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微揭秘】罕見老照片「言無不盡、言者無罪」的下場

1957年4月30日,毛澤東率黨和國家領導人及各民主黨派負責人,在天安門城樓休息廳歡聚一堂,請他們積極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為消除黨外人士的思想顧慮,他再次代表中國共產黨重申了「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合作原則。

@張宏傑:1957年4月30日,毛澤東率黨和國家領導人及各民主黨派負責人,在天安門城樓休息廳歡聚一堂,請他們積極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為消除黨外人士的思想顧慮,他再次代表中國共產黨重申了“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合作原則。

@西單讀史:大躍進期間,盛灘鄉要生產尿素,但又不會辦廠,乾脆用秘方:搜集群眾大鍋200口,在公路旁挖了200口灶,架上鍋,將全鄉幹部群眾的尿搜集起來,倒進鍋里,各家拉來柴火,不夠了就砍樹林。然後同時開火,濃煙四起,尿騷味兒經過煮沸揮發,經風一吹,十里之外都是臭氣熏天…(文史月刊2011年第4期,圖為撫順老虎台礦土法煉焦)

刑天者:大饑荒中,中國知識分子挺身而出銳意救難並為之獻身者,有兩大案:林昭參與的“蘭州大學右派反革命集團”案,北大學子黃立眾組織的“中國勞動黨”武裝暴動案。前者是口誅筆伐的發聲者;而後者則是走向民眾、要“用暴動為苦難農民尋找活路”的行動者。二者都是北大學子,其家人,都曾為槍斃他(她)們的子彈,付出催人淚下的五毛錢!

@樊建川:馮元春,女,川大老師,57年定為極右,勞改中繼續堅持立場,於1971年被處決。她給毛主席寫公開信,宣稱:你的民主集中,實質上就是斯大林獨裁專制。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文藝方針是教條,是束縛文藝思想的枷鎖等等。79年其家屬給有關部門申訴,希望改正,有關部門審理之後答覆:維持原結論,不予改正。

@吳窮的世界:吳祖光在“鳴放”時說:“對於文藝工作者的'領導’又有什麼必要呢?誰能告訴我,誰領導李白、杜甫、關漢卿、曹雪芹、魯迅?誰領導莎士比亞、托爾斯泰、貝多芬和莫里哀?……”旋即被戴上“右派”的帽子。他妻子新鳳霞僅僅因為不願意與他離婚,也被定為“右派”。

@紹興師爺在北京:新華社國際部副主任李慎之是否應劃為右派,社長吳冷西本想保李,不料開會時,鄧小平拿岀資料向與會者展示:“請大家看看有關李慎之的這份材料,對這樣嚴重的右派言論,新華社還有人說李慎之是位很有才華的好同志而不是右派分子。”吳只好噤聲。李在鄧發話後即被劃定右派。(鍾延麟“文革前的鄧小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東方白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