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普吉島海上遇險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親歷普吉島海上遇險

——沉船後的幾個故事

「我心裡求菩薩,希望那裡出現一艘船,就真的看到一艘。」譚昕妍不知道那是泰國軍方的搜救船,最樂觀的打算是旅遊船——如果游到它的路線上,說不定能在它回程時相遇。她使勁划水,向小船游過去。然而海浪又一次把她推回原地,許昕妍放開喉嚨大喊「救命」,遠處那艘泰國軍方的小船慢慢靠近,有人向她伸出手來。在海上漂流近15個小時後,她終於可以躺在堅實的甲板上,又在一個多小時後回到岸上、被送往醫院。

希望終究在耗竭,她甚至怨恨起救生衣,“要是沒有救生衣,說不定我就淹死了,可是有了救生衣,漂在這裡,就只能餓死、渴死。我想,等真正要放棄的時候,就解開救生衣的帶子。”

暴雨突如其來,晴好的天空被陰雲覆蓋,海水隨之變暗。鳳凰號正要離開泰國普吉府的大皇帝島,準備返程——按照原定計劃,遊客們將於5日下午五點半到達查龍碼頭,天黑前結束漂流的一天。

然而,鳳凰號沒法按時回到岸邊了。風雨搖動小船,海水擊碎窗戶、湧入艙中,有人跳船逃生,有人被海水裹出船艙,有人隨船體沉入40米的水下。

在這些乘客中,海派公司的黃先生於數分鐘後獲救,譚昕妍在近15個小時才結束漂流,5個剛高考結束的男孩中4人在醫院相鄰病床上,一名女性遇難者的手機上還有數十條信息和未接電話……

當地時間5日17時45分許,兩艘遊船在返回普吉島途中,突遇特大暴風雨發生傾覆並沉沒。“艾莎公主”號上42人全部獲救,死亡和失蹤人員均來自“鳳凰”號。截至目前,“鳳凰”號上105人中12名船員及工作人員全部生還,93名遊客中49人獲救,23人失蹤。而海事官員在採訪中表示,找到生還者的幾率幾乎為零。

組團

風雨到來之前,救生衣就在船頭,疊著串在一根柱子上,幾乎沒有遊客穿著。

譚昕妍知道這是雨季,然而潛水教練告訴她,這不成問題:“他說如果天氣危險的話,政府會通知禁止潛水的。”

她坐在豪華遊艇底層的後排,靠在“回”字型座椅的拐角閉目休息——此次特地和朋友來普吉島深潛,而在小皇帝島的體驗也令人滿意。她們儘管不會游泳,依然換上潛水服、背上氧氣瓶,跟隨潛水教練深入十幾米的水下,看著魚群從身邊游過。

此時,兩個姑娘都因疲憊和眩暈而靜坐不動。譚昕妍手邊放著綠色的手包和紫色的書包,後者裡面是兩人的護照和化妝品。她來過泰國,這次自然成為朋友的嚮導,將兩人證件裝在自己身上,包攬所有安排。“我們都是大大咧咧的人,平時也都聊得來。我還說,等明天到了曼谷,就去吃好吃的。”她告訴記者。

在同一層,黃先生坐在靠近船頭的第二排。他是海派公司的員工,此次與其他公司中層以上管理人員及家屬共同出行。每年暑假,公司都會組織這樣的活動,這一次共有40人參加。這天早上,他的妻子和孩子因身體不適並未上船。

這艘有93名遊客、12名船員和導遊的船上,還有5個剛高考完的男生組成的畢業旅行團,7月5日是他們到泰國的第一天。“從小玩到大的好兄弟,18歲,高考完想著出來開心一下,散一下心。”小李說。

與同事、同事弟弟組成6人自由行旅行團的蘇嬌敏將旅行照上傳朋友圈。北京時間17時49分(當地時間16時49分),她在親人的微信群里發一條語音,描述潛水遊玩的體驗,“她結束潛水回到船上,說海里魚很漂亮,景色很漂亮”。

暴雨突如其來,人群安靜下來,將目光投向窗外,“感覺神經都緊繃起來。”黃先生說,他塞上耳機,希望借音樂轉移心中的不安。船艙搖動,桌上的東西滾落一地,已經無人相顧,他緊緊扶住椅背,腳抵住桌腳。

在搖晃中,譚昕妍睜開眼睛看向窗外,那是在她的家鄉湖南少見的大雨。有人拿手機拍攝沸騰的海面,她後排,另一個來自海寧的家庭由外婆、母親和兩三歲的幼兒組成。幼兒放聲大哭,外婆抱著他坐在地上,拍著後背輕聲安慰,雨越下越大,哭聲反而漸漸安靜——孩子睡著了。

