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語出驚人全場死靜 宋慶齡一人大笑

——赫魯曉夫眼裡的毛澤東

毛澤東在共產黨峰會上說「我們不應當害怕戰爭。我們不應當害怕原子彈和導彈。無論什麼樣的戰爭爆發,常規戰或核大戰,我們將贏得勝利。對於中國,如果帝國主義對我們發動戰爭,我們可能損失三億人。那又怎麼啦?戰爭就是戰爭。不消幾年,我們將比過去生產更多的嬰兒。」全場聽眾無不震驚,唯有宋慶齡笑出聲,全場一片死靜。無人料到毛澤東會說出此瘋狂的狂言。

1961年,毛澤東在上海接見宋慶齡,小圖為毛澤東送給宋慶齡的熊掌(圖源:宋慶齡故居管理中心網)

赫魯曉夫主政蘇聯的初期,1954-1955年,9萬名反革命分子從古拉格中解放;1956-1957年蘇共二十大後31萬政治犯獲釋;至1959年1月1日僅剩下1萬1千名政治犯仍在獄中。超過200個特別複查委員會派到各監獄進行複查。但官方僅是悄然進行。

1956年2月24日赫魯曉夫秘密報告特別譴責斯大林主義,但僅指責斯大林犯嚴重錯誤,未提及自1917年以來蘇共的任何主要決議。對於強制集體化和大饑荒等罪行隻字未提,僅是黨員受迫害的才被言及。1961年赫魯曉夫才公開指責斯大林犯罪,並允許著名異議作家索爾仁尼琴在國內出版著作。

赫魯曉夫認識到了一點斯大林的錯誤。無論如何,他在蘇共二十大的“秘密報告”中解釋並批判了斯大林“個人迷信”和大屠殺,還第一次揭開了蘇聯暗流涌動的蓋子,開啟了改革的啟蒙運動“解凍”。儘管他把這一切歸咎於斯大林的“個人品質”,沒有從制度上認識到斯大林模式的根本弊病,把“斯大林”和“模式”分裂開來,只批斯大林而不批斯大林模式,而且改革的目標不明確,不從根本上否定這種模式,卻企圖修補這個模式,改革的方法又太任意,談不上有什麼整體方案,但赫魯曉夫仍然是一個功過參半的人物,正如一位藝術家為他塑的半黑半白的塑像一樣。他畢竟開啟了改革的大門,這一歷史功績不容抹殺。

赫魯曉夫對毛澤東的評說,也許對中國人更有借鑒意義。

赫魯曉夫披露蘇共支持毛澤東發動內戰:戰敗的日本兵放下武器,然後我們將其轉交給毛澤東;我們不得不避免予人印象,我們直接將日軍武器轉交給共軍;我們的方法是將武器集中存放在某地,讓毛澤東去找;我們在滿洲安排裝備毛澤東軍隊,和蘇軍從日軍繳獲的武器。斯大林派了個全權代表至東北負責鐵路,他定期向蘇聯彙報許多毛澤東高層對蘇聯的觀感,其中劉少奇,周恩來最反感;而信息來源於高崗。斯大林為贏得毛澤東的信任,將Panyushkin的報告有關他與高崗部分,交給毛澤東而出賣了高崗。1957年11月7日毛澤東出席蘇聯革命40周年慶典,與赫魯曉夫交談時說遍對中共高層的壞話,諸如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高崗,唯對鄧小平有好感,毛澤東指著鄧對赫魯曉夫說“看見那個矮個子嗎?他非常聰明,將來會很有前途”。1954-55年鄧小平主導了反高崗運動,1957年鄧又任反右運動領導小組組長,故深得毛澤東賞識。

毛澤東在共產黨峰會上說“我們不應當害怕戰爭。我們不應當害怕原子彈和導彈。無論什麼樣的戰爭爆發,常規戰或核大戰,我們將贏得勝利。對於中國,如果帝國主義對我們發動戰爭,我們可能損失三億人。那又怎麼啦?戰爭就是戰爭。不消幾年,我們將比過去生產更多的嬰兒。”全場聽眾無不震驚,唯有宋慶齡笑出聲,全場一片死靜。無人料到毛澤東會說出此瘋狂的狂言。波共總書記Gomuka對毛澤東的發言極為反感,捷共總書記Novotny說“毛澤東說他準備犧牲三億中國人,那我們呢?我們捷克一共只有1,200萬人,我們將在核戰後死得一個不剩,將不會有任何活人,留下來傳種接代。”赫魯曉夫告訴毛澤東蘇聯渴望解散北約與華沙條約軍事同盟。毛澤東說“我認為你們不應當提此建議,假如西方同意,你們不得不從東德撤軍,東德將無法維持其獨立。”

