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大陸驚現13歲的小「貪官」說起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從中國大陸驚現13歲的小「貪官」說起

腐敗已從娃娃「抓起」是不爭的事實

當今中國大陸的貪官多如牛毛已是毌庸置疑的事實了。上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國字號」級的大員,下至「七品芝麻」級都不夠格的村支書、村長中的大貪官都是「人才輩出」。一個村官也能貪污受賄上億,「國字號」的,部長級的,其贓款用「天文數字」都不便表達,鈔票只好以重量「噸」計之,為了點清巨額賘款當場竟然燒壞點鈔機數臺,如此等等,吉尼斯世界記錄也不知被刷新多少次了。然而這些畢竟都是成年人才幹得出的「大事業」。而如今我天朝的孩子,也不肯讓成年人「專美」於前,並以「英雄自古出少年」的大無畏精神來與成年長輩「試比高」了。

近日中國又傳出一件轟動性的大新聞:安徽省懷遠縣火星村小學一名年僅13歲的「學生幹部」(單這名稱就極具「中國特色」,全球應無二家。不過因其還未成年,當局出於「革命的人道關懷」姑隱其名而稱之為「小賜」),就是這樣一個孩子,因官拜小學副班長又兼語文科代表,再加班主任老師授予了小賜「檢查作業」和「監督背書」兩大職權,於是這位13歲的幹部小賜。竟利用手中職權,對同學進行敲詐逼迫,強行索賄。幾年下來,到六年級最後「東窗事發」時,其受賄總金額已達人民幣兩萬多元。如果小賜是個成年人,絕對可以算個貪官,按受賄罪論處不會冤枉!但因其只有13歲所以我只好在標題內的「貪官」二字上打個引號。這種聽起來完全是不可思議的怪事,卻在當今的中囯實實在在地變成了現實。真應了網上「愛國五毛」的那句豪言:「厲害了,我的國」!真的只有在這樣「厲害」的國度裡,才會有如此厲害的事情發生!

其實說穿了也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小賜索賄受賄的模式也並不複雜。簡言之就是班主任老師給了它「檢查作業」和「監督背書」兩項大權。於是他說你對課文「背」得合格便合格,他檢査班上其他學生的作業和學習進度,合不合格也由他說了算。既無別人監督,班主任老師也從不過問。這種絕對的權力終於造就了這位小「貪官」。但更為惡劣的是這個小賜若說你「不合格」,非但你不能過關,還要受懲罰。其「懲罰」的手段除了挨打竟然還有逼著人家喝尿,甚至吃屎!這種令人髮指的惡行,即便是在被中共大肆渲染的什麼國民黨的集中營渣滓洞、白公館,甚至希特勒的奧斯威辛集中營裡也未聞有此種懲罰。現在竟然可以由一個小學生的「幹部」來施之於其他孩子身上。難道從小就要在孩子的身上培養比法西斯還更殘忍的「品質」不成?!

正是由於如此駭人聽聞的懲罰,而且「執行權」就掌握在這個學生幹部小賜一人之手,班上孩子為了逃過此種災難,只好向這位學生幹部行賄。但孩子的零用錢畢竟不多,而小賜的胃口也越來越大。孩子們為了免遭懲罰只好向家裡去偷。其中一個孩子一次竟從家中偷走800元之多。許多家長發現家中銭丟了,追査中孩子遭到毒打。但孩子們都一口咬定銭偷出去已花銷或弄丟了,卻不敢說出真相。結果幾年下來終於「成就」了這個極具「中國特色」的小「貪官」!

現在真相大白。懷遠縣警方及教育局也介入調査。認定了大部分事實。但由於小賜不夠承擔民事與刑事責任的年齡,只有轉去其他學校,由其家庭退賠被勒索的錢。校長被撤職調離火星小學。班主任老師顧利珍被撤消教師資格調走。總之一切都是大事化小,低調處理。官媒體更是噤若寒蟬。要是這事發生在臺灣或美國、日本,那麼我們的「央視」和環球日報不知要如何欣喜若狂,連篇累牘地大肆報導、評論。說不定蔡英文或安倍也要跟著挨頓臭罵,以證明資本主義的「腐朽」。然而網際網路時代,再加微信的進入萬戶千家。官方縱有「金盾」之類的防火高牆,有眾多的刪帖高手,紙也包不住火「家醜」終於外揚!

