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孫盛起:歷經百年 有些人還蹲在原地爭論常識

民主與專制最根本的區別,就是「國家為人而存在還是人為國家而生存」。人為國家而生存,人就被異化為一個放棄了思考的工具,這個工具可以為所謂的「國家利益」無視善惡、泯滅天良;國家為人而存在,在尊重個體利益和權利的社會機制之下,人們的思想自由馳騁、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得以充分釋放,每一個人才能真正成為鮮活的、獨一無二的「這一個」。

所謂常識,就是一般性的、眾所周知的、無須解釋和加以論證的知識。

比如:屎是臭的,尿是臊的,水是透明的,陽光是溫暖的……這些需要解釋和論證嗎?如果有人在這些事情上爭論不休,那一定是腦袋被什麼踢了。

然而可悲的是,那樣的人大有人在。從我們的先輩提出並追求“德先生(民主)”那天起,至今已過百年,“民主是人類迄今為止所建立的最好的制度”早已成為一種不言而喻的、世所公認的常識,很多國家因此將“德先生”冠上國名和寫入憲法。可是,在網上溜達一圈,你會驚訝地發現,竟然還有很多人拖著長長的辮子,蹲在那裡急赤白臉地爭論“民主和專制孰優孰劣”!

這樣的爭論,猶如爭論屎是香的還是臭的一樣荒謬。專制之惡,不僅在於依照某些人的意志隨意壓榨役使國民,更在於統治者對人們思想的荼毒。人的思想一旦被剿滅,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將是必然。

辮子客們為專制辯護的理由大致如是:集權專制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專制高壓下的社會平穩安定。對此,試問辮子客兩個問題:在中國幾千年的專制歷史中,都辦過什麼足以炫耀於世界的大事?專制高壓下的所謂平穩安定,哪個不是以巨大的動亂而結束?

不可否認,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有正反兩面,即使是一坨屎,裡面肯定也有一些營養,否則狗就不會吃得那麼起勁;即使殘暴如希特勒斯大林,要從他們的身上挖掘出一些善來也絕非難事。可是,正如易中天先生談論三鹿奶粉時所言:毒奶粉里也有營養,但是,有毒,不能吃!

其實,辨別一個東西是好是壞,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看是否被人們所標榜,這也是一個常識。就如同騙子都宣稱自己很誠實一樣,試看當今世界,就連最為專制獨裁的國家也否認自己專制,而將“德先生”掛在嘴邊甚至冠上國名以裝點門面,可見民主肯定是個好東西。

民主與專制最根本的區別,就是“國家為人而存在還是人為國家而生存”。人為國家而生存,人就被異化為一個放棄了思考的工具,這個工具可以為所謂的“國家利益”無視善惡、泯滅天良;國家為人而存在,在尊重個體利益和權利的社會機制之下,人們的思想自由馳騁、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得以充分釋放,每一個人才能真正成為鮮活的、獨一無二的“這一個”。

無視世所公認的常識,拿著放大鏡從糞便里挑揀米粒吃得津津有味的辮子客,其實挺可憐——旁邊就放著一塊味美可口、營養豐富的大乳酪,你們怎麼就視而不見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陋蘭的速朽文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