蘇聯援建中國的項目利息是按2-25%低於資本主義世界1/3。大躍進時,周恩來請赫魯曉夫一個能告訴他錯在什麼地方和應當怎麼做的專家。赫魯曉夫於是指派Z到中國數周,返蘇後向赫魯曉夫低彙報:檢查了他們的鍊鋼廠,當我要見其經理時,結果他是個獸醫。我問周恩來,蘇聯為你們訓練的鋼鐵工程師和大學畢業生們都那裡去了?周答:“他們正在農村勞動,培養他們的無產階級覺悟”。

要命的是,毛澤東明知大躍進搞得一踏糊塗,卻向其他社會主義國家推廣宣傳。要他們學習中國道路,組織公社仿大躍進。毛澤東的宣傳開始對保加利亞共產黨產生影響,他們派了一個代表團訪問中國,回保後,保加利亞的報紙即開始大規模宣傳毛澤東的公社,贊楊大躍進。隨後保加利亞共產黨在保實施中國的口號,將集體農莊擴大到荒唐規模,並過度偏重重工業。

赫魯曉夫評論毛澤東“就象一個想讓他的國家顛倒的宮庭中的瘋子”。赫魯曉夫稱文革為“反對人民的敵人的鬥爭”這是1937-38年斯大林大清洗時的口號。赫魯曉夫說“斯大林和毛澤東均強化個人專政,而非無產階級專政,而是個人地無產階級,對黨,對領導人的同僚的專政”。赫魯曉夫說“文化革命根本不是革命,而是反革命,直接反中國人民和反黨。”;“毛澤東一直尋找機會控制國際共運,為此他必須挑戰蘇聯”。

毛澤東說“有許多國家侵略過中國,但中國同化了所有入侵者。你們有兩億人,我們有七億人”。毛澤東濫用權力,誤導他的黨,他不是有些人所稱的瘋子。人們開始傳言毛澤東是個精神失常的人,他已失去理智。這不是真的,毛澤東是非常聰慧,且非常狡猾的。“中國人不承認任何法律,除了權力和武力之法。如果你不服,他們砍掉你的腦袋。”他們幹得非常藝術,他們當著數千人的面把你打死,你還不能稱之為野蠻,因為這遠比野蠻更壞得多,而這還是在20世紀!

赫魯曉夫對沙皇通過非法武力和不平等條約侵佔中國領土的看法:“作為我們而言,我們對沙皇的作為不負責任,但是沙皇通過條約獲取的領土現在是蘇聯的領土。我們不僅僅是必須管理和捍衛繼承自革命前的政權的領土的社會主義國家”。“我們擔心若按照歷史考量,重新劃界,局面可能失控導致衝突。”而且共產主義者和國際主義者不應當對邊界問題予任何重要關注,尤其是對社會主義國家之間。按照馬克思列寧的哲學,國界應當淡化成無關緊要,國際革命運動是一種穿透國界的力量,最終在任何地方取得勝利。

毛澤東貫耍亞洲式的政治陰謀。按照他的哄騙,背信棄義,殘忍復仇,欺詐的規則玩弄政治遊戲,他騙了我們好多年後,我們才看透他的詭計。Talleyrand曾說外交家是用其舌頭掩蓋其思想。政客亦然。毛澤東經常是掩蓋其真實想法和意圖的高手。

斯大林通常形容毛澤東是個人造黃油馬克思主義者。毛澤東一奪權便與斯大林訂立聯合開發新疆自然資源的條約,赫魯曉夫認為是斯大林的錯誤,這與西方列強剝削中國人實質上並無兩樣。“與斯大林不同,我從未試圖從毛澤東那裡獲取什麼好處利益,事實上恰恰相反”。