然而此事決不只是幾個孩子遭到霸凌、侮辱、虐待,被勒索了幾萬元的問題。實質是中國人權與法治現狀的縮影。一個學校或班級就是一個微型版的社會,學生們在這裡就是將來進入社會活動前的實習與預演。然而在這個火星小學裡,什麼法治、人權一片荒蕪,完全缺失,從上到下怠惰,濫權,無法無天,實則就是當今中國官場現狀的翻版。本來監督課文背誦,審查學生作業與學習進度是老師必須應盡之責,份內之事。班主任老師卻去交給一個學生幹部全權「代理」,而且從此以後便不聞不問,任其胡作非為,校長同樣亦只知高高在上,當官享樂。結果學生被欺凌侮辱,被弄去喝尿吃屎也無人來管。這難道不正是當今中國政壇官場腐敗,普通底層民眾任人宰割的真實現狀之縮影嗎?

誰也別跟我說這又是什麼小概率的「個別事件」,又是什麼「十個指頭中的一個指頭」等等。雖然像小賜這樣放肆作悪的,在學生班幹部中的百分比不會太高,但是被小賜霸凌侮辱的每個學生卻都是百分之百的受了害,他們甚至多年後也走不出這受害的陰影。這與「概率」毫無關係。而即便是「一個指頭」也是大事。眾所周知被毛澤東捧為聖人的白求恩先生便是因「一個指頭」感染破傷風而丟了性命。能說「一個指頭」的事不是大事嗎?而且像小賜這樣惡霸式的學生幹部在中國也並不稀奇。近日,安徽合肥一名幼兒園小班長用棍子多次抽打同學。監控顯示,一位手持塑料棒的小朋友走到另一位小朋友的座位邊,多次抽打小朋友的後背,而且這位小朋友總共打了十五、六個同學,持續大概四十分鐘。據瞭解,當時老師全程都在教室內,而這名打人小朋友則是老師指派的小班長。此則消息近日已見於上海「東方衛視」等官媒體。

更應該指出的是在當今中國的各級學校裡,這個「學生幹部」制度正在變為崇拜權力,培養腐敗的實驗性溫床。一個學生一旦當上了學生會主席,班長之類的幹部便立馬可傲視他人而高人一等。還可寫入個人檔案,成為「光榮的歷史」。可是學生幹部畢竟名額有限,僧多粥少,而學生幹部名為「選舉產生」實則是由校當局、班主任老師等操縱指定,與中共搞的偽選舉大體相似。於是學生為了當上各種學生幹部,便千方百計或請家長託人走「後門」送物、送銭給班主任、校長;或自身出馬用諸如取悅、討好、吿密、送禮等各種手段去巴結校方和班主任等。結果當然在「周瑜打黃蓋」的模式中,送禮,收禮之類的腐敗便成為「潛規則」。甚至傳出高校中有女生因此遭到性侵和玩弄。教育本應是一塊聖潔的淨土,而今卻在當局「一黨獨裁,遍地貪腐」的「大氣候」中變成了實習貪腐、搞邪門歪道的「預科班」。在這樣的環境下培育出的「人才」,怎麼能指望他們將來會能成為公正、廉潔、正直的人?十三歲的小「貪官」小賜只不過是個典型的標本而已!

更據知情者雲,這個小賜既其貎不揚,又個頭不高,既無智力超群之處,更無拔山舉鼎之力。且一人單槍匹馬,就憑班主任老師顧利珍女士一句口頭「聖諭」,便成了該班的「二孩子王」(中國坊間俗話戲稱老師為「孩子王」)之後便作惡多端,敲詐索賄,對方不滿足其要求便肆意打罵同學,甚至逼人喝尿吃屎。此種惡行長達數年,竟無一人敢挺身而出進行反抗與揭露!其實最多只消有兩、三個人便足以將其制服,扭送去校長辦公室理論。但個個卻都逆來順受。事後該縣教育局官員也問學生:這麼多年你們為何不揭露?孩子們面面相覷無言以對。足見中國人從孩子時代就已被培養成崇拜、畏懼權力的奴隸。這樣的孩子長大以後不但不可能具有公民意識。而只能成為俄國偉大作家安東.契訶夫筆下那個被伯爵嚇死的「小公務員」一樣的人,這才是當今中國人最大的悲哀!

當局曽說「足球要從娃娃抓起」。它抓沒抓筆者不知。但腐敗已從娃娃「抓起」則是不爭的事實。而且中國的孩子從小就被培養成了對權力崇拜,權欲薰心,利慾熏心的「金錢」與「權力」的雙料順從奴隸。如果不用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普世價值觀的精神去徹底瓦解與改變這種落後野蠻的體制。那麼中國式的、體制導至的腐敗,肯定是已病入膏肓無藥可救了。出現13歲的小「貪官」這一奇葩案例,就是這種體制瀕死的徵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