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遠離高槓桿!現在比什麼時候都重要

遠離高槓桿!現在比什麼時候都重要

1、資產泡沫的形成

在社會經濟上升的過程中,由於個體普遍的樂觀因素,對風險的意識淡化、趨弱,對風險性資產的估值普遍過於樂觀、形成泡沫化,並進而導致信用的過度擴張(槓桿率上升);

最終,在經濟增長率趨緩狀態下,由於無法實現預期的收益結果,導致槓桿斷裂,造成普遍性金融風險。

因此,資產定價機制發生問題,包括信息不透明、風險意識低、對經濟增長放緩以及對行業前景黯淡的預估不足、槓桿複雜(創新)程度的上升,等等因素,都會導致資產泡沫化。

資產泡沫化是人性的體現,在商業社會,無論誰都厭惡損失,都會想方設法賺取利潤、轉嫁損失,特別是在經濟上升階段,當風險損失僅是一種可能、被認為是小概率事件時,人性的貪婪便會高於恐懼。

資產持有者為了獲取更高的交易價格,而購買者出於信息不對稱以及貪婪,共同促進了資產交易價格的抬升。

資產泡沫化是上述機制長期疊加作用的結果,是無法自動避免的,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市場定價機制會失靈。

2、市場價格機制的扭曲

上述討論了資產泡沫化的形成,我們便很容易明白,在資產泡沫化形成過程中,由於人性的因素,市場各方均會對資產風險進行有意的淡化、迴避,因而市場交易環節缺少一種客觀、公允的風險評判機制。

無論是在發達國家還是在國內,風險性資產(當房產成為一種投機商品,具有金融屬性後,亦成為一種風險性資產)通過層層加碼、包裝、證券化等方式,最終交易價格將遠高於其真實價值(長期持有狀態下的價值)。

但對於“內行的投資者”而言,沒有人是基於持有為目的而擁有這些資產,絕大部分人僅是為了實現溢價交易、出於投機為目的。

而在信息不對稱狀態下,特別是在頻繁交易因而價格被市場所“認可”後,已變成了其真實的市場價格。

長期、普遍性扭曲的價格(定價機制)必然導致其價值實現環節的普遍性風險,而當全社會普遍處於加槓桿狀態而持有資產時,必然導致債務危機的爆發,從而引爆金融危機。

3、關於融資高利率問題

對比發達國家和發達地區,我國民間融資利率高昂,已成為一種經濟發展無法承受的不健康狀態,必然導致龐氏騙局。

高利率的成因,很多文章都從不同角度進行過分析,但筆者認為,其本質還是與資產泡沫化有關。

簡而言之,由於虛高的資產價格、虛幻的資產增值高回報,造成了全社會對於投資回報的高預期!

無論房市、股市、包括一級市場均是如此。我國的民間傳統是重儲蓄、重投資、輕消費,國內金融業龐雜、從業者眾多,層層加碼,對資產包裝、價格畸高起到嚴重推波助瀾的作用,並進而在融資利率環節實現大量利潤,把風險堆積給最終的資產持有者。

因而資金總是流向“高回報、易變現”的泡沫型資產、投機型行業,而實體經濟卻難以獲得資金注入——這就是資產泡沫化導致社會資源配置上的扭曲!

4、一二級市場的資產泡沫化

關於國內房地產市場的泡沫,已然觸目驚心,但已有太多文章述及。關於國內股市的泡沫問題呢?

股市顯然就是一個被層層包裝、加碼、證券化的資產泡沫化市場,在經濟下行的大背景下,無數“市夢率”型企業,將會兌現原形,股指下行是必然的。

股市是個高度投機型的市場,由於“殼”的稀缺性,股票資產事實上已經被層層包裝、加碼、高度泡沫化了,只是企業控股方、原始投資者、權勢者的套現離場之地而已,除莊家外,大概率虧損才是實情。

而每位炒股者事實上都是投機者;但不少炒股者卻“忘記”了這個身份,天真地以為自己在做價值投資,其下場只能是韭菜結局!

再來說目前熱點的“獨角獸”基金,“獨角獸”估值泡沫,兩年以前即有一篇文章分析過,全世界最大的90家“獨角獸”企業全年利潤總和為零,其估值存在巨大的泡沫。對此深表認同!