毛澤東請斯大林派一位馬克思主義哲學家到中國審閱毛澤東著以免出錯,於是斯大林派Yudin赴中國,因此毛澤東選都是經過Yudin審查修正過的。他隨後任蘇聯駐華大使。

毛澤東對赫魯曉夫說:“社會主義世界要比資本主義軍事更強大,中蘇和其他社會主義國家可以有多少個師的兵力?赫魯曉夫答“如今這種想法已過時,你不能再依誰有更多人來計算軍事實力。回到靠拳頭和刺刀解決爭端的時代,擁有人多與擁有更多刺刀的一方是不同的。而當機關槍問世後,擁有更多軍隊的一方並不比擁有更多機關槍的一方有優勢。現在原子彈問世,各方軍隊人數的多少,在核戰中根本沒有價值。”毛澤東確試圖說服赫魯曉夫相信原子彈是紙老虎!“聽著赫魯曉夫同志,你只需挑起美國採取軍事行動,我將派給你要多少有多少的軍隊,一百,二百,一千個師去消滅他們”。“一顆原子彈就可以讓全部中國軍隊化為塵土”,赫魯曉夫答。

毛澤東說“我認為若帝國主義進攻中國,你不要干預,我們自已與他們打。你的工作是生存。讓我們自已照料自已。假如你們受攻擊,我不認為你們應當反擊,而應當撤退”。當毛澤東開始想在五年內趕上美國後,即對蘇聯持反對立場。“毛澤東迫不及待想統治世界”他的計劃是先統治中國然後亞洲,然後……”

1959年,赫魯曉夫想在中國建立潛艇通訊加油站,好為蘇軍核潛艇加油補給養和無線電通訊,毛澤東拒絕。赫魯曉夫專程訪京與毛澤東商量,毛澤東再次堅拒。“北約國家的相互協作毫無問題,而社會主義國家之間,卻連這幺小的事都不能協作?”“不!”因為毛澤東要赫魯曉夫提供原子彈技術決竅,蘇拒絕。

早在1953年,毛澤東就曾用拖著朝鮮戰爭不停戰的辦法,想要蘇聯人給他核技術。但蘇聯人不點頭,毛澤東只好停戰。1954年7月,毛澤東作出一副要打台灣的樣子,利用蘇聯擔心被拖下水,來實現他的目標。台灣與朝鮮不一樣,打不打由他說了算。周恩來被派赴莫斯科告訴蘇共領導人,毛澤東決心要“解放台灣”。9月3日,中共軍隊向國民黨佔領的金門島開炮,引發了第一次台海危機。炮打金門不久,赫魯曉夫來北京參加中共建國5周年慶典,還帶來好些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想籍此消除兩國間的芥蒂,主動提出取消斯大林同毛澤東簽訂的條約中損害中國利益的秘密附件。他還答應除現有的141個項目外,再賣給中國15個大型企業,同時給中國一筆五億二千萬盧布的新貸款。

毛澤東就勢提出要赫魯曉夫幫他造原子彈,說是為了抵禦美國人。赫魯曉夫問他美國為什麼要朝中國扔原子彈,毛澤東說因為“台灣危機”。赫魯曉夫沒有勸毛澤東不要因台灣問題而引發核大戰,他在回憶錄里寫道:“原因是;我們認為統一中國領土的舉動是無可非議的。”赫魯曉夫只勸毛澤東不要造原子彈,說:我們這個大家庭有核保護傘就行了,無須大家都來搞。須知那東西既費錢費力,又不能吃,不能用。假使目前要搞核武器,把中國的全部電力集中用在這方面是否足夠,還很難說。那麼其他各項生產事業怎麼辦?國計民生怎麼辦?

毛澤東擺出一副樣子,好像赫魯曉夫的話傷了他的民族自尊心。赫魯曉夫雖然心裡不痛快,但還是答應考慮幫中國建設一個核反應堆。赫魯曉夫走了以後,毛澤東加緊了對國民黨控制的沿海島嶼的轟炸,導致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與台灣簽訂《共同防禦條約》。毛澤東繼續攻佔沿海的一系列島嶼,扯開架式準備進攻金門、馬祖,給人他不惜一切要打台灣的印象。赫魯曉夫不想捲入跟美國的核武對抗,將來也不想卷進去。他答應向毛澤東提供核技術。毛澤東的目的達到了,台海危機也就結束了。

