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官披露:造偽證誣指美軍搞細菌戰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高官披露:造偽證誣指美軍搞細菌戰

——造偽證誣指美軍搞細菌戰 蘇共都說子虛烏有

為了應付科學家調查團,志願軍衛生部長吳之理只好向中央衛生部賀誠求援,派人到東北瀋陽取回兩個密封鐵管的鼠疫桿菌菌種,作為朝鮮發現的證據,交給科學家調查團。吳之理擔心這樣做,仍難蒙過調查團,便向一位同事說:「萬一到時仍難證明細菌戰事,你就給我注射這種鼠疫菌,讓我死,就說志願軍衛生部長染上美軍投撒的鼠疫,不怕不是鐵證。」

中方防疫部隊進入疫區

近期《炎黃春秋》發表的原抗美援朝志願軍衛生部長吳之理先生的遺作《1952年的細菌戰是一場虛驚》,披露了一個重大史實,即我們歷來宣傳的美國在戰爭中使用了細菌戰一事,其實並不存在。

據吳先生文,此事是這樣發生的:

1952年1月28日,美軍飛機飛過志願軍42軍駐地(朝鮮平康郡)後,42軍衛生部長高良,發現雪地上有一些跳蚤、蒼蠅及類似蜘蛛的昆蟲,高良對於在嚴冬之際雪地上出現跳蚤、蒼蠅的情況,很為警惕,懷疑美軍在搞細菌戰。

其實,後來知道了,高良發現的跳蚤,不是常見的跳蚤,而是一種稱為“雪蚤”的小蟲,與跳蚤不屬同類,在朝鮮的雪地上經常有,朝鮮人對此司空慣見不以為奇。

42軍衛生部便將高良的發現,電告了志願軍總部及其衛生部,並送去了幾十個標本。

志願軍總部接報後,彭德懷高度重視,便將此情一方面上報中央,一方面電告志願軍各部,要各部隊注意。

這一來,上上下下都有些緊張了。

志願軍各部也都送來了不少關於跳蚤、大老鼠、死蛇之類標本及報告,懷疑是美軍空投。

但是,志願軍總部衛生部對送來的標本都作了化驗,並沒有發現那些標本帶有什麼病菌。而且,也了解到在朝鮮嚴冬出現雪蚤、蒼蠅,是正常情況。

同時,吳之理部長認為,即便美軍要搞細菌戰,也沒有在昆蟲不能繁殖的冬天進行的道理;何況,發現跳蚤等的地方,都是在前線,與美軍陣地靠得很近,若是細菌戰,風向一變,美軍自身便會殃及,美軍不會這麼愚蠢。特別重要的是,各部隊雖都有發現雪蚤、蒼蠅之類的報告,但並沒有發生死人事件。

因此,在志願軍總部會議上,吳之理便提出了自己的懷疑,認為可能不是美軍搞細菌戰。

對此,彭德懷當即指責吳的觀點,說吳是“美帝國主義的特務,是替敵人說話”。

當即志願軍總部成立了一個“防疫辦公室”,以進行反細菌戰的工作。

恰好此時,美軍前線也出現了一些死亡病因不明的士兵,美軍方面也懷疑是不是有細菌戰的因素。大概嚴冬雪地上發現“跳蚤”的事,美國人也很迷惑。於是派了當年日本在中國東北的細菌研究部隊(731部隊)的頭頭石井,來進行調查。

然而,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隊頭頭的出現,則讓中、朝方面認定是美國人在派日本戰犯搞細菌戰。

影響中央認定這件事的,是中央衛生部常務副部長賀誠的判斷。賀曾在東北工作,對日本731細菌部隊的情況很熟悉,他見日本戰犯石井到了朝鮮,便認為與美軍搞細菌戰有關。

於是,2月22日《人民日報》刊登了中、朝兩國政府強烈譴責美國搞細菌戰的聲明。

《人民日報》文章發表的第二天,志願軍衛生部長吳之理對副部長朱直光說:“這一來我們就會被動了。”意思是一件並未確認的事,卻為中央認定,這將使志願軍衛生部的工作帶來麻煩。

