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唐朝農婦空閑時獨自聚精會神靜坐竟成仙 乘鶴去 又請求返人間了願!

唐朝農婦空閑時獨自聚精會神靜坐竟成仙。(圖片:維基共享資源)

唐朝農婦楊敬真性情沉著恬靜,不喜歡戲耍說笑,不道人短長。她一有空閑,就關上房門獨自靜坐。鄰家婦女來叩門,她始終不跟她們往來。後她經歷離奇消失,又返人間。

唐朝時,虢州閿(音同文)鄉縣長壽鄉天仙村有一名女子叫楊敬真。她出生在農家貧戶,18歲時,嫁給同村人王清。楊敬真的夫家務農,丈夫努力耕種,楊氏操持家務,非常勤謹地盡一個農家主婦的職責。丈夫家族中人都讚賞這位勤勞賣力的新媳婦。她在24歲時,有了三個男孩和一個女兒。

楊敬真性情沉著恬靜,不喜歡戲耍說笑,不道人短長。她一有空閑,就關上房門獨自靜坐。鄰家婦女來叩門,她始終不跟她們往來。殷鑫根據《續玄怪錄》整理了她的故事。

離奇消失

在唐憲宗元和十二年五月十二日夜裡,她告訴丈夫王清:“我感到很不安寧,不想聽到人說話,想安安靜靜地休息休息,請您與兒女暫時住在另外的房間好嗎?”王清在田裡勞動一身睏乏了,又想不會發生什麼事,就沒有問她緣故。

於是楊氏洒掃房間,沐浴更衣,然後點起香來閉門靜坐。天亮時,她沒像往常一樣打理家務,家人對她遲遲不起床感到驚訝。打開門來探個究竟,只見衣服留在床上,像知了蛻下的殼似的,卻不見人影,滿房間有股奇異的香味。王清很吃驚,向他的父母稟告了這個情況。

正當王清一家為楊氏的去向納悶時,有鄰居上門來說:“昨天半夜,天上有奏樂的聲音,從西而來,像從雲中降落在您家,奏樂很久,漸漸地樂聲又升上天去。全村人都聽見了,您聽到沒有?”

北宋宋徽宗趙佶《瑞鶴圖》(圖片:維基共享資源)

楊氏的房間傳出的濃烈奇特的香氣,傳遍幾十里。村長將這些情況報告給了縣令李邯,縣令派出了官員、百姓在王清家遠近各處去追訪查問,全無楊氏蹤影。縣令於是下令不準移動楊氏留下的衣服,關閉那房間的門,用荊棘圍繞起來,想楊氏也許還會回來。

入雲騎彩鳳歌舞上蓬萊

過了六天,到十八日五更,村裡的人又聽到雲中傳來仙樂聲,伴著一股奇異的芳香從東而來,降落在王家。樂聲很久才停止。這次王家的人也沒有聽見。村裡的人等到天亮,來到王家察看門戶周圍,圍繞著的荊棘仍舊是老樣子,然而房裡彷彿有人的聲音,他們急忙去報告。

縣令李邯親自帶了和尚、道士以及官吏,一起打開楊氏的房門,只見楊氏已在床上了。她一臉容光煥發,兩眼炯炯有神,氣色不像一般的人。李縣令問楊氏:“前些日子你到哪裡去了?現在你又從哪裡來的呢?”

楊氏答道:

十二日天剛黑,有個仙人騎馬來,跟我說:“你這位夫人應該升天成仙,彩雲仙鶴就到,應該在安靜的房裡等著。”我就向丈夫要求一個人靜靜待在房裡。到了三更,聽到仙樂,有彩色的儀仗,雲霓般的旌旗,鸞鶴成群,五彩雲霞緩緩降落到我房裡。手執符節的使者走到我面前說:“按照夫人的命籍,應該成仙,仙師派了使者來迎接你,你將和其他的仙人在西嶽華山相會。”

一旁兩個彩童捧著玉箱獻給我。箱里裝著奇異的衣服,質料既不像白花綢子,也不像綾羅,式樣像道人的衣服,珍貴華麗、芳香皎潔得無法描述。我穿上後,仙樂演奏了三遍。一個奴婢領來一隻白鶴,說:“應該乘這隻鶴。”我一開始怕乘白鶴不安全,試著乘上去,卻非常安穩。

