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征關稅再加碼 習近平的計劃要泡湯

近日中美貿易爭端達到白熱化程度,川普總統更是威脅對總計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分析認為這給中國經濟造成一系列問題,放鬆對國內債務規模的控制、增加信貸。中國學者表示,即便對中國商品追加百分之十的關稅,那麼最終的關稅水平無非與中國對美國商品徵收的關稅相當,中國並不吃虧。但中共如果不報復,會覺得面子上過不去。”

華爾街日報文章稱,德意志銀行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張智威表示:“如果貿易戰在目前的基礎上進一步惡化﹐中國的決策者將被迫放鬆貨幣政策﹐而這很可能會推遲當前去槓桿和遏制金融風險的政策議程。”

近期的經濟活動數據顯示﹐對中國工廠和其他固定資產的投資已降至18年來最低水平﹐與此同時﹐近年來一直保持穩定增長的中國家庭消費已開始大幅放緩。

分析人士指出,為了應對美國的舉措,中國政府可能不得不增加補貼,從而放鬆對國內債務規模的控制。

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中國經濟問題的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在給美國之音記者的電子郵件中寫道:

“如果美國在向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外,繼續向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中國有可能的反應就是進一步對這些產品進行補貼,來彌補這10%的關稅造成的損失,這樣中國內部的債務會增加,而對美國的出口會減少。”

而控制債務規模是習近平政府目前要解決的重要問題。

《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士的話說﹐中國新任央行行長易綱3月在一次閉門會議上告訴知名中美經濟學家﹐他的首要任務就是控制債務增長。

今年1月,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財經智囊劉鶴在達沃斯論壇上也說過,中國計劃在三年內控制債務規模。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說,由於習近平遏制債務和防範風險的舉措,目前,中國經濟已經有放緩的跡象,表現在投資和家庭消費減弱、公司違約增加等方面。

報道說,在增長放緩的壓力下,一些政府部門已經多次要求中央政府再次對信貸開閘﹐在中美貿易衝突進一步打擊經濟增長前放鬆對債務控制的舉措。

彭博通訊社的報道說,如果美國向20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10%的關稅,中國的GDP增長會下降0.5%。這對經濟增長已經在放緩的中國來說無疑是個不小的打擊。中國去年的增長率為6.5%,今年的增長目標依然是6.5%。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國際貿易問題專家克勞德·巴非爾德說,雖然中國的高科技行業在這次貿易衝突中會受到衝擊,但是這也同樣會影響到美國的高科技企業。比如,中國為包括美國蘋果公司在內的企業生產零部件,對中國產品徵稅無疑也會影響到美國公司。川普政府的關稅措施應該是“雙輸”的舉措。

不過,也有分析人士認為,鑒於關稅措施會對美國公司和產業造成傷害,川普總統的加碼關稅措施有可能不會施行。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史劍道說,“美國還沒有準備好忍受疼痛。”

川普加稅中共顧面子

21日大陸專家胡星斗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美雙方貿易摩擦升級,對雙方都沒有益處:“假如未來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追加百分之十的關稅,那麼最終的關稅水平無非與中國對美國商品徵收的關稅相當。

目前,中國整體關稅水平也在百分之一、二十左右。美國的總體關稅水平是很低的,百分之二、三左右。

如果美國增加到百分之十的關稅,可能與中國的關稅相當,中國並沒有吃虧。只不過中國有一個面子的問題。中國如果不報復,會覺得面子上過不去”。

胡星斗還說,中國增加美國商品關稅,可能會導致國內商品價格上升,還會減少對美出口。但另一方面會促使中國提高商品質量:“也有助於中國的產品升級換代。提高檔次。改善貿易結構。促使中國的商品有更多的科技含量。要進行多元化貿易戰略”。

廣東社會活動人士王愛忠表示,美國過去對中國保持接觸就是希望中國可以逐步實現經濟自由化和市場的開放。但逐漸發現中國融入全球化的過程不是以經濟的逐步自由化和擴大對外開放為基礎,而是一種國家資本主義的形式。

王愛忠指出,這對西方的自由企業制度構成了巨大的挑戰和威脅,西方的企業與國家資本主義制度下的企業競爭時,處於非常不利的地位,准入制度上的限制、不公平的競爭、被迫以技術換市場等等這樣的事情頻頻發生。

王愛忠說,“以前中美貿易衝突主要集中在貿易逆差和知識產權問題上,現在美國方面更加關注是貿易逆差背後深層次的問題,比如說中國的非市場經濟體制問題,包括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對美國的自由企業制度構成威脅的問題。所以這一次中美貿易衝突會比較棘手”。

王愛忠認為,如果要中國改變經濟制度,將涉及到北京政權的安全,也是一個核心利益問題。因此,中國很難會做出讓步。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