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美國為了捍衛人權而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劉青:美國為了捍衛人權而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簡評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

六月十九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駐聯合國大使黑利向記者宣布,美國決定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這是一項正確的決定。如說有何不妥,那就是退的晚了些,給人權不良的專制政權較多的機會和時間。這讓專事迫害人權的政權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為幌子,長期攻擊人權和猖狂迫害人權,同時販售人權詭辯之術。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陸中共政權。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中共那裡,成了人權劣跡的隱身衣,人權問題堆到這裡便無聲無息了。

所謂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是因為前身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因充斥惡名昭著的人權不良政權,不得不改革而成立的。但是人權理事會的成立並未能革除弊端,今天大量人權劣跡斑斑的政權如中共,依然盤踞人權理事會,專事阻礙人權的發展和追責。現實上人權理事會未能絲毫促使專制極權改善人權,而且聽任這些國度人權倒退惡化。例如中國大陸人權。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與促進人權的初衷不符,人權未能改善反而成了專制政權表演舞台,在那裡大肆扭曲醜化人權價值。人權這一概念的提出就是針對政權的,是針對政權壓制侵犯剝奪大眾做人的基本權利,例如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但是專制政權尤其是中共政權,有意混淆人權與社會問題經濟發展等的內涵和界限,將槍支管制吃飯穿衣和諸多文化問題全混入人權範疇,在聯合國起勁的攪渾水。其用意是十分險惡和歹毒的,既可以攻擊民主體制又可以轉移人權不彰的視線,將政權只需不作惡的問題泛濫到社會文化領域,從而使人權問題變的含混不清而無從下手。

既然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沒有促進保障人權的功能,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可以揭露這個機構的真相,不為混跡其中的人權惡棍政權背書。而且美國的退出可以引起世人的關注,形成壓力促使世界思考和尋覓另闢蹊徑。美國是當今普世價值的堡壘,沒有美國參加的國際人權機構,絕對沒有世界範疇的意義和作用。

而且美國在宣布退出人權理事會的同時,也鄭重表達了退出並不意味美國放棄人權承諾,這話隱含了美國將採用新的有效的方式來促進世界人權的發展和捍衛普世價值。是時候將世界人權問題歸於純粹人權問題了,這樣做的前提就是人權問題不容人權惡棍混攪,世界人權機構只能由尊重和捍衛人權的國度組成。這樣的機構才能夠從人權本意出發,尋覓世界人權改善促進的方式方法,包括施加壓力和循循誘導的諸多途徑。

有一種聲音對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表示遺憾,理由是留在人權理事會才能夠促其改革。美國留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真能促其改革嗎?以往的事實給出的答覆恰恰相反,儘管美國與不少民主國家進行了艱難的努力,但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不但沒有改進,反而越來越成為專制極權群魔亂舞之穴,倒是美國等民主國家常遭圍攻有志難伸,這種跡象沒有任何改善反而越演越烈。

過往的歷史證明,對專制流氓政權,綏靖政策貽害無窮,甚至可以說幫助了流氓政權,對禍害社會民眾有難以推卸的責任。對納粹希特勒的綏靖政策,是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重要原因。民主世界對奄奄一息中共的綏靖,導致稍一做大的中共譏嘲民主等普世價值,揚言要用自己那套引領人類了。所以對付流氓政權絕對不可綏靖政策,而是要保持足夠的強度,包括不給流氓政權粉飾自己,貶損普世價值和民主國家的機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