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跑路、走絕路 大震蕩開始 實體經濟告急!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破產、跑路、走絕路 大震蕩開始 實體經濟告急!

去槓桿擠泡沫,這場史無前例的監管風暴,沒整垮房地產,卻逼的高負債、產能過剩的實體企業完蛋! 2018年起,企業迎來債償付高峰期。超4300億公司債壓頂,債務違約已規模出現。 金盾董事長周建燦跳樓、盾安集團450億債務爆雷、數十隻債券違約......跑路、走絕路、破產,影響千萬人命運的大震蕩開始了,究竟誰在拖垮實體經濟?!

實體經濟告急!

去槓桿擠泡沫,這場史無前例的監管風暴,沒整垮房地產,卻逼的高負債、產能過剩的實體企業完蛋!

2018年起,企業迎來債償付高峰期。超4300億公司債壓頂,債務違約已規模出現。

金盾董事長周建燦跳樓、盾安集團450億債務爆雷、數十隻債券違約......跑路、走絕路、破產,影響千萬人命運的大震蕩開始了,究竟誰在拖垮實體經濟?!

一、倒閉的王老闆

因為債務問題,這些天我一直在催促王老闆還款。王還算是有教養的老闆,對於我這樣的一個年輕人天天電話催促,每次都笑臉面對,從不顯露半點不滿。他是深圳的大老闆,而我只是深圳一家公司的小小職員,身份和地位的落差並沒有造成我們倆溝通的障礙,這得感謝他的大度和一直養成的小心翼翼。

每一個看似成功人士背後的凄苦並非其他人能懂。作為一個有著20多年創業的經驗的王老闆來說,這個曾經號稱中國最開放的城市——深圳,已經讓他覺得越來越力不從心。

他是做實業的,主要的客戶是國企和上市企業,這要是放到過去,這是非常好的業務。但經濟下行壓力巨大的當下,這個過去看似很好的業務,卻成了他的痛苦來源。

客戶的回款越來越慢,賬期越來越長,按照正常的財務算法,原來平均每筆單有36%的毛利,這是相當不錯的行業和收益,但是現在客戶的款回不來,賬期從原來的一個月一結算,變成現在半年一結算,王老闆自己大額墊資,倍感壓力。

王老闆的公司是生產型企業,有一個近300人的廠子,按照現在深圳的工資水平,加之他的產品技術含量較高,員工待遇自然要好,現在員工的月平均工資6000多元,加上各種保險和公積金,他每個月要承擔每個員工7000多元的成本。就人力成本這一項,他每個月的開支超過200萬元。外加廠房、電費、水費、稅費和各種公關費用,每個月的開支超過400萬元。這400萬元的費用是不管颳風下雨都得支付的。

可問題是,產品生產出來了,也賣了,但貨款卻遲遲不得收回。他自己估算了一下,就今年上半年,他已經墊付了三千萬的貨款。而且根據現在的形勢,只有可能越墊越多。這樣下去換了誰都受不了。

原本他認為只要自己堅持過了這段艱難的時期,好日子就會到的。而且政府不是說了嗎?開啟供給側改革,讓資金進入實力。——然而現實情況卻並非如此。

日益緊張的資金鏈,讓他自然而然的想到銀行貸款。銀行貸款並不簡單,當他去銀行諮詢貸款的時候,銀行第一個問題就是:你有房產嗎?在當下的深圳,相對於房產而言,公司的經營狀況和項目本身根本算不了什麼,就算你是喬布斯,擁有最好的手機產品,如果他在中國,依然是一毛錢也貸不到。王只好把自己住的房子抵押到銀行,花了很長時間,終於貸到了八百萬,這樣才使得公司業務正常運轉。

王老闆跟我說,他累了。他說:自己為了這個國家的就業做貢獻,但作為第三等公民的民營經濟,負擔最重的稅負,解決最大的就業崗位,卻沒有應有的地位,當下如果還要堅持做實業無非是找死。王老闆還說,錢已經足夠兩輩子花了,沒有必要為了所謂的理想,去受無謂的罪,畢竟,當下已經不是一個有“夢”的時代。

王老闆說:憑什麼讓他辛辛苦苦的為這個國家養活300多人,卻得不到國家任何一點支持,反而成為盤剝和打壓的對象?等他今年把所有的款項收回,不再擴大生產,慢慢把原來工廠里的員工分流,最後還是打算把工廠關了。看到現在做金融的人,甚至做高利貸的人都能瀟洒的過日子。他選定了自己未來的兩條出路:1、退出實業,把實業交給國家去做,自己也從事投機投資,做輕資產的買賣;2、變賣家產移民。王老闆選擇第二項的可能非常大,畢竟自己的孩子已經在美國留學。

兩三年以後,深圳又少了一個踏踏實實做實業的老闆,多了一個炒房的炒客;或者中國又少了一個優秀的國民,西方多了一個消費的富翁。王老闆只是過去和現在千千萬萬在深圳苦苦拼搏的創業者中一員,他今日的選擇不是孤立事件,無數個曾經滿懷熱情以實業造福社會的創業者選擇拋棄實業,甚至拋棄中國。

二、企業稅費負擔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我國的企業稅費負擔極重,宏觀稅負高達38%,遠超新興市場國家,甚至超過了美國、英國等發達國家。

可以說,如果我們企業稅費負擔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稅負重,主要體現在增值稅方面,每個環節都要交稅,稅大概是利潤的三倍,利潤微乎其微。比如企業一年交1000萬元的稅,利潤可能不到300萬元。如果稅收只是利潤的兩倍,這已經算好企業了!

經濟下行,財政收入難增加,但機構和人員還得養,項目還得繼續投,花錢大手大腳,短時間也改不過來。

怎麼辦?只能繼續加重社會的稅負。

近40%的死亡稅率剝削企業,大部分企業利潤率不足10%,稅負過重的陰影籠罩在每個企業頭上,中國製造業哀鴻遍野。當前,我國絕大多數的企業,連稅都交不出。

多少企業稅一交就虧損,多少企業靠著避稅才能存活?

三、膨脹的資產泡沫加劇實體經濟負擔

在中國,有兩個貨幣池子:樓市和股市。

這兩個貨幣池子,主要作用是鎖住超發的貨幣。但股市已被玩殘,樓市泡沫又被死死按住。外加外儲減少,沒有回收相應比率的人民幣,加劇了流動性的泛濫。

泡沫是虛的,但造成的惡劣影響確實實實在在的。

財富泡沫之上,食利階層蠶食的是實體經濟的根基。這些以財產性收入為根基的食利階層,對中國實體經濟的損害十分嚴重。

大量有房的感覺自己財富倍增,但物價又低廉,於是拚命消費,什麼事不幹,也能賺到比打工一輩子還多的錢。這個提倡勤勞致富的古老國度,就只剩下一幫坐享其成的人。

虛假的繁榮,令創造財富的人數大減,也讓大量真實的財富被過度消耗,加劇人民幣泡沫。

2008年,中國M2為47.5萬億,2017年M2則飈到了167萬億。天量M2被清算時刻即將到來,中國在加速去槓桿。借新還舊、擊鼓傳花,遊戲一旦停止,一大批企業將面臨集體債務違約。

民企死了,實體經濟又哪來的活力?

資產的泡沫,給遍體鱗傷的實體經濟捅上了最後一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搜狐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