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賭球者:他輸掉了積蓄和五環邊上的房子

周剛賭球又輸錢了。這一次他倒在了巴西和瑞士的那場比賽上,‌‌“又輸了2萬。‌‌”周剛覺得自己真是欲哭無淚,世界盃開賽剛一周,他已經在賭球上輸了近10萬塊,這幾乎是他能拿出來的全部現金了。‌‌“贏的全部又投進去,結果又全輸了。‌‌”

周剛就是傳說中‌‌“賭球的‌‌”,本文所指的賭球,是指人們將足球(也有籃球、撞球等)比賽的結果作為評判輸贏的手段,以錢和物下注獲取輸贏、進行賭博的行為。它區別於我國國家發行的足球彩票,屬於地下、非法性質。

世界盃,是球迷的天堂,賭球者的煉獄。

睜眼到天亮

看完德國和墨西哥的比賽後,周剛形容自己的狀態,‌‌“再也沒睡著,睜眼到了天亮‌‌”,押德國贏的錢全都輸了,但已經是他近一階段時間賭球贏來的所有錢了,‌‌“完全沒想到德國輸了,本來想靠這個錢在世界盃上翻個身呢。‌‌”周剛特別後悔沒有聽朋友的勸告,在德國和墨西哥比賽後收手,他自嘲,‌‌“越輸越想繼續,就想怎麼把輸得錢全掙回來。‌‌”‌‌“天台我就不去了,我想靜靜。‌‌”6月20日,他更新了朋友圈。到現在本屆世界盃周剛輸錢最多,而他身邊的朋友,輸三五萬的並不在少數。

根據周剛的回憶,我國球迷真正大規模接觸到賭球,差不多是在2002年世界盃的時候。彼時,中國隊第一次出現在世界盃的賽場上,所有中國球迷都為此興奮不已,於是不少人就把對勝利的期待變成了籌碼。作為一名有十幾年賭球經歷的‌‌“老人兒‌‌”,王帆平時經常做的事情就是在網上研究全世界各種比賽的賠率。

德國和墨西哥的那場球,40歲的李寧沒有下注,‌‌“感覺不好,大熱必有大冷。‌‌”正是因為相信直覺,才讓李寧逃過了一劫。

4年前的巴西世界盃,李寧才開始接觸賭球。‌‌“當時有朋友一場球掙了幾萬塊,我就動了心思。‌‌”他自己從網上搜索了一些賭球網站,並根據網站的提示註冊了會員,然後就是往自己的會員賬號里充錢,‌‌“很方便,微信、支付寶都可以用。充多少錢下多少注。‌‌”

一開始,李寧只充個幾十元錢,‌‌“也不懂,就隨便下注,我就想錢也不多,就當交學費了。‌‌”但始料未及的是,就是這樣隨便的下的注,也讓李寧小賺了一筆,‌‌“不多,200多塊。‌‌”幾筆。嘗到甜頭的李寧開始研究下注,‌‌“歐賠,有勝平負三個選擇,任何一場球都是如此。‌‌”李寧告訴記者,歐賠只能在‌‌“勝平負‌‌”中選擇。

就這樣一邊研究,一邊下注,也許是李寧的運氣太好,比賽到中間階段的時候,李寧已經贏了幾千塊,他試著將錢轉入了自己的卡中,沒想到很順利。

於是,他又湊了一些錢,連贏來的這些錢,又充進了網站的賬戶中。但這一次,他沒有那麼幸運了,‌‌“大概3萬多吧,一次全輸了。‌‌”李寧簡直不能相信,他不停地的打網站的客服電話,可電話永遠佔線,幾天之後,他發現自己的網站賬戶也無法登陸錄了。

‌‌“只能自認倒霉了。‌‌”雖然李寧這麼自己安慰自己,但他始終有點兒不甘心,這一次的世界盃,李寧早早籌集了20萬,想著能把之前虧的全部掙回。來,‌‌“朋友介紹我在總庄那裡直接下注,贏了,錢會打到卡里。‌‌”截止目前為止,本屆世界盃李寧贏多輸少,‌‌“掙了幾萬塊吧。‌‌”至於能否笑到最後,這個問題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他輸掉了五環邊的房子

