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唐銘:維權老兵應該了解韓戰中國戰俘的刺青浪潮

朝鮮戰俘的生活歷史走過了將近七十年,義士暮年,壯心不已,歷史演繹的每一幕都不是偶然的,這段歷史真相似乎給今天在退黨大潮背景下仍然麻木的人們留下一點點警示,稍不留意也許就會與歷史真相以及千載難逢的機遇擦肩而過。今天,特別是中國大陸的人們,在中共高壓的環境中,在這世風日下的洪流中,我真心祝願那些敢於逆流而上的英雄們有一個美好未來。

江蘇鎮江老兵集體維權遭到清場鎮壓,引發各地老兵聲援和聚集,事件正在引起外界廣泛關注。(視頻截圖)

最近的川金會觸及到韓戰期間失蹤的美軍戰俘以及遺骸問題,使半個世紀前的這場朝鮮戰爭再次成為世人關注熱點。同時,正在江蘇鎮江維權的老兵,如果能了解一下被中共封鎖的朝鮮戰爭真相,特別是中國戰俘刺青的浪潮,也許對現代老兵是一種啟示或起到拋磚引玉作用,可以更好把握自己如何維權。

中國戰俘的兩種命運

朝鮮戰爭爆發在上個世紀50年代初,無論對美國還是朝鮮半島都有難忘的創傷,但更令人感到慘烈的卻是參戰的中國人民,在經歷5次慘烈的戰役後,南北雙方要求停戰,但停戰談判的最大障礙竟然是中國戰俘遣返問題。

我們知道,近些年出現了退黨大潮,而中共竊取政權後出現的第一次退黨潮竟然發生在朝鮮半島的中國戰俘營。朝鮮戰爭中方許多人被火線入黨入團,使其被迫衝鋒在前,當他們成為戰俘後,大部分主動退黨和反共,少部分緊跟共產黨的戰俘回國後全部被開除黨團籍,也就是說無論主動還是被動,最終二萬多人的中國戰俘幾乎全部脫離了中共組織。

中共派去朝鮮戰場的士兵為何會反共?在國共內戰時期,中共收編了國民黨士兵一百八十多萬,就想通過戰爭消耗掉,所以朝鮮戰爭中有許多國民黨士兵被送上前線當炮灰,在戰俘營出現反共與保共的政治鬥爭也在所難免,當然許多年輕戰俘並沒有什麼政治概念,但知道中共鬥地主搞階級鬥爭也是非常殘酷的,所以倒向反共行業的竟然占絕大部分。

當時退黨不可能在網上發表聲明,而是把“退黨反共“”肅清共匪”“反共抗俄”“殺朱拔毛”等字樣通過刺青,如毛筆書寫般刻在肉體上,比如手背腿腳和胸部等部位,沒有加入黨團的戰俘也加入刺青反共行業。當時的停戰談判與戰爭還在繼續,誰也不知道最終結果是什麼,但他們有如此舉動已經非常了不起,假如他們一旦被中共弄回國,這洗不掉的刺青,其後果不堪設想。

他們退出中共和沒有退出中共的戰俘,最後都面臨什麼樣的命運呢?據有關資料介紹,首批返回中國大陸的自願遣返者共6670人,僅佔總數的三分之一,大大出乎中共預料,顏面頓失的中共要求對戰俘進行單獨的一對一“解釋”,通過對一萬多人面對面的說教和欺騙,最終回心轉意的也僅僅440人,而這批被勸解回國的戰俘至今下落不明。

志願回國戰俘被集中在遼寧昌圖歸國人員管理處,先是鮮花和夾道歡迎,後來就學習狼牙山五壯士,劉胡蘭等故事和相關電影,說共產黨人是絕不投降的,接下來就是檢查交待,反省投降行為,最後幾乎全部被開除黨籍,據說後來又恢復了一部分,但仍然被葬送所有前途,被打入最下等公民還時刻遭受政治管制,有的考上大學也無法通過政審。

可能許多人多看過電影“英雄兒女”,畫面中陣地上只剩下王成一人,他背起無線電步話機高喊:“!為了勝利,向我開炮向我開炮”,然後摘掉步話機在陣地上孤身抵抗美軍,最後拉開爆破筒引信,與衝上山頂的美軍同歸於盡。

然而真實的王成卻沒有與美軍同歸於盡,他也是其中一名被中共唾棄的戰俘。據美國之音大型記錄片“志願軍戰俘”的採訪畫面,記者採訪到王成的原型蔣慶泉,蔣慶泉是前志願軍23軍67師步話機員,他描述當時的現場情況時說:“打到白熱化了,我身體上都是死屍,你說碎屍的整屍的啥都有,臉上的中國人的血有,美國人的血也有。身上都是血,乾脆,打得美國人上來了,實在沒辦法了,我才喊得‘向我開炮’”。