朱便說:今後只有做文章了。

此後,中央衛生部組織了一個數十名專家組成的“防疫檢驗隊”,來到朝鮮,幫助進行反細菌戰工作。但是,也未發現真正的細菌戰會要用的病菌,並且,此後一年中,也沒有發現與細菌戰有關的死者與患者。

與此同時,以英國科學家李約瑟為首、蘇聯科學院院士茹柯夫為副的國際科學家調查團也來了。這些科學家是真的相信美軍搞了細菌戰的,他們來朝鮮是為了搜集證據。

所謂細菌戰,原本是並沒有的事。現在科學家們來打證據,怎麼辦?

只有造假。

二個連級軍官在一個森林的小木屋內,發現了大量的跳蚤,連忙上報。

這便作為一個重大證據。

但是,在無人居住堆放雜物的小木屋中,跳蚤繁殖很快,是很正常的事,並不一定與細菌戰有關。

為了使科學家們相信這個證據,部隊在上報時便沒有說是在小木屋內發現的跳蚤,而謊稱是在森林的露天里發現的。並對那二名軍官進行說服,以對敵鬥爭的需要,讓他們向科學家作假證。

鼠疫桿菌是細菌戰不可缺少的病菌。但細菌戰一事原本並不存在,這鼠疫桿菌又怎麼會有呢?

為了應付科學家調查團,志願軍衛生部長吳之理只好向中央衛生部賀誠求援,派人到東北瀋陽取回兩個密封鐵管的鼠疫桿菌菌種,作為朝鮮發現的證據,交給科學家調查團。

吳之理擔心這樣做,仍難蒙過調查團,便向一位同事說:“萬一到時仍難證明細菌戰事,你就給我注射這種鼠疫菌,讓我死,就說志願軍衛生部長染上美軍投撒的鼠疫,不怕不是鐵證。”

做假看來是成功了。

國際科學家調查團回北京後,均簽字發表了一個500頁的訊查報告,認定美軍搞了細菌戰。

與此同時,幾名被俘的美軍飛行員,也向科學家調查團當面敘說了他們投下細菌彈與“不爆炸的炸彈”的經過。《人民日報》也刊載了他們的說法。

這幾名美軍戰俘後來回到美國,受到了審判,審問他們為何亂說莫須有的細菌彈之事。這幾名戰俘說,當時在戰俘營,中方人員告訴他們,只要他們這樣說,就可以釋放他們。所以,他們便按中方求說了那些話。

但是,顯然蘇聯的科學家沒有完全相信這件事,他們一回國就向斯大林做了彙報。因此,蘇共中央即向中共中央來電說:細菌戰是一場虛驚。

接到蘇方電報後,周恩來總理便將解放軍總後勤部長黃克誠與主管後勤衛生的志願軍副司令員洪學智找來,問他們:“你們做了手腳沒有?”

洪學智答:“做了。不然那時沒法交差。”

由此,當時,我國正派人在歐洲進行反對美國搞細菌戰的宣傳活動,周總理當即下令撤回這種宣傳。

從此,我們不再提美軍搞細菌戰之事。

但此事仍屬國家機密,下面的人並不知道。所以,編書編教材的人,便老是將美軍搞細菌戰的事,編入書中。

誤導了多少人啊!

到八十年代,軍事科學院編百科全書,黃克誠要吳之理向百科全書編輯人員傳達他的意見:美帝沒有在朝鮮搞細菌戰,現在兩國關係也不壞,不宜再說這個問題。

吳之理曾向黃克誠表示:當時他做了假,欺騙了科學家,很對不起他們。

黃即安慰說:你不用這麼想。搞政治鬥爭嘛,而且你一開始就表示了對細菌戰的看法,很不容易,你已經盡到責任了。

可見,很多“歷史”,是由政治需要而被製造出來。

2013/11/13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