赫魯曉夫說過一句很感人的話,那就是:我們必須明白,中國人是我們的兄弟,他們是象我們一樣的人類。

常有人提出“蘇修逼債說”,指蘇修逼債是大饑荒餓肚子的原因。許多人因此對“蘇修逼債”之真相作了些考證。一、中國欠多少債?據周恩來1964年在三屆人大一次會議上的《政府工作報告》以及李先念在二屆人大四次會議上的國家預決算報告透露,中國欠蘇聯的各項借款和應付利息,共計14億零6百萬新盧布,摺合人民幣約為52億九千餘元,其中相當大的部份是使用和消耗在朝鮮戰爭中的軍事物資的貸款和利息,按照協議應於1965年全部還清。照此說法,直到朝鮮停戰10年之後,中國人民還在節衣縮食地歸還這場戰爭中拉下的一屁股債務。二、中蘇翻臉在何時?蘇聯單方面中止對華經援協議,撤走專家,發生在1960年7月,當時大饑荒早已釀成,大規模非正常死亡已經發生。此事實說明,把蘇聯翻臉說成是大饑荒餓肚子的原因,是行不通的。網上有位鼓吹“餓死三千萬是美帝蘇修滔天罪行”的先生,大概也是意識到了此點,於是在文章中偷偷將蘇聯翻臉的時間往前挪到1959年,倒是很費了一番苦心。三、誰提出提前還債?據周恩來透露,當時並不是蘇聯要求提前還清債務,而是中國主動向蘇聯提出,用對蘇貿易的順差額中的一部份來提前全部還清債務。俗話說,拿人家的氣短。既然跟蘇聯翻臉吵將起來,就不能欠人家一屁股債,否則他會覺得很沒面子。因此,哪怕再困難,就算餓肚子當褲子也要將債還清。四、援外知多少?毛澤東要掙面子,不止於提前還債,而且讓人民節衣縮食拿出大把銀子無償地援助小兄弟。本來1958和1959年,出於大躍進的需要,國內財政緊張,對外援助已經大幅度縮減了。中蘇翻臉後,毛澤東隨即大幅度擴大了對外援助的規模。大饑荒中的1961年,援外支出即已接近償還外債的支出。自1962年起,援外更是大幅超過了償債。大把大把的銀子流水般散給朝鮮、越南、阿爾巴尼亞、古巴等。據說,他們的建設工作做好了,反對帝國主義的力量增強了,就是對中國人民的大力支持。(註:償還外債數摘自《中國財政統計:1950-1991》,第135136頁;對外援助支出摘自歷年國家預算決算報告)

按照中國大陸意識形態灌輸的馬克思主義,其基本原理之一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任何一個制度的崩潰都植根於它的經濟制度和由這種制度所決定的經濟狀況。一種制度或者模式,無論政治如何集權,文化如何受管制,官員如何腐敗,只要人民生活滿意,它就可以維持下去。即便按這種不現實“假設”,如果政治上集權,文化上管制,官員腐敗,經濟上也不會使人民過上滿意日子。政治與經濟是密不可分的,這樣的發展模式也不會有好的市場經濟制度,也不會有良好的經濟狀況。這樣的“假設”,無非是為了說明經濟的重要性,而斯大林模式的核心是計劃經濟體制。它的政治集權、文化管制、官員腐敗,都是以這種經濟制度為基礎的。計劃經濟之不可行,已有許多權威著作進行了深入分析。所以,改革決不能修補這種經濟體制,而是要從根本上否定這種經濟體制,即從計劃經濟轉向市場經濟。在這種經濟體制根本變革的基礎上再進行其他制度變革。這種改革可以採用漸進式的方法,從而避免引起社會大的動蕩,利國利民。不過改革者心裡卻不一定明白,改革就是為了埋葬計劃經濟及相應的上層建築,所要考慮的問題,無非是在社會基本穩定的前提下,如何一步步實現。

赫魯曉夫的失敗,並不因為他的改革方法不對,如分為農業類、工業類之類,關鍵在於根本沒認識到計劃經濟在斯大林模式中的作用及其不可行性。他把一切都歸咎於斯大林的個性,沒有認識到斯大林之所以能犯下種種錯誤,關鍵還在於制度基礎。他不想改變制度,更沒想到去改變計劃經濟體制。他所做的一切,即使再正確,也是修改、完善這種制度,是補天而不是變天。天不變,道亦不變。所以,斯大林所犯下的個人崇拜等錯誤,他又犯了,而他又並不具備斯大林的權威,最後被勃列日涅夫的宮廷政變趕下台也是必然的。

用什麼方式獲取權力並不重要。在封建的家族式繼承或蘇聯式的上一代領導人指定接班人的權力交接模式中,獲得權力都不會是光明正大的,總有某種陰謀或妥協在內。但歷史是以成敗論英雄的,無論以什麼方式獲得權力,只要掌權後能推動歷史前進,後人也不會苛責。但遺憾的是,赫魯曉夫錯失了成為歷史偉人的機遇,最終只能成為一個雖掌握大權而可以改變歷史進程、但最終卻碌碌無為的小人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顏昌海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