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楊懷康:輸在識見的強國夢

強國夢起碼有三大分水嶺。一、在1978年12月舉行、議決改革開放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此舉解放人的原創力(凱恩斯所謂的animal spirits),讓市場運作提升資源效益,提供條件擺脫貧窮。二、2001年加入世貿,讓廉價勞工、便宜土地有用武之地,成就為世界工廠,邁向富強。三、2018年川普撲殺中興,擦亮14億人的眼睛,看清楚強國之路何其漫漫而修遠。然而要成為真強國,所欠者又豈止晶元而已?識見、視野通通尚須補課。

別的不說,即以手機而言,據聞華為不惜工本,矢志取韓國的三星、美國的蘋果之地位而代之。及至爆發中興事件,華為方猛然驚覺,原來全世界的手機只有兩個制式,舍蘋果的iOS便是谷歌的安卓(Android)。前者不予外人,故此無論是華為、中興以至小米,都得仰賴谷歌鼻息。兩者都是美國的產品,都有隨時拔喉的威脅。危如累卵,有報道指這個時候,華為已痛下決心,研發手機制式云云。

誠然,蘋果、谷歌之外,微軟、諾基亞尚有手機制式應市,可是全世界99%的手機都用前兩者的制式(谷歌獨佔近90%),中國品牌的手機則全用安卓,是絕對的壟斷。據說華為的5G技術走在世界的最前頭。我是科技盲,不知道這樣領先有何實質意義。即使有,華為的5G手機還是用安卓制式,即是隨時有機會像中興那樣面對封殺,那又是什麼的技術領先?我看過“中國製造2025”的清單,見不到有手機制式這一條,奇怪。

諾基亞尚獨步天下手機市場之時,谷歌用好幾個億美元收購安卓。2007年蘋果推出iPhone,谷歌迅即推出安卓制式。他們沒有像蘋果那樣留安卓為己用,而是免費供應給手機生產商。當時我看不懂這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葯,以西貢鄉下仔之心度之:谷歌憑免費供應搜尋器賣廣告發達,許是照辦煮碗,免費供應手機制式以推廣其搜尋器吧?

那是11年前的事。當時手機遠未及現今般普及。限於手機硬體及網路容量,用手機賣廣告的市場相對有限。谷歌顯然盡得《老子》的真傳,淋漓盡致發揮“將欲奪之,必固與之”的道理:iPhone的利潤讓人看得猛吞口水,免費供應安卓,讓三星、華為、小米、聯想等製造商無須自行研發制式即可以落場競爭,普及手機,間接推廣谷歌的搜尋器,擴闊其廣告市場。

在谷歌而言,免費供應安卓形成良性循環:越多手機生產商落場追逐iPhone這隻電兔,安卓的市場佔有率便膨脹得越快,吸引越多生產商研發配合這個制式的軟體,鞏固其壟斷地位;即使像華為般的後來者要另起爐灶搞新制式,亦要攀越越來越高、華為有份建造的入市門檻。故此無料奉送制式的實質效果是鼓勵手機生產商幫安卓賣命打天下。蘋果的喬布斯是世所公認的奇才,可是從手機制式這一役可見,一山果是還有一山高。

時至今天,蘋果的iPhone獨佔手機市場86%利潤,安卓手機生產商當中,基本上只是三星有錢賺;其餘像華為、聯想般的生產商則只見身郁唔見米白,通通都為谷歌作嫁衣裳,推廣其搜尋器、吸納廣告費。

創新需要視野

至今蘋果iPhone的利潤無疑依然豐厚,可是手機市場已然是谷歌安卓的天下——只有在日本,iPhone用家的數目方壓倒安卓。iPhone早晚成為小眾玩意。即便如此,iPhone跟所有安卓手機一樣,都為谷歌的搜尋器效力,都在幫谷歌搵銀。

自古至今,像谷歌這樣的絕對壟斷,未之見也。教人欽佩的是,這個絕對的壟斷並非靠政府干預,扼殺對手的結果,而純粹是經營得法,能人所不能,滿足了市場的需要。可是谷歌深知“人言可畏”,由是在華盛頓駐紮了全美國最龐大的“走廊說客”(lobbyist)團隊,慎防政客們借故干預,壞了他們的壟斷好事。

中興私通伊朗、北韓,國資委的王絳斥責其行徑“愚蠢”,“被抓住時說謊,在緩刑時說謊,在觀察期時又說謊”、“把國內的無誠信帶到了國外”。以這般修為在國際市場行走,何止羞家,簡直獻世。搞高科技,不就是買美國的晶元、用谷歌的制式,山寨一番而已。識見視野欠奉,憑何創新?

給美帝緊扼咽喉了,方驚覺沒有自己的晶元、沒有自己的制式,處境可堪。在這時候奢言,“科學攻關要摒棄幻想,靠我們自己。”靠自己些什麼?鎖國40年的井蛙之見,還是未富先驕、一朝暴發的狂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