中方當時沒有炮彈了,沒辦法向蔣慶泉和佔領陣地的美軍開炮,蔣慶泉才有機會被美軍當成屍體來清理,他被美國人拽醒了,發現周圍全是美國人,意識到自己可能成為俘虜,巨大的羞辱感和恐懼感讓他再次昏了過去。蔣慶泉被再次當成死屍扔上車,這一扔又被拽醒,他活過來了,美國人把他從屍體中撿了出來。

蔣慶泉生活在遼寧錦州大嶺村,在他回國後的幾十年里,並沒有生活在英雄的光環中,一直在戰俘的陰影下艱難的求生。據美國之音報導,2011年冬天,蔣慶泉老人在一個鄉鎮集市上,冒著嚴寒在推銷老伴兒親手縫製的鞋墊,一雙一塊錢,這樣的生活延續了十幾年。

中共洗腦教育中塑造的英雄還有“火燒邱少雲”,“黃繼光堵槍眼”等等,不過近年都受到廣泛質疑,所謂“英雄”也死了,除了編撰歷史故事的相關人員以外,今天誰也不知道所謂這些英雄以及朝鮮戰爭隱藏的真相究竟有多深。要不是蔣慶泉自爆英雄的假像,“王成”還在欺騙世人。

我們再來看看反共戰俘的命運,他們拒絕返回共產黨統治下的大陸,共有14,325人,他們被冠上“反共義士”稱號,於1954年的1月23日到達台灣,民眾擠滿大路兩旁熱烈鼓掌,高呼歡迎口號,這一天被台灣訂為“123自由日”,戰俘們也感到從未有過的風光。

他們住進台灣的大湖和楊梅等幾個“義士村”,有的在日記中說:這一天,是多少年來睡得最好的一天戰俘都紛紛宣誓脫離共產黨,並踴躍簽名,要求加入國軍。據台灣國史館的統計,士官以下的9千多名前戰俘被分發到國軍三軍部隊服役,4千多名校尉級軍官被編為“反共義士戰鬥團”,由台灣國防部總政戰部直接指揮。至此,14,000多前戰俘在台灣的從軍比例高達97.4%。

據據美國之音大型記錄片“志願軍戰俘”的採訪畫面,原志願軍63軍189師567團士兵張瑞祺說,他到台灣一開始在野戰部隊,小學文化的他,在部隊里完成初中,高中教育,然後考上軍官學校,當過參謀,當過官,直到1981年退武。

赴台戰俘劉純儉說,他想干裝甲兵,曾在戰場上看見美軍坦克,那真是威武啊。但結果,他被分發在海軍。當時就是這一萬四千多人,分發到海軍一千,空軍一千,其他大部分就是陸軍,少部分子在國民黨中央黨部,還有中廣公司一般機構。

1969年年,國軍大規模裁員,前戰俘中的很多人開始退役,迎來人生新的考驗。此時,台灣經濟已經起飛,不少人參加了經濟建設,許多人當上了老闆。

1987年5月10日母親節,以國軍老兵組成的“外省返鄉促進會”在台北復興北路集會。他們高唱思鄉歌曲,背上印有“想家”字樣,要求返鄉省親。蔣經國的英文秘書馬英九奉命草擬了“穎考專案”,得到蔣經國的批准。

老兵們這樣大的訴求竟然也得到實現,反倒使他們擔心起來,共產黨是否會原諒這些“反革命”?有人大膽回去試探,結果卻出乎預料。原來中共正在搞經濟改革,地方政府都沒有錢,到處搞招商引資,這一下台灣這些反共義士回來探親了,身上都有大把大把的錢,官方都希望得到他們的投資,什麼政治敵人,反革命早就拋到腦後。

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些台灣“反共義士”竟然被不知情的中共列為“烈士”。原來中共的機密太多,這1萬4千名戰俘去台灣的事也成為最高秘密。因此這一去不回的人就被認為死在戰場上了,反共義士的家屬也享受“烈屬”待遇。可見退黨與不退黨,主動退黨與被動退黨人的命運都有著天壤之別。

回到大陸的戰俘全部被黨拋棄,由於沒有主動退黨,對黨的恐懼使靈魂深處根本不敢也沒有辦法抹去黨,就必須忍氣吞聲成為黨的犧牲品,這6千多人戰俘的命運雖然無法全部統計,但從美國之音的採訪中可以了解到,許多人在歷次運動中被迫自殺,進入經濟時代,有少數人做生意賺了錢,但更多老人也只能靠賺點小錢艱難度日。

