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目測智商世界盃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目測智商世界盃

世界盃在俄國,中國“球迷”亂喧鬨。先有記者在場高聲喧嘩,遭到阿根廷記者嘲諷:“你的國家早已輸了,你吵什麼”。另有眾中國大漢披一張五星旗在中國隊早已不存在的世界盃盛事之中,奔跑於俄國街頭狂喊“中國加油”。

如此場面,十分的馮小剛。近年多盛世勵志正能量華語電影——因為只有這種題材才通得過——早就虛擬大量炎黃子孫“揚威海外”的場面,如“中國合伙人”之類:小鮮肉三兩出身農村寒微,努力奮鬥,好朋友讀書成功,打工創業,一步一腳印的做了上市公司老闆,成功沖向國際,公司美國上市,英語演講,舌戰群洋人,最後洋人甘拜下風:一條走廊,洋人兩排站開鼓掌致敬,而中國企業家昂然站在紐約交易所之中央高台以毛主席登天安門之氣勢開香檳,彩花碎紙如花雨般灑下。

這樣的故事讓廉價工廠的民工觀眾和大學生看得垂淚,緊握拳頭,暗自許願:有一天我也會這樣。

影視有洗腦之功。中國隊早已無蹤影,中國“球迷”在人家的地方,披五星旗滿街高喊“中國加油”,難怪習主席下令禁拍“戰狼II”——挪威專家說有了手提電話,世界下一代智商越來越下降,不必蘋果手機,前有馬克思和毛主席,後有中國電影,中國人的智商明顯下降了連續三代。

足球迷以喧亂著稱,是一個移動的流氓群族,即所謂的Football Hooligans,以英國球迷帶頭著稱——對,英國人之中居然也有如此低等動物——足球流氓以西方為先,加入了喧嘩的中國人加上中國錢,世界盃會變成什麼樣子?

所以買機票去俄羅斯“睇波”的會不會是二〇一八年實屬傻瓜之最。

中國農民人口,有流寇之種性。中國歷史之治亂交替,到了“亂”,即是流寇四起。蒙古人領導末期——對,我喜歡叫“領導”(Lead),不叫“統治”(Rule)——明教、白蓮教;明朝末年張獻忠李自成,清之髮匪、捻匪、紅燈照、小刀會,俱為中國流寇。那時沒有世界盃,此等“起義”之農民惜亦未能取得旅遊簽證而定期輸出,否則五百年來,遠東會少死許多人。

世界盃期間,中國人在俄羅斯作亂,明明出了局,卻紛紛大叫“加油”,亦隱然有歡呼“大順朝”之氣勢。世界盃下一屆舉辦於多哈,伊斯蘭國家,此等“球迷”會不會也在愛國的同時,想起宣傳反疆獨,即席在多哈街頭煮食豬肉,並喝令包頭的阿拉伯佬過來,塞幾塊入嘴巴?令人期待。畢竟史書記載,鄭和下西洋,去過天方夜譚的阿拉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