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對美國未來影響最大事件昨天揭曉 川大爺有多幸運?

周一晚上美東時間9:00多一點,川普在白宮提名53歲的現任聯邦上訴法院法官–布萊特·卡瓦諾(BrettKavanaugh)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替代即將退休的肯尼迪(AnthonyKennedy)大法官的。

為何此事影響重大?

美國政治有左右之分,左邊是自由派民主黨,右邊是保守派共和黨。美國高院大法官由總統任命、參院批准。所以,高院大法官的左右,顯示了當時的民意和總統特點,每位當職總統,一旦有機會,都會任命與自己和自己的選民一派的大法官,以期延續自己的政治影響力。

世人眼裡,美國總統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他的決定對美國乃至世界影響深遠。但如果問:美國總統能夠做到的,對美國社會,特別是未來影響最大的事件是什麼?那必定是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之事無疑。

美國政府“三權鼎立”,即三個分支:行政、立法、司法。其中人們對行政(白宮、國務院、各部)及立法機構(國會參眾兩院)比較熟悉,而對另一個分支–美國的司法系統,包括各地方法院、聯邦法院和最高法院及大法官則關心不多。但他們,特別是最高法院,卻是影響這個國家未來的最重要的政府分支。因為:

一、這些法官所做的裁決都是最終的,除了重新立法,或者他們本身再次做不同的裁決,誰也無法推翻,而這兩件事都非常、非常困難;

二、美國司法的特點是案例法,所以最高法院對一個案例的裁決結果及其原則適用於其他一切案例;

三、這些大法官為終身制,一旦上任,生命不息,判決不止(除非自己主動退休),所以,法官的判案傾向,一直會持續到該法官離去,對美國社會影響深遠。如,川普總統只有最多八年的執政時間,而卡瓦諾大法官可能會在任30年,其持續影響力大大超過川普。

川大爺有多幸運?

按照美國法律,大法官由總統提名,參院批准。批准的程序包括:司法委員會外調、聽證、委員會投票、參院全體辯論、表決。只要51:49簡單多數即可批准提名。

理論上講,不是所有的美國總統都會有任命大法官的機會–美國歷史上,WilliamHarrison, Zachary Taylor, Andrew Johnson, Jimmy Carter等總統就沒有得到任命任何大法官的機會。近年來的三屆總統–柯林頓、小布希和奧巴馬因為都任期兩屆,分別有2個大法官的提名機會,算是比較幸運的了。然而,他們的幸運,與川爺相比,那是小巫見大巫鳥。

川大爺在任內有可能任命3~4名大法官!

第一位:此大爺還沒當選,就有一個等著了:2016年2月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不幸突然去世,當時適逢奧巴馬做總統,參院的民主黨就急火火地想趕在奧巴馬卸任之前送進一位自由派大法官。為此,奧巴馬特地提名了一位比較溫和偏中間的加蘭德(MerrickGarland),以期望參院能夠儘快通過,以免夜長夢多。不幸的是,此時參院共和黨為多數,多數黨領袖麥康納(MitchMcConnell)既不麥糠,也不木訥,堅持說:按照美國政治傳統,總統最後一年了不應該再任命新法官,而是等新總統(反應當時的民意)來年提名,生生壓住此案,不予表決,氣的白宮和參院民主黨腦門兒冒青煙,沒用。直到川普上台,立即提名了一位響噹噹的保守派大法官柯薩奇(NeilGorsuch),參院共和黨投懷送抱,加上幾位來自紅(共和黨為主的)州的民主党參議院的支持,順利通過。

川大爺在白宮屁股還沒坐熱,就任命了一位大法官,並且在維持川普禁行令和判決政府僱員工會AFSCME敗訴這兩個關鍵案例中讓川普總統的白宮和保守的共和黨獲勝。

但這不過是川爺的開胃菜,不是說柯薩奇不重要,而是說,他替代的是另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只是保住保守派的席位而已。並沒有根本性地改變最高法院的左右平衡。

然而,機會馬上又來了:剛剛過去的六月底,81歲的大法官肯尼迪(Anthony Kennedy)提出退休,川普任期不到一年半,就有機會任命第二位最高法院大法官!

肯尼迪大法官屬於保守派裡面的溫和派,所以投票往往左右搖擺,多年來被稱為“搖擺票(Swing Vote)”。他是里根1987年11月提名,參院88年2月初參院高票(97:0)通過的。里根之所以選擇這樣一位溫和派,是因為當時參院民主黨為多數黨,溫和派可以順利通過。

所以,川普若能夠提名一位比較堅定的保守派大法官來替代肯尼迪,高院的左右平衡就會被打破,所判的案例在未來幾十年都會偏保守,對美國社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這才是川普總統的大餐!

