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紅佛:川普的謙卑 大國的自信

謙卑的川普,是否強者不再?我看,這樣的川普,才是真正的強者。真正的強者,不怕在強暴面前挺身,也不吝在弱善面前低頭。耶穌有能承受十字架之苦的至堅至強,在卑微的妓女面前卻慈愛得像兄長。最是那強者一低頭的溫柔,美好了人間,驚艷了世界。這強者對弱者的謙卑溫柔,就叫做上帝之愛。川普的謙卑,是美帝的自信。上帝之愛,是美帝自信的源泉。

我們有一個倍受青睞的概念叫"大國自信","從XX讀懂大國自信"、"40年壯麗史詩,數字里的大國自信"、"一個自信的大國闊步走向世界"、"XX走出去是大國自信的鏗鏘表達",隨便刷刷新聞,滿屏的"大國自信"撲面而來。

我的和諧文集《持久歸一》第十三篇中提到,醉酒的人總宣稱"我沒醉",太監愛炫耀"我很行",自卑者常標榜"我很自信",一個人越缺少什麼越愛炫耀什麼,這就是自信與自卑的關係定律。故此,以"大國自信"為題的自我標榜越多,越叫人懷疑大國未必大,大國也未必自信。

大國自信,四字簡言卻囊括了兩個重量級概念,一是大國,二是自信。要想樹立真正的大國自信,必先吃透大國憑什麼大,憑什麼自信。

最近,川普接受福克斯電視台記者採訪的一張現場照火了。自由世界的領導者正襟危坐,謙卑得像小學生;對面的採訪者架腿而坐,自信得像考官。

一張幼兒園老師和學生相視而笑的照片也火了。師生二人梳著同樣的髮型,老師蹲得很低,輕捧對方的臉,像捧著無價之寶,笑容和煦得像冬天的暖陽,孩子也笑著,笑容羞澀而自豪。原來,前一天老師誇獎孩子的髮型很漂亮時,孩子不確信老師的誇獎是否發自內心,老師二話不說,第二天就梳著一樣的髮型出現在孩子面前,於是就有了照片上融化人心的一幕。我對著這兩種照片,看了又看,發掘出了大國自信的源泉。

這兩張照片中,川普和老師,都是通常意義上的強者,記者和孩子,都是通常意義上的弱者。強者之強,在通常意義上,強在權力、金錢、地位、體魄等等外延。弱者之弱,亦同此理。

成為總統前,川普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商人之一,成為總統後,川普是自由世界領導者,無論怎麼比較,他都比對面的記者強得多。在強者為王的"大國",川普分分鐘碾壓對方。君不見,某劉姓記者因為涉嫌以小說影射某奶業老總就被跨了省,到現在人還沒出來。但在美帝的現實里,川普卻一臉甘受記者碾壓的謙卑。

在幼弱的孩子面前,幼兒園老師也是碾壓對方的強。君不見,攜程幼師喂起芥末來那叫一個強悍,三色校方那更強到了沒邊。可在美帝的現實里,幼師對幼兒展現的卻是那一低頭的溫柔。

那麼,美帝的現實是什麼?顯見是強者低頭,弱者昂首。我在《持久歸一》第七十篇《尊嚴孩子就是幸福自己》講過一個故事,故事中一群紐約名流精英在富豪主人的感召下,陪女傭四歲的兒子在洗手間共度晚餐時光,讓孩子獲得了人生中最寶貴的事物:尊嚴。

在吾國,老師讚美學生,學生榮幸得一比,哪還會追問老師究竟是否發自內心?你問了,老師更不屑給你證明。可美帝的幼師不一樣,她梳了個一樣的髮型證明給孩子看。這個行動告訴孩子的不僅是你很美,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信息,即老師很尊重你。一個幼弱的孩子,從此就懂得了自己是個被強者尊重的人,她獲得的也是尊嚴。

尊嚴是什麼?尊嚴是一雙點石成金的手,能讓弱者脫胎換骨。在權力金錢地位的外延,弱者或許永遠是弱者,但弱者一旦被賦予尊嚴,通常意義上的弱者,就有了一顆強者的心,由內向外煥發自信。

洛杉磯的拾荒婦艾麗絲,是通常意義弱者的典範。但這位弱者典範,沒因為那誰逢年過節揭鍋蓋送溫暖感恩戴德,卻振臂一呼,扳倒了一票白領高薪的厚顏公僕。您說,她究竟是弱者還是強者?我看,她外延很弱很弱,內涵很強很強。美帝的現實里,從不乏這種外弱內強的典範,譬如競選州長的13歲少年伊森,譬如帕克蘭高中的草根運動領頭羊艾瑪。

大國之大,有容乃大。什麼叫有容?國家容得下強者耀武不是有容,容得下弱者揚威才叫有容。而美國之有容,在於不僅給弱者一口飯吃,而且致力養護弱者的尊嚴,讓弱者自信,煉成一顆強大的內心,讓弱者不再是社會的局外人和多餘人,而加入改變世界的主力軍。這才叫有容,如此有容,乃稱大國。

大國美帝,從不口頭炫耀大國自信,而是行動展現大國自信。TA讓你上街,讓你遊行,讓你批評,讓你擁槍,讓你燒國旗,讓你當街展覽總統裸體,讓你裝逼讓你飛,偏偏不讓總統拉黑網民。如此之大的美帝,才能馴服讓美國再度偉大的川普,讓他低頭,在記者和全國觀眾面前謙卑得像小學生。

謙卑的川普,是否強者不再?我看,這樣的川普,才是真正的強者。真正的強者,不怕在強暴面前挺身,也不吝在弱善面前低頭。耶穌有能承受十字架之苦的至堅至強,在卑微的妓女面前卻慈愛得像兄長。最是那強者一低頭的溫柔,美好了人間,驚艷了世界。這強者對弱者的謙卑溫柔,就叫做上帝之愛。川普的謙卑,是美帝的自信。上帝之愛,是美帝自信的源泉。

再看另一張照片,照片上的大媽也在笑,笑得很得意也很不懷好意。大媽為啥得意?因為她剛剛完成"壯舉",以"快跳啊"之類的冷語成功刺激一名女孩跳樓。

魯迅說:"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藥的民族中,一定有許多英雄,專向孩子們瞪眼。這些孱頭們!"

如果一個"大國"只能依靠捏造統計數據體現偉大成就,依靠扼住輿論咽喉展現大國自信,這國哪少得了怯者與孱頭?強者內心虛弱到連讓人說句話都怕得要死,能怪弱者弱到專向孩子瞪眼、弱者抽刃嗎?

大國之大,不在地大人多物博,而在有容。日本一個彈丸小國,也有出版抗日神劇指南自黑的幽默,其自信無疑遠超抵制一切卻從不抵制蠢貨的"大國",也許"大國"也能自信,其前提是有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拂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