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中國式的尊嚴

人性的尊嚴是與生俱來的。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是個人,就應該被尊重。

有權就有尊嚴

一個大學同學,畢業後五年在28歲時就任近10萬人口縣屬小鎮鎮長。後升任為該縣副縣長,配有專車和專門的司機。他的政治野心不小,在官場上如魚得水。有一年回國我去看他,他開口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為什麼不回國?中國大陸應該有更適合你專業的位置和機會。

我想都沒有想地答道:為了有尊嚴地活著。

同學十分不解地看了我一會兒。但他沒有繼續追問,而是讓司機隨時待命,他自己開車帶我去他工作和管轄的地區轉轉,並開玩笑說:好多年我都不開車了,但是今天,我給你當司機!我明白他的意思是今天我是他的貴賓,但經他這麼有意一說,也讓我意識到他今天在紆尊降貴。司機,在他眼裡是低人一等的僕從。

我們每到一處,總是被一群人圍著前恭後迎,小心賠笑奉承有加,連到餐館吃飯都是老闆親自出馬,殷勤備至。我跟著他狐假虎威了一回,體驗到有如皇帝出遊般前呼後擁的至尊至貴,這是我在美國沒有的經歷。

飯後同學舊話重提,說我在中國大陸肯定會混得比他好,為什麼會有在中國大陸活得沒有尊嚴的想法呢?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他,如果某一天他成為一介平民,還會有這樣的禮遇嗎?他說沒有想過將來會成為一介平民,但如果是的話,估計不會被人這樣逢迎著。

沒錯,在中國大陸,一個人是否被尊重和被尊重的多少取決於社會地位的高低或財富的多少。

在美國,我是典型的一介平民,儘管操著不太流利而且不夠標準的英語,長著不主流的面孔,但很少有不被尊重的感覺,僅有的幾次還是來源於自己的同胞和新移民。無論是學習工作場所,還是生活消費場所,無論是錦衣綉服,還是破衣爛衫,以個人的經歷,還沒有被公開歧視過。但在中國大陸,我卻時時處處感到不被尊重,或因為不太高檔的衣著,或因不太主流或優越的口音,或長得不富或不貴的面孔,等等。說人家美國人是表裡不一的偽君子也好,假仁假義的偽善者也好,但人家至少文明到不會明目張胆地歧視人、輕賤人甚至羞辱人。

我告訴同學,我每天給自己和家人當司機,有時候也給同事和朋友當司機。工作午餐外出就餐時,經常是老闆或老闆的老闆給我們當司機。我所在的美國的城市市長,甚至多數國務部長、國會議員或州長都是自己開私車上下班。即使僱用司機也會對他們彬彬有禮,因為一方面對人本身的尊重是西方的基本價值,另一方面司機手裡握有這些人的一票。

有錢就有尊嚴

像有權的同學一樣,一個有錢的同學也不太明白尊嚴在中國大陸是個問題。在中國大陸的經濟和司法制度還隨處有縫可鑽的時候,這個同學憑藉在政府部門的特殊關係,在只賺不虧的房地產行業找到了他成為富人的位置;在中國大陸的道德開始墮落到以更新妻子包養二奶為榮的時候,他不僅與時俱進地換了個年輕漂亮的妻子,而且在同學朋友中從來不隱瞞包養的情人。他家裡僱用了兩個保姆和一個專職司機,這也是他向人展示財產的一部分。

該同學請我們同學吃飯。點菜的時候,同學一招手,四個服務員同時快步躬身迎上來。那個包間配有四個服務員站在房間四角隨時待命。同學嫌他們有礙同學間的私密談話把他們趕到了門外。每次有要求,他只需要一招手或對外高聲叫道:服務員!當他再次埋頭揮手招人時,沒有注意到身後一個服務員拿了一杯酒正準備遞給他,酒杯被打落在地,一些酒灑在他身上。同學大眼一瞪,服務員嚇得面如灰色連連道歉。我坐在一旁,“欣賞”著同學那高高在上有如指揮千軍萬馬的氣勢,想像不了這曾經是個見了女生就滿臉通紅、以至初戀情人被人搶走後無助地失聲痛哭的大男孩。金錢,是如此地能把一個懦夫變成強者和尊者。

終於等他點完了菜,我告訴他,在美國讀書時,我也曾在餐館端過盤子洗過碗,可是從來沒有人對我大呼小叫過。那時英語很糟,不時會出錯拿錯了菜,但大多數客人投以理解的一笑禮貌地要求換菜,幽默地說謝謝我讓他們嘗到了一道新菜。如果人家對我的服務滿意的話,還會給我額外的小費。

同學訥訥,半天沒有說話。我以為他正在為自己剛才的行為失當深感愧悔呢。不料他卻說,在美國那麼不好混,為什麼不回來?這次輪到我無言了。

人性的尊嚴是與生俱來的。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是個人,就應該被尊重。但在中國大陸,尊嚴是要通過某種外在的東西交換得來的。中國大陸人,如果剝去了權勢和金錢的外衣,還能剩下什麼呢?普通百姓還需要等多久才真的活得有尊嚴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洛陽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