風雨

救生衣從前排傳向後排,乘客們默契地穿好。有人感受到危機,越來越多的人站起來,走向船頭。譚昕妍和黃先生依然坐在原來的位置上,隨船搖擺得越來越厲害。此時她尚不知道,在船隻發生傾覆風險時,最安全的是站在外面,而非坐在艙中。

當船傾斜至45度、海水已經湧上一層的窗戶時,譚昕妍聽到潛水教練放聲大喊,要求人們出去,站在船尾的一位高中少年一躍而下,跳入水中。

一個浪接著一個浪拍上船,船尾都是水。木板上,乘客都無法站穩。“所有人都倒了,我就抱著柱子。”剛高考完的小宇說,由於地板濕滑,前面的乘客走不了,後面的人都被塞在船艙里。

在船艙中,逃生變得無比艱難。艙中要求赤腳,腳下光滑無處著力;船身來回搖擺,連攀附桌椅都難以前行。一位女同事牽著女兒滑過來,黃先生將她一把拉住,三人慢慢向艙口挪動。同事的丈夫逆著人群從艙門進來,抱起女孩,跟在妻子與黃先生後面——最終,這個三人家庭中只有母親生還。

“不能太急,我前面還有個10歲的小女孩呢。”跟在後面的譚昕妍說。她將兩個包背在肩上,一手牽起朋友,扶著座椅一步步移動。在她後面,外婆懷抱幼兒,孩子放聲大哭。

船身傾斜過臨界,距離艙門只有一步之遙的黃先生摔倒在地,海水瞬間湧入船艙。旁邊一個人打碎玻璃,他使勁划動雙手,從破洞中掙扎出去,兩腿往上蹬,直到浮出水面。他揚起頭,向遠處一艘皮艇求救,對方划過來。

黃先生向皮艇伸出手,才發現雙臂鮮血淋漓。導遊找來帶子,綁在手臂傷口上緣,又脫下T恤撕成布片為他包紮。主管財務的同事正與10歲左右的女兒抱頭痛哭。他的眼鏡在游水時丟失,眼前模糊一片。他獲救了。

從海浪扑打到船翻沒,僅有10多秒。不清楚在船艙中困了多久的小李,只記得拿了一個硬的東西,拚命敲打玻璃。小林跟在他後面,也用手敲打玻璃。玻璃砸碎後,劃在男孩子們的身上。

沒有船員、船長、嚮導指揮,男孩們回憶,只有尖叫聲。小宇的腿動不了,從船艙里出來後,靠著救生衣漂在海面上。小林抱著木頭一直尋找救援人員,直到看到有救生艇後,拚命地游過去。

在海水湧入的時候,譚昕妍迅速閃過一個念頭:“回手抓住朋友,然後向上蹬,用頭撞破玻璃,我們就能浮到海面了。”她腳下發力,兩次頂在玻璃上,玻璃紋絲不動,混亂中也已經握不到朋友的手。

“那時候已經絕望了,覺得沒法活著出去了。”譚昕妍放棄掙扎,隨著海水漂流。

漂流

“她或許是掙扎了吧——如果我當時知道,就能告訴她,放鬆反而能隨著水流出去。”譚昕妍坐在床頭,這種可能性讓她悲傷而煎熬。

漂浮在海上的十幾個小時里,她始終認為好友已經獲救,“我在想她可以活下來為什麼不來救我,其實我沒有看見她,也不知道她沒有從那個窗逃出去”。

窗戶在海浪拍擊的瞬間破碎,放棄掙扎的譚昕妍跟著救生衣的浮力來到水面上,耳邊除了海水拍擊的聲音便是自己粗重的呼吸聲,周圍有屍體。

一隻手突然按上她的頭,將她拍進水裡。她撥開那隻手,看清楚是一個剛浮起來的60歲左右的長者,緊緊抓住她的救生衣。一個中年男人也浮起來,又抓住她的救生衣,三人在海面上沉默地喘息。

等呼吸慢慢平復,譚昕妍聽見自己緩慢而嘶啞的聲音:“你們怎麼樣了?”兩人沒有說話。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沒有了呼吸聲,鬆開她的救生衣,緩緩漂遠了。

“這麼大的事故,總會有救援隊來救的。”她放鬆身體等待,然而時間慢慢過去,期待中的馬達聲並未出現,只有海水偶爾灌進耳鼻,她開始揮動四肢,向著遠方的目標游過去。

目標是個綠色的小島,似乎就浮在不遠處。然而游一段,一個浪打過來,她便回到原地。“你只能看到小島的三分之一,不管游多遠,好像都不會游近。”

酸痛乏力從四肢漫到全身,書包就勒在胳膊上,她想擺脫,卻發現它浮在水面,根本無法掙脫;而沒有綁著腿下帶子的救生衣扣在下頜,伴著海水把下頜磨得疼痛難忍。她不停遊動,如果累得不行,就張開嘴,喝一口海水。