史輝是2002年開始賭球的。不過那一屆的世界盃,史輝只是小試牛刀,最後以盈餘100多元結束了自己的第一次賭球生涯。‌‌“玩得簡單,就是猜輸贏。‌‌”史輝說,在網站下注,金額也不多,一場球也就十幾塊錢。

2006年的世界盃,史輝靠猜輸贏又贏了幾千塊,這一下激起了他的興趣。從那之後,賭球就成了史輝的職業,他辭去收入一般的工作,每天專門盯著那些盤口,賭各種比賽,‌‌“我基本都在網站下注,不用電話。‌‌”史輝說自己註冊了很多個網站,金額分散,每個網站都沒有太多的資金,‌‌“最重要的是不能累計,贏了馬上就取出來,想賭的時候再存錢。‌‌”

賭,有贏必然有輸,大概是史輝很有天賦,加上一直謹慎,在他那些年的賭球生涯中,不管是歐洲杯、世界盃,還是各種聯賽,史輝的確是贏多輸少。

‌‌“掙了一些錢,在五環邊全款買了一套小房子。‌‌”史輝沒有透露自己到底在賭球中贏了多少錢,但五環邊的一套房子儼然已經說明了一切。

但一切在2014年的時候戛然而止。那一年的巴西世界盃成為了史輝終身生難忘的‌‌“滑鐵盧‌‌”,他在第一場球就輸了幾萬塊,‌‌“我沒當真,也沒想到這是我噩夢的開始。‌‌”史輝覺得自己只是失手了,第二次下注,他又輸了,他說自己不記得是哪一場比賽了,只記得這一場球他輸了10萬塊。

後來,史輝在朋友的慫恿下,將自己的積蓄和房子抵押來的錢全部交給‌‌“莊家‌‌”,‌‌“當時朋友說穩贏,他們有內線。‌‌”史輝說,最後一場球他們重注押壓了阿根廷,結果最終德國衛冕,在這一年,史輝輸光了現金,又借了不少高利貸,最終抵押了房子,也全部賠光了,因為對他太失望,女友也離開了他‌‌“彷彿如同一場夢。‌‌”至今,史輝想起來都心痛不已。

今年世界盃,史輝真的沒賭。

莊家及代理

有時間的時候,周剛也會坐個‌‌“小庄‌‌”,掙一些零花錢。周剛口中的‌‌“小庄‌‌”,就是各賭球平台或者公司代理人。記者經過調查發現,實際上,賭球平台或者公司在各地都有代理人,通過網上下注,‌‌“各地也有大小庄,既坐莊也參與賭博。‌‌”周剛說。其實任何人都可以成為代理人,亞洲分盤口,歐洲是歐賠,。亞洲最有代表性的是澳門體育博彩公司,要想成為這家公司的代理,要交500萬的保證金,對方會給一個平台,然後還會規定贏了如何分錢,輸了如何分錢。‌‌“我們叫這個為‌‌‘水位’,是自己定的。‌‌”

‌‌“舉個例子。‌‌”周剛接著解釋,‌‌“比如,1塊錢,給你是0.98元,你就是第一代理商,那麼你可以給別人0.95元,你從裡面掙3分錢。‌‌”代理拿到後可以繼續往下發,這樣一級一級代理下去。

據了解,在網上賭球,還可以一邊看球一邊賭博,這是所謂的‌‌“滾球‌‌”。賭球的方式很多,既有賭輸贏也有賭大小,還有波膽、猜比分、賭角球、賭黃牌紅牌數、賭進球數單雙,‌‌“只要能想到的,都可以賭。‌‌”一般來說,十塊就可以下注,但職業賭球的一般都100起,也有幾千甚至上萬的下注。

