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面對「死刑」 中興幾乎無牌可打

一家擁有7.5萬名員工、市值一度高達200億美元的公司突然面臨滅頂之災,這樣的情況並不多見。

然而,這正是中國電信設備商中興當前的處境。在該公司違反美國的制裁規定,向伊朗和朝鮮轉售美國的技術設備一事被曝光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殺死”中興。不過,他現在決定不要殺掉這家公司。但本周,美國國會又開始討論,是否要殺死中興。這讓白宮感到非常懊惱,後者認為這件事已到此結束。類似湯姆·科頓(Tom Cotton)的參議員本周表示,他們認為“對中興的行為判死刑是正確的做法”。

在進一步展開討論之前,我們可以回顧下事情經過。美國國會和白宮正在就中國最重要科技公司之一的命運展開政治上的討價還價,最終決定可能將危及數百億美元的資金,以及數以萬計的工作崗位。

中國政府正在利用對高通收購恩智浦半導體交易一案的審批權,來推動特朗普政府在中興一事上做出讓步。特朗普政府已經聽到了明確而響亮的聲音,因此最終選擇的處罰方式是10億美元罰款,讓這件事就此過去。

然而,美國國會並不了解這樣的邏輯。這是個邏輯鏈,即高通成功收購恩智浦半導體,美國在5G技術領域的領先地位,以及中興的生存,這幾件事之間密切相關。這是一件事的三個環節,而美國國會無法理解這些環節。

目前,中興的高管團隊需要應對這樣的政治氣候。對中興來說,糟糕的是這樣的氣候是受兩黨影響的,或許民主黨表現出來的攻擊性要比共和黨更強烈。根據The Hill的報道,美國參議員克里斯·范霍倫(Chris Van Hollen)表示,挽救中興“將向全世界所有人發出壞信號,即你可以在違反美國制裁法律的情況下逃避懲罰,我們不應該這樣做”。

對民主黨人來說,在貿易、國家安全和中國問題上猛烈攻擊特朗普是選舉年中常強大的武器。由於特朗普政府已經與中興達成協議,因此其立場已經確定,不會更改。這使得參議員們在這個問題上可以比特朗普更加強硬。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高通可能正利用在美國政治圈的力量,試圖挽救中興。需要明確,這並非來自消息人士泄露的信息,而是從戰略上進行分析的結果。今年早些時候,這些遊說人士保護高通,應對了博通的敵意收購。目前,高通可以嘗試向國會表明,如果立法機構不停止發出這樣的威脅,那麼高通將遭到無可挽回的損害。

除了中國政府的直接干預之外,中興能打的牌很少。首先,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的報道,中興正在從中國兩家銀行處申請最多107億美元的貸款。該公司還將履行與特朗普政府達成的協議,新增一批董事會成員。這樣做是明智的,因為可以完成的協議越多,美國國會就越沒有理由去殺死中興。

中興還有其他牌可打,其中之一是大舉拓展美國市場。當然,這樣的策略與該公司以往做法,以及同行業華為的做法截然相反。華為已基本被禁止進入美國市場。儘管如此,考慮到本屆美國政府的優先事務,我很驚訝的是,作為和平協議的一部分,中興沒有進一步嘗試將就業崗位和製造活動轉移到美國本土。如果能增加他們後院的就業崗位,那麼至少會有一些美國議員對中興持支持態度。

中興目前的另一個選項是提高公司的透明度。與華為類似,中興的領導層依然相對不透明,而中興也沒有完整地解釋該公司與中國共產黨之間的關係。對中國政府和中國的經濟來說,中興是極具價值的資產。如果中興願意提供更多信息,並承諾未來致力於改善透明度,那麼美國國會的反對勢頭可能就會被削弱。

但我並不認為中興會打出這些牌,我甚至不能確定,中國政府是否真的想避免中興的倒下。中國共產黨領導層已經向中國人民發出明確信號,即不惜一切代價推動經濟發展,而美國國會要求的做法正是與此相關。《紐約時報》的Li Yuan認為,這就是中國的“人造衛星時刻”,我認為這樣的類比是恰當的。如果美國國會殺死中興,那麼並不只是一家中國大公司的死亡,這也會造成開放經濟的死亡,貿易領域民族主義的重新誕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TechCrunch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