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史實:風在吼 驢在叫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使人喪失正常戀愛的能力

——中國共產主義者滾回家去 毛澤東和他的專列女服務員

杜君立:中國發生大量餓死人慘劇後,蘇聯召開政治局會議決定立即援助中國50萬噸食糖,300萬噸糧食。被毛澤東一口回絕。毛說:“哪怕把全中國人都餓死也不要他一粒糧食,中國黨和政府是有志氣的。我們不但不要蘇聯援助,而且還要把欠他的債還清”。這是毛告訴中國人蘇聯乘人之危“逼債討帳”的歷史真相

歷史之碎:【風在吼,驢在叫】1939年3月,光未然《黃河大合唱》原稿是“風在吼,驢在叫,黃河在咆哮……”據說當年馬匹都被徵召入伍了,只有驢在山道上。賀敬之看了初稿之後,認為“驢的形象稍遜雅觀”,建議將“驢在叫”改為“馬在叫”。後該曲於1941年在蘇聯重新整理加工,遂出世。

6月22日,中共海軍導彈護衛艦濱州號抵達波蘭格丁尼亞港,參加波蘭海軍一百周年慶典,在港口遭反對者抗議:“中國共產主義者滾回家去”……

RFA-Chinese:韓軍在大鵬湖戰役殲滅2萬4241名中國人民志願軍。由於戰爭期間的混亂,這些志願軍的遺體被韓軍和美軍全部推進了湖水裡。時任韓國總統李承晚於停戰協定之後訪問該戰地,改湖名為破虜湖,並用漢字揮毫。這一筆跡被刻在石碑上,一直留存至今。這裡破虜湖的“虜”字,指的是中國人民志願軍。

熱帖:大鍊鋼鐵期間蘇聯派專家到中國考察,一位名叫扎夏季科的專家見到獸醫當鍊鋼廠長,他問周恩來那些從蘇聯學成歸來的鍊鋼工程師去哪裡了,得到的回答是:他們都在農村勞動,“煉無產階級思想意識”,最後他說:中國人捅出的婁子只能責怪他們自己。

安普若-外號安校長:南京大學《當代外國文學》主編余一中在《俄羅斯文藝》1998年第二期發表《〈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是一本好書嗎?》,聲稱《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對讀者來說“就像受鈷60的照射,使昆蟲喪失生育能力一樣能使讀者失去獨立思考,喪失正常戀愛、交友、與友人相處和做有益工作的能力”;“我們的譯者、出版者不要再製造、販賣裹著糖衣、使人心靈失常的毒藥了。”而任光宣認為這本小說及其作者都是斯大林主義的產物,為當前社會所不需。

霧滿攔江:美國南北戰爭時,羅伯特中尉召集會議,結果會上打成一團,比不開會還糟糕。羅伯特很生氣,專門寫了本如何開好會的書《羅伯特議事規則》。書中約定:會議要有主持人,主持人保持中立,所有陳述者面向主持人,在限定時間表達自己的觀點和見解。禁止打斷別人,禁止批評別人,只說事不說人。

美國學校有“品格六大支柱”教育

濟善園之三慎齋:1970年大學通過“群眾推薦、領導批准、學校複審”招收工農兵學員,由於廢除了考試,領導說了算,“走後門”成風。72年中央發出杜絕“走後門”的通知,但毛卻批示“開後門也有好人,前門來也有壞人”,72—76年,70%的招生名額被幹部子女佔用,有些地方內定的幹部子女名單甚至排到了1986年。

海洋律師:取消憲法課,改為政治課,是偉大領袖的指示

桑塔路西2:1932年,斯大林發布“改組文學藝術團體”的指示;1933年,希特勒建立他的美術協會;1942年,耄發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極權扼殺文藝的方法驚人一致,打著“為人民服務”的旗號,用高度的組織化和血腥的清洗,讓文藝成為政治工具。戈培爾說,在這方面,我們要向布爾什維克學習。

說書者一枚:1960年鐵道部從東德為毛澤東定製一列新專列,十分奢華,各種設備齊全。毛乘專列到外地一次,沿線所有行車時間表都要改過,至少一周才能恢復正點。沿線都有各省公安廳派警衛,每隔五十米放哨。毛要睡覺時,火車得趕緊停下來,如停靠點周邊有工廠或飛機場,工廠就要停工,機場就要停飛停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鄭浩中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