這一點亦得到了史輝的證實,‌‌“30秒一變盤。‌‌”他說,一場球賽好幾十種玩法,從第一分鐘誰開球、誰進球、誰犯規、誰首先犯規、誰最後犯規、罰多少個角球、第一個角球是誰先罰等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玩,‌‌“機會很多,一場球如果全部都能贏,即使10塊錢下注,最後可能都能贏幾萬甚至十幾萬。‌‌”

單場下注幾十萬的人比比皆是,‌‌“不過都在總庄那裡下庄。‌‌”史輝也遇到過交很少的錢,拿一個所謂的‌‌“庄‌‌”,但這已經差不多是10級以上的代理了,‌‌“這種代理人跑路的可能性比較大。‌‌”

‌‌“假設我自己開個庄,如果下庄的人多,我覺得錢已經很多了,那就可以直接帶錢消失,手機也換號,聯繫不上,賬戶又無法登陸,那錢就歸我了。‌‌”史輝說,這就像集資一樣,並沒有什麼法律上的約束,本來也不合法。

‌‌“賭球都是一對一,如果有人想賭,那會收到一個含有密碼的賬號,他想黑你錢的時候,就會把你屏蔽,這樣一來,你用原網址、原密碼就根本無法登陸了。‌‌”史輝說,‌‌“比如你投1萬,贏了,變成2萬,於是打算了,這時候人家問你是繼續投還是拿回去,你覺得這錢掙起來輕鬆,繼續投的同時再追加吧,追到10萬,等於你又投了8萬,然後你又贏了,10萬變成了20萬,錢到賬以後,又想你覺得還想賭一把,你不但把拿回來的錢都投進去了,還又追加了20萬,實際上,這時候你的本金就變成了到40萬,當你滿懷希望的地等著變成80萬的時候,你發現,莊家給你的賬號密碼不能用了。實際上,這就是莊家把你屏蔽了,這也意味著,你的40萬打水漂了,估計再也要不回來了。‌‌”

賭球變遷史

根據王帆等幾人的說法,記者發現,現金賭球,是最初級的方式之一,這種下注方式類似於傳統的賭博,目前已不多見。

電話賭球是在2002年後流行起來的,投注者通過電話委託莊家投注,收益則通過銀行轉賬或現金方式實現。。

如今,隨著網路的快速發展,網路賭球已漸漸成為主流,佔到所有投注方式的95%,賭球者只要在賭球網站上開戶、註冊,就能隨時隨地進行賭球,且通過網銀轉賬,能在短短數分鐘內實現資金的轉移。記者在網上搜索‌‌“賭球‌‌”時,會出來一些和世界盃有關的鏈接,點開之後,能進入到一些賭球網站之中,這些網站無一例外地的在網站最上方的醒目位置都寫有‌‌“隨時可以在××XX提現‌‌”。此外,在會員註冊區,還寫有‌‌“註冊會員投注天天返水2%,享有入款優惠彩金1.2%‌‌”,並稱‌‌“全網支持支付寶、微信支付、信用卡、銀聯快捷支付、QQ錢包‌‌”。

但無論形式如何變化,賭球系統的構成其實都非常簡單:莊家、多級代理和普通賭球者。莊家指的是主持賭球的公司;代理的職責主要是發展下級代理或直接的賭球者;而賭球者,則是這個鏈條中的最底層。

儘管採訪中,王帆、李寧和史輝等人都一直在強調,總庄很講信譽,‌‌“畢竟要靠這個一直掙錢。‌‌”但莊家穩賺不賠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輸贏確實都掙錢。‌‌”

而一位‌‌“代理人‌‌”則稱,廣東的賭法是信用賭,先下注,一星期結一次賬,大庄的客戶多,不管輸贏,他都會‌‌“抽水‌‌”,其實賭球和買彩票一樣,也有概率,如果結果一邊倒,那莊家就會調控,可能贏球也不贏錢,這就是所謂的贏球輸盤或平盤,但不管如何,莊家都是要‌‌“抽水‌‌”的,所以只要有客戶,莊家都是穩掙錢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法制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