而反共義士的命運卻大不一樣,去到台灣的戰俘全部主動脫離共產主義的束縛,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可以自由的靠自己的能力致富,當他們回國探親時,許多人可以拿出錢來投資,當經理,董事長等,作為反共義士,不僅受到聯合國聯軍以及台灣人民的尊重,竟然中共也冥冥中給了反共義士一個巨大的“烈士”禮物。

大陸維權老兵如何借鑒歷史

近日,江蘇鎮江老兵集體維權遭到清場鎮壓,引發各地老兵聲援和聚集,事件正在引起外界廣泛關注。關於這群受過專業訓練,懂得組織記錄,很強悍的,超過其他任何上訪群體的一群人,為何經過多年的維權總是以失敗收場,甚至出現流血和死亡。

大陸軍人是被中共毒害最深的群體之一,有的守衛過邊疆或參加過戰爭,有的曾經也是中共暴力機器的一顆螺絲釘,今天他們聲勢浩大的維權,沒有其它政治訴求,僅僅就是為不公正待遇。中共可以在海外白白的大撒幣,其實只需要很少一筆海外浪費掉的錢就可以解決所有老兵問題,但中共為何就是不解決老兵待遇問題?如果仔細分析一下朝鮮戰爭戰俘的二種不同命運,就可以找到答案。

簡單的說就是“黨”在作祟,就好比你認了一個黨媽媽,想討點飯,黨媽媽不願意,對自己孩子要打要罵似乎都是符合常理的,絕不容許兒子打老子,因為你對黨發了毒誓,願作黨的羔羊,願為黨獻出一切甚至生命,黨也就不會辜負你的誓言,在你的身上吸血和任意宰割黨的羔羊都是你自願的,要是有怨言,黨對你大打出手也是符合道理的,因為你與黨簽了協議就應該無償的奉獻一切。

這就是維權不成功的根源,所以要想成功爭取待遇,唯一的出路就是退黨,徹底擺脫黨的控制,黨對你就不敢怠慢。否則,我還是勸你不要用肉體去硬碰鋼鐵而白白的流血。當年朝鮮回國戰俘因為相信黨,被黨永遠遺棄犧牲了一切前途,有一部分反共但意志不堅定的440名戰俘,回國後被黨永遠消失,他們當初要是知道反共義士在台灣獲得如此美好的未來,並且在大陸的家屬還享受“烈屬”待遇,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選擇與共黨為伍。

當代退黨大潮已超過三億人,相信老兵當中有許多人也退出黨的所有組織,但這隻能代表個人,很難影響整體維權,也有一些人雖然發表了退黨聲明,但仍然沒有全面清除和排斥黨的附著物和黨文化,很容易被黨的邪靈重新控制。

當然,我不是鼓動大家去刺青,這是非常不安全的。如果敢於不認邪黨為母,不再高舉黨的各種血旗,嘴上不再喊出麻肉的,擁護黨的口號,不再唱紅歌,佩戴紅五星,紅領章等,完全脫離邪黨因素的控制,且不說刺青反共,就是靜靜的站在黨面前它都會非常害怕,要待遇的問題可能就會獲得成功。

當然,許多人認為那是在朝鮮半島發生的退黨反共潮,誰敢在大陸,在黨的眼皮下退黨啊?在如此高壓的大陸似乎誰也不敢,但事實上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為了真善忍的價值觀,將自己生死和安危置之度外,他們就是一群敢於在中共眼皮下退黨的人,由於擺脫了中共邪靈的控制,才成為中共唯一沒有鎮壓下去的群體,反倒比鎮壓前增加了許多人數,特別是海外以倍數來計算。他們不僅自己退黨,還幫助其它人退黨,其壯舉超乎常人想像。難怪有國際人士評價認為,法輪功群體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英雄!

今天的大陸老兵曾經都做過英雄夢,可惜“向我開炮”也只能是一場諷刺劇,曾經的英雄都可能突然間被中共變成狗熊,在今天的維權中,如不儘快退黨和懺悔,仍然披著黨的裝束,一群為邪黨唱讚歌的群體也許很難得到民眾和外界的共鳴,除了引起一定的同情外,一定會輸得很慘很慘!反之,如果有反共義士那樣的意志和堅強的決心,在這個環境中就已經是當之無愧的英雄了,也一定會獲得民眾的廣泛支援和讚賞,也會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和聲援,像當年戰俘反共義士一樣,最終也會贏得盆滿缽滿。

朝鮮戰俘的生活歷史走過了將近七十年,義士暮年,壯心不已,歷史演繹的每一幕都不是偶然的,這段歷史真相似乎給今天在退黨大潮背景下仍然麻木的人們留下一點點警示,稍不留意也許就會與歷史真相以及千載難逢的機遇擦肩而過。今天,特別是中國大陸的人們,在中共高壓的環境中,在這世風日下的洪流中,我真心祝願那些敢於逆流而上的英雄們有一個美好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