有鶴來儀(圖片:維基共享資源/Spaceaero2,CC BY-SA3.0)

白鶴一飛起,五彩雲霞就擁著我出了房,彩色儀仗,雲霓般的旌旗,按著次序在前面引導,直到達華山頂雲台峰。峰上有塊大盤石,已有四個婦女先在那裡了。一個說姓馬,是宋州人;一個姓徐,是幽州人;一個姓郭,是荊州人;一個姓夏,是青州人。大家都是這夜成仙的,在這裡會集。

旁邊一個小仙說:“你們都捨棄了虛幻的塵世,得以成就真仙的證果。現在應當各取仙名,名字里要有個‘真’字。”於是,姓馬的取名信真,姓徐取名諶真,姓郭的取名修真,姓夏的取名守真。

這時,五彩雲霞滿天,崖谷都看不見了,美妙的樂隊環繞在四周,一直演奏著。我們五個人相互慶賀,在污濁的塵世是平凡的血肉之身,一旦成為自由自在的仙人,便跟塵世隔絕了。於是,我們應該各自賦詩,表達自己的心意。

信真寫道:“幾劫澄煩思,今身僅小成。誓將雲外隱,不向世間行。”

諶真寫道:“綽約離塵界,從雲上太清。雲衣無綻日,鶴駕沒遙程。”

修真寫道:“華岳無三尺,東瀛僅一杯。入雲騎彩鳳,歌舞上蓬萊。”

守真寫道:“共作雲山侶,俱辭世界塵,靜思前日事,拋卻幾年身。”

我接著也寫了這一首詩:“人世徒紛擾,其生似蕣華。誰言今夕里,俯首視雲霞。”

美妙的音樂振動山崖深谷。送來的雕花盤裡盛著叫不出名的珍果,給我們品嘗。不一會兒,執符節的使者來請大家,說:“該到蓬萊仙境去拜謁大仙伯了。”

拜謁大仙伯

鸞鳳仙鶴和歌者樂隊引導著我們五真一路往東,不一會兒就已經到達蓬萊。那宮闕樓台金輝銀耀,花草樹木,都不似人間。大仙伯是茅君,住在金闕玉堂里,這裡守衛森嚴。

大仙伯看到了我們,高興地說:“為什麼來得這麼晚啊?”

大仙伯以玉杯斟酒給我們,賜給我們金簡、鳳凰紋飾綵衣和玉華帽,然後把我們安置在蓬萊華院居住。

明代仇英《仙山樓閣圖》(圖片:維基共享資源)

請願

其他四人走出去後,我說了心愿:“王清的父親年紀大了,家裡沒人服侍奉養,請讓我回塵世侍奉他的余年。老人家去世後,我再聽命回仙境,我確實不忍心自己享樂而忘掉家中的老翁啊。只希望仙伯哀憐我。”

仙伯提醒道:“敬真,你們村一千年才出一個仙人,你得到這個機會,不要丟了自己的道行。”於是大仙伯命令四真送我回到家裡。所以我才能回來。

世間修道

李邯又問楊氏過去修煉過什麼,楊氏說:“我是個農婦,怎麼知道修煉的事,只是我的性情生來虛心愛靜,空閑的時候,就聚精會神地靜坐,不讓俗念進入胸中罷了。這是天生的性情,不是學習得到的。”

李縣令又問她是否可以再去仙境,楊氏說:“我原本沒有道術,能憑什麼去呢?有彩雲仙鶴來迎接,我便去。不來,我也沒有辦法。”從此,楊氏就穿戴了道士的衣帽,在家修行。

縣令李邯寫了文書往上呈報。這時尚書崔從在陝州巡察,把楊氏請去住在陝州的紫極宮裡,也請她的家翁——王清的父親住在另外一間屋裡。只有按察使的從事及夫人能上他們住處的台階,其他來看望拜會楊氏的人,只能走到台階下,不能上去。

按察使把楊氏的事情報告給了皇帝。皇帝召見了楊氏,讓她住在內殿,虔誠地向她詢問道術,但楊氏無話對答,後來就作罷了。

之後楊氏住在陝州,終年不食人間煙火,偶而吃些果子,或者喝兩三杯酒,不吃別的食物,不過容顏氣色反而變得年輕起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續玄怪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