美元對中國很重要嗎?當然,因為它是世界貨幣,全部的美元有1/3在美國流通,剩下的2/3在全世界流通。中國的對外貿易主要通過美元結算。人民幣的發行量,按現在的匯率折算後是美元發行量的兩倍,沒有美元做銀根,這天量人民幣還會是這個匯率嗎?

美聯儲的獨立性和透明的發行機制,使美元擁有貨幣上的道德優勢,美國的經濟實力也可以保持美元購買力得到足夠支撐。在朝鮮,歐元、美元在民間一直都是硬頭貨,即使人民幣也比本幣朝元更受歡迎。

在俄羅斯受到制裁的時候,中國和俄簽訂了2700億美元的合同;在委內瑞拉崩盤前中國曾經借給委500億美元解燃眉之急;諸如此類的,中國過去撒出了不少美元。

最極端的情況下,中美斷絕貿易往來,美國損失的不過是1300億美元的出口額,中國損失的則是5000多億美元的出口額,主要是,以後中國外匯盈餘的路基本被堵死,除了3萬億老本外,再想得到美元儲備只能通過第三國另尋途徑。

人民幣的發行,自上世紀90年代匯改以後一直和美元掛鉤,在未能建立國際化信用情況下,失去與美元的聯繫匯率,現在的貿易戰讓中國超發的貨幣面臨極大的失控風險。經濟問題最大的難點在於不可預測性,誰知道一夜之間會發生什麼呢?

中國進出口銀行原行長李若谷表示:“中美關係已經發生根本變化。即使是美國的親華派也在支持特朗普。我們現在有不少報紙、新聞評論、專家學者都把當前的中美貿易爭端,看成是一種純粹的貿易問題或者是赤字問題,這是個嚴重的誤解。中美這次爭端完全是關於中國發展方向的爭議。

“美國認為中國的發展方向不符合美國的期望值,還認為中國的政治經濟制度在倒退。美國過去40年容忍了貿易不平衡,現在它認為中國和美國漸行漸遠,無法再容忍了。”

事實上,也正是基於政治考量,奧巴馬時期的網路中立法被廢除。據CNBC報道,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於今年2月26日通過了全新的網路中立法規,新法規於6月12日正式生效。

這項新規的重點內容,就是保護互聯網的“開放性”——即不得封阻、不得限速、不得設置付費優先。中國的Great Firewall被美國認為是貿易壁壘的一部分。沒有了谷歌,百度才能贏。

最終呢?

中國樂觀主義者居多,都信心滿滿的等待著又一次成為最大贏家;唱讚歌、念喜嗑的人估計數以億計,不多大魚這幾嘴。

大魚此前寫過一篇文章,叫《貿易戰:彼之砒霜,吾之蜜糖》:“彼之壟斷,收割,信息屏蔽……慢慢地都會被打破,彼之特權會一點點消失,彼之對草民的藐視也該收斂一下了。這是平民的蜜糖,因為我們平民和你們一切資源壟斷者的利益衝突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大,這樣激烈;平民也從來沒有這樣哀苦無告到麻痹墮落。”

經過這些年艱苦卓絕的奮鬥,多少老百姓終於變得“上無片瓦之天,下無立錐之地”,還有什麼可以失去的呢?

塵歸塵,土歸土。一切都會現出原形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魚說小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