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高級研究員:中國共產黨最大的野心就是...

白邦瑞剛剛從北京返回美國。上星期,他在那裡親眼目睹了兩名統戰部前官員向80家智庫的專家部署如何反擊白宮即將出台的一份有關中國威脅的報告。 他說,這些反擊論調往往設計得很精巧,比如宣揚中國很弱小,很貧窮,不可能稱霸世界,甚至很快會崩潰。一些跟著共產黨跑的御用西方學這專門撰文、出書宣揚這種理論,再通過海外宣傳平台放大這些聲音。

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白邦瑞

講一口流利中文的貝書穎(Bethany Allen-Ebrahimian)是華盛頓小有名氣的國家安全記者、中國問題專家,擅長報道中共在海外的政治影響力。

星期三(6月20日),在華盛頓知名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一場研討會上,貝書穎說,統戰部、解放軍總政治部、中共國家安全部……對這些機構在美國的隱秘活動了解越多,就越發現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在我成為記者之前,還在當學生的時候,我申請了不少實習和工作機會。幾個星期前,我在心裡默默數了一下,發現自己後來去實習的那些地方實際上都和統戰部有關聯,”貝書穎說。

這場研討會圍繞這家智庫最新出爐的報告《中國共產黨對外干預活動:美國和其它民主國家該如何應對》。中共的統戰戰略是報告的研究重點。

報告指出,統一戰線,這個昔日毛澤東口中的“三大法寶”之一,長期以來被視作共產黨業已凋零的遺產,然而這一戰略又重新被推到了中共海外活動的前沿。

貝書穎說,相比澳大利亞,美國在這方面的研究才剛剛起步,事實上,這是第一份系統梳理中國共產黨在美國的統戰活動、政治影響力和干預的報告。

報告作者之一、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普萊斯納(Jonas Parello-Plesner)說,中國共產黨最大的野心就是延續統治。在海外,他們希望擁有一個能讓自己感到安心的國際環境。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中國共產黨每年花費約100億美元向海外的民主社會投射影響力。

普萊斯納說:“在美國,中共發動的長期影響和干預活動的目標是抑制美國的自由力量;限制、中和有關自由價值觀和共產黨內部運作的討論。”

這份報告基於和學者、記者、智庫研究員、公民社會活動人士、前任和現任政府官員的非正式談話寫就,匯總了中共干預和影響美國的手段,包括:干預美國選舉和競選資金;破壞學術自由;培養樂於同中國合作的精英人士;影響美國智庫,並由北京出資設立實為宣傳機構的偽智庫;改變好萊塢和美國媒體的敘事;讓華人社區和統戰組織為中共的目標服務。

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美國知名的“中國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說,統戰部並非中國共產黨唯一的隱秘分支。他認為,報告提出了一個非常關鍵的概念,也是今後美國智庫和媒體應該花大力氣研究的對象”Western Enabler”,即那些樂於同共產黨合作的西方人。

用共產黨的語言說,白邦瑞告訴美國之音,就是“跟著我們跑的人”,他說,其中有些人在美國享有很高的權威。

“這些‘跟著共產黨跑的西方人’至關重要,”他說,“不僅僅因為他們可能會講中國的好話,也因為這些人可以幫助中國理解那些他們試圖影響的辯論。”

白邦瑞剛剛從北京返回美國。上星期,他在那裡親眼目睹了兩名統戰部前官員向80家智庫的專家部署如何反擊白宮即將出台的一份有關中國威脅的報告。

他說,這些反擊論調往往設計得很精巧,比如宣揚中國很弱小,很貧窮,不可能稱霸世界,甚至很快會崩潰。一些跟著共產黨跑的御用西方學這專門撰文、出書宣揚這種理論,再通過海外宣傳平台放大這些聲音。

白邦瑞說,你完全不需要情報部門的幫助,只要每年花上55美元訂一份《中國日報》,這些論調就會自動送到你家門口。裡面充斥著“每個西藏人都很幸福”、“不要打貿易戰,美國必輸無疑”等觀點。

“因此,最重要的一點建議是——立法,”白邦瑞強調。他說,儘管一些法律正在醞釀中,但是美國的努力還遠遠不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