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海航有獨門法寶是因習王?獲救後馬上又高調起來了

——海航獲救謝「黨恩」赴延安唱紅歌 政治正確是基本的生存之道?

按照何清漣的說法,「陳峰的資本運作自有獨門法寶」,而海航在北京當局「鼓勵各方支持海航集團發債」的「行政干預」之後,跪拜黨恩,迎合當局口味,拜謁紅色,可說是幫助當局釋放出另一個信號:企業的政治正確是基本的生存之道。

2015年,習近平主席在英國曼徹斯特機場宣布海南航空開通北京=曼徹斯特航線;習近平主席、卡梅倫首相與海航集團董事局主席陳峰(左2)、曼徹斯特機場集團CEO查理•科尼什(右1)等嘉賓合影(供圖:曼徹斯特機場集團)

背後裙帶關係複雜,股權結構迷霧重重的海航,在持續出售資產之後獲得中南海“止血”,6月20日,海航20多名高官上演“感恩秀”,拜謁延安及習近平當知青的故地,外媒稱,這一宣示效忠,更引發外界對中央高層與海航關聯性的新一輪熱議。而海航為當局出效果,似在證明政治正確是企業的基本生存之道。

2018年6月20日,海航二十餘名高管扮紅軍唱紅歌。(海航官網圖片)

海航集團20日在其官網發布消息稱,該集團黨委書記兼董事會主席陳鋒與20多名高管,當日赴陝西省延安市學習習近平思想和十九大精神、併到中共革命舊址及習近平曾插隊的梁家河村參觀。

2018年6月20日,海航黨委書記、董事局主席陳鋒(右)與延安市委副書記、市委黨校校長嚴漢平揭募「海航延安黨校培訓基地」。(海航官網圖片)

陳鋒的另一個身份是海航集團黨委書記,他將海航近期的變動稱為“戰略轉型關鍵之時”,並表示要“用習近平思想武裝頭腦,深刻領會國家和時代交給海航集團的歷史使命”。海航官網刊登的照片顯示,陳鋒率領一干高官,身穿紅軍制服、行軍禮、唱紅歌,而地點在延安黨校長期培訓基地。

自由亞洲引述旅居法國的時評人王龍蒙的說法表示,中國的企業無論國企私企,“其實都姓黨,淪為權貴的‘提款機’”

趙紫陽前秘書也對自由亞洲表示,海航極速擴張和高額獲利,轉瞬又負巨額債務,中共高層出手搭救卻不問海航賺錢的錢在哪裡?負債的錢流向何處?鮑彤要求國監委調查海航的問題。

海航無人不知;內幕幾人知曉?

海航創辦初期的資本來源於中共海南政府和中國民航局,雙方共同出資額僅為1000萬人民幣。與很多這類企業不同的是,海航從1991年成立之初,陳峰就在執掌海航,海南省省長劉劍鋒從初始的支持到升任民航總局局長之後的“額外照顧”,但最終還是,《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中國沒有人能看懂海航》。

今年情人節,海航發布聲明稱,財務狀況非常健康總資產為1.5萬億元。實際上,十年之內,海航資產就增加了24倍。

海航的擴張、做大,成為外界看來的私企,按照紐約時報的說法,是股權結構迷霧重重,去年7月,30多歲的年輕人貫君,將超過29%的海航集團股份(相當於180億美元)轉至紐約的一個私人基金會。曾引發大討論,但最後還是不明就裡。

至於“海航集團背後的裙帶關係網”,更是錯綜複雜。

經濟學家何清漣去年在美國之音發出了有多篇文章,對海航集團的政治靠山劉劍鋒有過詳盡的分析,結論是“沒有強大靠山加持,幾乎難以做到”。

不過,從去年底開始,海航從買買買轉入賣賣賣,顯示其資金鏈緊張。彭博的報導說,海航目前的債務是總額大約930億美元,在6000億元人民幣以上。而大陸媒體的說法是海航有6000億元債務。

救難海航中南海出手的原因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就海航舉債被救一事,也在推特上批評海航無限舉債,還得到國家爛帳買單。

海外評論人士文昭在其自媒體上表示,“海航背後很可能得到王岐山的特殊關照”,公開資料顯示,王岐山在海南擔任書記時,與海航有著很好的關係。

而另一方面,文昭認為,海航一旦破產,那些給它貸款的國有銀行和股份制銀行將蒙受巨大損失,那對中國的金融體系有巨大衝擊。

這也是中南海出手,動用所有手段給予幫助,讓海航轉危為安的原因。

文昭還認為,為海航緩解債務風險的代價就是增加中國銀行的風險。

文昭說,當局要去槓桿要收緊信貸,可是為了給海航這種企業解燃眉之急,還要繼續給它增加貸款;於是乎只能用更大力度去擠其他貸款發放的渠道,以控制信貸的總規模。這樣別人要想取得貸款就更難,於是靠投資推動的GDP放緩的壓力更大,相應的失業率就增加。

而事實上,按照何清漣的說法,“陳峰的資本運作自有獨門法寶”,而海航在北京當局“鼓勵各方支持海航集團發債”的“行政干預”之後,跪拜黨恩,迎合當局口味,拜謁紅色,可說是幫助當局釋放出另一個信號:企業的政治正確是基本的生存之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歐陽理明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