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雁:民奸出沒 民何以堪?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沉雁:民奸出沒 民何以堪?

我本就是無業游民,一個毫不自由的自由職業者,換句話說,就是一個從不知道何謂養老金的賤民。按常理,我不應該為宜昌那位老年學員的民奸之言而發聲,但一想到這位老人的霹靂雷語,我就納悶,這種人究竟是如何煉成的?既然是老年大學學員,肯定是退休了的老革命,難道老年大學就是專門培養壞老頭的搖籃?如果是,那就是老人變壞了,如果否,那就是壞人變老了。

我們最熟悉的內奸有三種:漢奸,國奸,黨奸,它們分別代表背叛民族利益、背叛國家利益和背叛組織利益的出賣者。但有一種防不勝防的內奸,往往就在我們普通百姓之中而專門坑民害民的民眾利益出賣者,這就叫民奸。

今天整個網路都在刷屏江西宜春,一個署名為老年大學學員的網民,也不知向什麼組織寫了一封建議信,主題是"關於鼓勵宜春市民主動放棄領取養老金的建議",其中對不放棄養老金的市民有一句特別熟悉的道德加冕,"不放棄就是只顧個人利益不顧國家利益",並建議"依法嚴懲"和"驅逐出境"。一語既出,全網震驚,這就是典型的民奸,專門以出賣百姓利益而附和組織的害人蟲。

顧名思義養老金,就是老年市民的最後生活來源,也是老年市民的唯一生活來源。國內外養老金情況不一樣,國外養老金是人人有份,但國內只有長期參加工作且長年繳納社保基金的市民或退休人員才有養老金。換句話說,大多數人的養老金都是只拿回部分本屬於自己存取的錢而已,拿自己前半生創造的養老金,這與損害國家利益有何關係?但這種喪心病狂的民奸就為了自己能舔菊成功或完成組織交給的任務,不惜違背天理人道而充當天怒人怨的輿論馬前卒。

這種民奸危害之大,千萬不可小覷,它們,只能用它們。它們是政府吹出的氣球,政府想提升油價,它們立馬飛向空中代表民意,滿臉洋溢著喜悅地表示"全國人民喜迎油價上漲"。它們是坑民政策的靴子,當需要延遲退休時,它們立馬打一套太極拳,並且信心百倍地說"身體這麼棒延遲到70歲退休也沒問題"。它們是國家的引導員,當經濟疲軟失業劇增時,它們就充當回鄉養豬年入過億的女博士、回校賣餅年入百萬的大學生和手機貼膜買了五套房的路邊小販。總之,它們代表某一方面不願說不好說而又假扮民意地提前試水,為某一方面順利出台生孩子沒屁眼的政策法規而開路輿情,等到靴子一落地,民眾即便千般苦萬般怨,也只能敢怒而不敢言。

這種民奸,別說給它一根骨頭,就是給它一個饅頭一坨大糞,它都會向餓狗撲食一樣撲向民眾一陣狂吠亂叫,而後歡天喜地地吃著昧良心的嗟來之食。民奸是毫無人性可言,全身流淌著欺下媚上的污血,腦子裝滿了粘糊糊的豬板油,滿肚子的狼心狗肺,滿嘴裡的血盆獠牙。不妨仔細打量一下你的周邊,凡是那種上諂下驕的貨色,毫無疑問,全是民奸的存貨,只要有人亮骨頭,它們就會立馬變現。還有譬如,朝陽群眾、袖章大爺、砸手機大媽、見到抱孩子的女人也不讓坐的麻木乘客、直播女孩跳樓並大呼還不快跳的冷血看客,這些都是奔向民奸的預備役。

漢奸、國奸、黨奸、民奸,四大奸賊中,最噁心人的就是民奸,因為前面三奸都是背叛整體的泛利益,說不定對大多數民眾來說還並非壞事,但只有民奸是定向背叛中下層弱勢群體的民生利益。它們為了討好中上層的巧取豪奪,隨時都準備好了打弱勢群體的秘密小報告、做弱勢群體的虛擬代言人、干弱勢群體所不齒的骯髒齷齪事。在磚奴營它們就是半夜雞叫的周扒皮,在辦公室它們就是兩面三刀的是非客,在WG它們是大義滅親的革命闖將,在鎮反它們是憶苦思甜的翻身貧農。總之,無論在什麼時代還是在什麼環境,它們都能為弱善群體準備一款欲哭無淚的人設陷阱。

俗話說,家敗出惡鬼,民弱出惡魔。惡鬼惡魔是一對好基友,沒有惡鬼的配合,惡魔就是無根之木。民奸就是隱匿在民間的惡鬼,因為弱民勢微音低,惡鬼一聲吼,弱民抖三抖,惡魔則獨步天下任我行。宜春那位老年大學學員已經驚天一呼,"不放棄養老金就是不愛國",宜春的老市民和將要老去的市民慘了,不,全國還寄望養老金養老的市民全慘了。養老金赤字119萬億,這不是危言聳聽,放棄養老金是解套赤字的唯一出路。前有專家報信,後有民奸搭台,不棄金就棄國,重回養兒防老的老套路才是硬通貨。

此時此刻,我想起了卓文君與司馬相如書,"七月半秉燭燒香問青天,六月里人人扇扇我心寒"。這世道,青天沒有,心寒是必須的。我不想老,我不想養老,我更不想領養老金,我只想在還未完全老時就徹底老去。多活一天,不是我髒了盛世,而是盛世髒了我。

文章寫完了講幾句題外話,我本就是無業游民,一個毫不自由的自由職業者,換句話說,就是一個從不知道何謂養老金的賤民。按常理,我不應該為宜昌那位老年學員的民奸之言而發聲,但一想到這位老人的霹靂雷語,我就納悶,這種人究竟是如何煉成的?既然是老年大學學員,肯定是退休了的老革命,難道老年大學就是專門培養壞老頭的搖籃?如果是,那就是老人變壞了,如果否,那就是壞人變老了。

宜春是個好地方,一個適宜叫chun的城市。也不知宜春那位老年大學的學員是男學員還是女學員,他或她這一叫,一唱雄雞天下白,老伴兒走早了真會出亂子。惹不起的大爺大媽,尤其是這種活到老學到老的老人,他們讀書是假,想找伴兒是真。親愛的組織,可知冷暖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