5、“獨角獸”估值只能上不能下的成因

“獨角獸”,事實上就是經過多輪融資、層層加碼、已然高度泡沫化的寡頭,由於多方利益捆綁,估值只能上不能下,早已成為市場上一身贅肉的運動員。

從企業自身來看,早已經過了快速成長期,在當前經濟前景下,普遍性的“造夢”是無法兌現的,因此整體上存在著嚴重的估值泡沫。所謂的“投資價值”,只是對比日後可能上市之狀態,還有泡沫化空間而已。

而一級股權投資市場,亦存在這種泡沫現象,特別是在前幾年股權投資熱時期,不斷上漲的估值預期,催生了人們對投資標的價值的盲目樂觀,於是在一輪輪地尋找接盤俠。

在股權價值難以評估的場合,對賭協議被發明了,被作為估值泡沫“合理化”的依據。但對賭協議通常只是覆蓋中短期,並不能覆蓋資產價值實現的全過程,且存在諸多漏洞,如被下輪融資所廢除、被影視文化公司的濫用,等等。

無論在一、二級市場,本著“交易溢價決定傭金收入”的利益取向,眾多金融投行部門都會拚命地營銷高泡沫資產,從中賺取豐厚的利潤,並被視為資本市場的“成功者”!

6、高槓桿運作——風光無限下的恐怖命數

由於資產泡沫化的形成,為了追求利潤的最大化,高槓桿運作事實上成為了商業社會的一種普遍狀態。

在國內,特別是在房地產開發、銀行、金融投資等部門,更傾向於通過高槓桿運作來獲取超額利潤。

但在資產價格上升過程中,事實上,交易溢價越來越難獲取,交易溢價率也越來越低,導致交易處於不活躍狀態;而真實持有環節可實現的利潤遠低於預期,這就形成賬面利潤與現金流的嚴重悖離,也標誌著槓桿風險的產生。

在房地產行業、銀行業、以及眾多金融投資行業中,明面上風光無限,獲得滋潤又高大尚,但事實上,越大的企業對現金流是越饑渴的,其利潤都體現在賬面上,但現金流卻越來越枯竭,只能通過不斷做大、不斷融資(通過“企業快速發展”的假象,來誘惑和矇騙更多融資),來堵塞失血的黑洞。

但這反而造成黑洞的擴大,其最終轟然崩塌的結局已是必然!所以,在金融危機前,請千萬遠離這些高槓桿企業!

7、關於價值投資

某些中國人富有投機冒險精神,但卻缺乏長遠型價值投資思維。

究其原因,在於某些中國人善於耍小聰明,但對系統性、嚴謹性、知識性比較強、門檻比較高的價值投資,有種天生的卑微感;

怕貴、輕視價值,這是社會上升初期的普遍心態,卻延續至今;事實上,最終卻要為這種心態付出多得多的代價!

價值投資,如典型的股權投資、企業併購,事實上需要一個詳盡複雜的盡調過程,再加上冗長完善的投資協議、繁瑣的投資決策流程,對於非專業機構(特別是個體)而言,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投機與投資的區別,在於投機具有太大不確定性,而且從概率角度論,投機本身即意味著收益/風險比不高,意味著受損。

對於真正具備財富的高端群體而言,是追求穩定、懼怕風險的,因此更傾向於選擇價值投資、摒棄投機行為。

投資是一項低頻行為,國內老百姓雖側重於投資、而忽略消費,但卻普遍缺乏科學嚴謹的價值投資思維。

價值投資,就是尋找價值窪地、成長窪地。

在資產泡沫化盛行、投機盛行的今天,周期長、收益低、難變現的價值投資很容易被認為“沒有效益”而放棄,因為“吹”出來的泡沫永遠比“實幹”出來的價值要快,急功近利的心態充斥著社會的每一個角落!

懷著短期炒作的心態,是很難與真正的價值投資理念保持一致的。

8、回看金融危機

金融危機(經濟危機),是風險集中釋放的過程,會造成社會經濟活動一定程度停擺、信用恐慌、社會穩定風險劇升等後果,但事實上也是市場自我調節、迫使資產價格回歸合理的途徑。

西方經濟學研究早已指出,在人性面前,經濟危機是無法避免的。刻意抑制、推遲危機的到來,反而將導致更嚴重的災難性後果。

註:迴避危機、強振經濟,這就是政府最大的誤區!——會使資產泡沫繼續處於疊加狀態。

結語:

當前,在國內外經濟社會環境長期保持穩定上升的背景下,各類資產價格的泡沫化早已形成;

在應對美元加息縮表、世界經濟前景變幻莫測的大環境下,資產價格下行的風險進一步加劇,值得警惕!

對於投資方面的建議,個人認為應該更加以穩健、安全為原則,切勿因為貪婪而涉及高風險型資產、高槓桿型企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藍色天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