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新片刷爆朋友圈感動中國 忽悠你沒商量 揭秘幾十萬女人被送命

——《我不是葯神》背後的黑心藥價體制 民心呼喚中共一舉三德

近日,一部名為“我不是葯神”的中國大陸國產電影刷爆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引起熱議。專家指出,層層拔毛導致最終葯價高得離譜。而不是電影中所說的國外製葯公司黑心。觀眾再次關注到中美貿易戰對大陸藥品價格的影響,尤其是對中國老百姓的好處。有人呼籲中共當局,降低救命進口葯關稅和政策限制,一舉三得。此人並披露,因中共拖延審核疫苗,導致數十萬女性無辜喪命。

“我不是葯神”劇情

“我不是葯神”的國產電影是根據曾引發廣泛討論的真實新聞事件改編。片中男主角程勇的“原型”陸勇本是江蘇無錫一家針織品企業老闆,在現實生活中是一位慢粒白血病患者。不過,影片主角程勇並非白血病患者,只是一個油膩、落魄、潦倒的中年男,生活差點把他逼到走投無路。

“神吐槽”微信公眾號的文章介紹,一個偶然的機會,白血病人呂受益上門求助,程勇才發現了一個足以改變命運的巨大商機——普通白血病人吃不起正版的天價葯,急需價格便宜、療效差不多的印度仿製葯。

程勇順利打通了印度仿製葯在中國的售賣渠道,賺取了巨額利潤,還成為白血病人眼裡的“英雄”。然而,好景不長。中共警察開始查封仿製葯。這生意,做還是不做?

對程勇來說,最大的壓力不是牢獄之災,而是呂受益的自殺,以及他身後千千萬萬因買不起正版葯而絕望到想死的白血病人。程勇從來不想當什麼救世主,但他再也無法拒絕那些饑渴求生的目光。

儘管後續的考驗一波接一波——正版藥商的打擊,假藥騙子的騷擾,中共公安機關對仿製葯的圍追堵截,印度藥廠因為官司被限令停產……但程勇還是選擇做下去。

這部電影中經典的一句話也點出了中共國當下一個殘酷現實:“老哥我賣了這麼多年葯,發現其實這天底下只有一種病是沒法治的。”“窮病。”

劇情背後的黑心體制

《我不是葯神》影片里,把高昂的葯價歸結於國外製葯公司的黑心。比如片中最大反派應該就是李乃文飾演的瑞士諾華製藥公司代表。把幾塊錢成本的葯,賣出幾萬塊,還振振有詞。

但事實是,在國內被看作天價葯的“格列寧”,在全世界範圍內賣得並不是那麼貴。但在中國這個人均收入尤為落後的國家,卻是賣得最貴的幾個國家之一。

目前,“格列寧”在中國的葯價是23500元,而在美國的售價僅為中國的一半,在澳洲、韓國、日本也都比中國低很多。而這些發達國家的居民收入卻是中國國民收入的多倍。

香港醫務行政學院理事庄一強博士早前接受《北京青年報》採訪時談到這個問題時說,“格列寧”的天價,恰恰是中共定價機制出了問題,是葯價虛高的體現。

庄一強表示,中共申報葯價成本時,在各國只含製造成本和研發成本之外,又單獨加上一個中共特色的成本——制度成本。藥品回扣,關稅,一、二、三級經銷商,甚至灰色尋租的錢全部算入……必須得承認,從藥物出廠定價,走到醫院藥房,中間的環節渠道存在太多的灰色空間,層層拔毛導致最終葯價高得離譜。

事實上,“格列寧”在中國大陸的專利早在2013年就已到期,可以製作仿製葯了,但奇怪的是,仿製葯依然很貴,價錢也在4000元左右。這說明中國大陸現有的單獨定價權,對已過專利期的藥品定價機制不合理。

網文披露貿易戰給中國老百姓帶來的益處

四月份一篇網文《為什麼很多中國人支持美國打貿易戰》談到貿易戰會給中國老百姓帶來好處,尤其是在藥品方面。

文章說,治療癌症、白血病、肝炎的藥物本來就昂貴,在中國因為關稅、渠道原因,有時候價格差了幾倍,例如一片規格為250毫克的艾瑞莎葯在美國售價為10.3美元,在中國價格達到500元人民幣。很多癌症和重症病人每個月在進口藥品上的花費就達幾萬元,足以讓小康家庭因病致貧。

除了關稅之外,很多最新的藥物在中國大陸市場無法公開銷售,中共藥物監管部門對進口葯的審核嚴格可謂世界之最,一般進口葯在其他國家審核不會超過一年,在中共國審核至少3到5年,有的時間更長。例如預防宮頸癌的疫苗,在其他國家的效果非常好,中共卻審核了10年。宮頸癌是中國15-44歲女性中的第二大高發癌症(僅次於乳腺癌),每年約有新發病例13萬,如果疫苗早點進入中國大陸,將挽救數十萬女性的生命。

中共當局這麼多年的保護措施也換不來像樣的自主救命葯,倒是各種騙人的保健品大行其道。

呼籲中共當局降低救命進口葯關稅和政策限制,這方面也是剛性需求。相信單這項的放開就能大大降低貿易逆差,同時挽救很多普通老百姓的生命,有可能反而倒逼國內相關行業發展,因為之前加收關稅反而讓國內的相關行業產生對政策紅利的依賴性,不思進取。既能降低貿易逆差,又能提高人民醫療水平,同時還能促進國內相關行業反思進行真正的科技創新,可謂一舉三得。​​​​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