天色漸暗,一具女性遺體漂過來。譚昕妍游過去,看到遺體背著包,裡面有瓶水。這是她這一晚第一次得到補給。

喝了水,體力恢復一些,她抓住這具遺體又遊動起來。“當時想著一定帶著她一起上岸。”譚昕妍說,“那時候,人會拚命地想抓住點什麼。”

儘管緊緊攥著小姐姐的救生衣,譚昕妍沒敢看她的臉,只顧著向前游。她開始跟小姐姐說話,說很久沒看過奶奶和外婆,說以後一定珍惜生命、孝順父母,說自己是獨生女兒——如果有個兄弟姐妹,一定早就放棄求生的慾望,還說自己這麼年輕,沒來得及做母親。

“當時晚上,我游一段就喊有沒有人,但身邊漂過去的除了屍體還是屍體,沒有能說話的。比如碰到一個活人,就可以互相交流打氣什麼的,沒有,只有我一個人在那裡。”

小姐姐帶來的水瓶還沒喝完,卻不知什麼時候丟掉了,譚昕妍有點氣餒,卻沒放開她。遠處隱隱亮著燈光,她又向著燈光的方向游去,然而遙不可及。

月亮出來,她看清遠處一個袋子,帶著小姐姐慢慢靠近。是一個塑料袋,裡面有個小罐子,打開是酸梅汁。“這是我這輩子喝過最好喝的酸梅汁。”

救援

向小島進發的目標變成尋找附近的補給,又一個大包從不遠處漂過,她掙扎著游過去——裡面除了潛水設備,沒有任何食物和水。

“我就告訴自己一定不能睡覺,如果睡覺的話,可能嗆水就死掉了。”她在游泳的間歇抓著小姐姐漂浮,並按潛水教練的指導處理嗆進鼻子里的水。

天色亮起來,海島的輪廓逐漸清晰。“真的很絕望,我又試了一下,可是不管往哪裡游,游一會兒,海浪就把我們往相反的方向沖回來。”

“對不起”,女孩把小姐姐的帶子放開,一人朝小島游過去。她遊了好久,然而距離始終沒有變化。她又看看天上的雲,“要是我游過了那片雲,說不定就能離小島更近了。”

白雲和小島如同海市蜃樓,她又給自己開出空頭支票:等到了島上,一定想吃什麼就有什麼。

希望終究在耗竭,她甚至怨恨起救生衣,“要是沒有救生衣,說不定我就淹死了,可是有了救生衣,漂在這裡,就只能餓死、渴死。我想,等真正要放棄的時候,就解開救生衣的帶子,可幸好我沒有這麼做。”

“我心裡求菩薩,希望那裡出現一艘船,就真的看到一艘。”譚昕妍不知道那是泰國軍方的搜救船,最樂觀的打算是旅遊船——如果游到它的路線上,說不定能在它回程時相遇。她使勁划水,向小船游過去。

然而海浪又一次把她推回原地,許昕妍放開喉嚨大喊“救命”,遠處那艘泰國軍方的小船慢慢靠近,有人向她伸出手來。在海上漂流近15個小時後,她終於可以躺在堅實的甲板上,又在一個多小時後回到岸上、被送往醫院。

泰國當地救援隊人員還發現一具成年女性遇難者遺體。她的脖子上用細繩掛了一個手機,裝在橙色的防水袋裡。

救援人員按亮手機屏幕,發現手機沒有受損。現場照片可看到,屏幕顯示時間為7日14時34分,下面有數條“王京某”的微信消息,以及數十條未接來電。

懂中文的翻譯嘗試根據來電回撥過去,但因手機有密碼無法解鎖,只好作罷,後又裝回防水袋。因長期泡水面目變形,她的身份還無法確認。

蘇嬌敏的家人則一直在家屬群和志願者群關注獲救以及死亡名單。

“其他同行的五人,昨天中午在名單上看到登記在醫院進行治療,但是打電話去醫院詢問,對方說沒有相關信息。”隨後,蘇嬌敏的妹妹又在失聯人員名單中看到5人名字,7日早上,這些名字出現在最新公示的死亡人員名單上,但依舊沒有蘇嬌敏的信息。

出發前往普吉島前,蘇嬌敏的家人發朋友圈:“沒親眼確認,我們什麼都不信,一切還有希望,我知道你就在某個醫院裡好好的,要堅強!”

7日,黃先生雙手綁著繃帶,躺在普吉府的病床上,兩日前的場景依然在眼前。

譚昕妍坐在普吉府瓦其拉醫院的床上,床頭是兩本皺巴巴的護照,其中一本已經沒有了主人,她打電話給朋友的父母,卻不知從何說起。

5個畢業旅行的男孩里,4個住進普吉府醫院裡相鄰的幾張病床上,有人腿部受傷、縫了針,由母親陪著慢慢走動。

另一個男孩小周還在失聯名單上,他們還在等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剝洋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