然而,川爺的大餐不止這一道,接下來可能還有兩道,道道有利於保守派。

最高法院目前有三位女性:Ruth Ginsburg, Elena Kagan, Sonia Sotomayor。其中金絲波哥(Ginsburg)是一位極左自由派,女權主義老太太,93年由柯林頓總統提名位大法官。她於2009年檢查出兇惡的胰腺癌,幸虧發現及時,得到治療,但畢竟身體傷了元氣,加上85歲的高齡,難以勝任最高法院的工作,常常在眾目睽睽下打盹。

按理說,她應該在奧巴馬任期內退休,就可以讓後者提名一位自由派大法官,順理成章地繼承她的yi志,維護高院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但據說介猶太老太太有個性,認定希拉里能夠贏得大選,一定要讓一位女總統來提名自己的接任者(自然也是女性),功德圓滿。不想川爺不夠厚道,大比分擊敗希婆,讓金老太太一腳踏空,替換她的自由派女性大法官更是沒影了,可謂“三女投江”,令人唏噓。

唏噓歸唏噓,高院歸高院,川爺高壽,也遠遠不及金老太太,她還能夠撐幾日?估計接替者又是川爺的囊中之物,失敬了!

所以川爺任命第三位大法官,估計也是板上釘釘了。

第四位呢?你還得在高院的左邊尋覓:目前四個自由派大法官中的唯一男性:來自舊金山的猶太哈佛教授布呂爾(Stephen Breyer)。該老兄是94年由柯林頓總統提名的,再過一個月就80歲整了(生日快樂!)。若川普連任,他能夠抗到2024年?老人家若不願意用力過猛,川爺就會任命第四位大法官,最高法院自由派和保守派法官之比,將達到2:7的黃金比例(?)。

川普有機會在其任期任命3~4為大法官,徹底重塑美國最高法院的左右力量平衡點,並保持30~50年。如此,他就成為美國歷史上影響力最持續的總統。這是美國保守派選川普的最大動力,也是自由派最害怕的。

那時候,自由派估計都崩潰到上廁開始分清男女了。

川普的幸運,還在於,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共和黨都是多數,為他保駕護航,可以讓他的提名得到通過。里根都沒有如此幸運。但川普真是幸運么?我作為基督徒,認為這是上帝對川普的揀選,對美國的祝福。

左右派法官的區別是什麼?

很多人以為,美國左右法官的區別,是他們政治立場不同。這並非完全錯誤,但流於淺薄。

在美國,高院大法官的裁定依據,不是誰有理誰沒理,誰好誰惡,而是誰更符合憲法。至少在目前,美國的左右派法官均認為憲法不應改變,而他們最大區別在於對憲法的解讀:左派認為,對憲法的解讀應該與時俱進(看,多符合厲害國民的想法。所以,天下左派是一家);而右派則認為應該嚴格遵循憲法願意。所以,保守派法官,基本就是原意解讀(literal interpretation)憲法,被稱為“原文主義者”(Originalists)。

以川普“禁行令”為例:他上任之初,考慮到國土安全,防止恐襲,頒布了針對若干個以穆斯林為主的國家居民的禁止進入美國的行政令。奧巴馬嫡系的第九巡迴法院裁定川普違憲,理由是川普競選中有針對穆斯林的歧視性言論,故認定行政令有破壞信仰自由嫌疑;而新近高院推翻這個結論,維持禁行令的理由就是:總統有這個權利!

顯然,前者是一個道德指控;後者則是技術活兒,根據憲法及其修正案的原意,認定總統有這個權利。而這個判定與川普這個行政令本身是否正確、是否合理、是否可行,毫無關係。

卡瓦諾到底是啥人?

卡瓦諾是最初提名呼聲最高的人,也是幾個候選人中最資深、經驗最豐富,書寫判決最多的法官。但隨著對他了解的深入,保守派提出幾點疑慮,包括他一直成長工作在華盛頓,是沼澤的一部分,與建制派布希家過從甚密,同時對奧巴馬的醫改投了贊同票,……,不一而足。

個人認為,過慮了,卡瓦諾是空前絕後的保守派。理由如下:

他在總統提名儀式上說:interpretthe Constitution as it is written(按照字面的原意來解讀憲法)。Duh!這一句話已經說明一切了!他不要太保守!

2.有人認為他支持奧巴馬的醫改,錯!他所在的華盛頓上訴法院2:1裁定奧巴馬醫改符合憲法(Seven-Sky v. Holder一案),卡瓦諾就是那一反對票,理由是強制購買保險危險。他同時也反對墮胎條款寫入奧巴馬醫改。這些都是美國保守派關注的。

3.卡瓦諾曾經在小布希總統執政期間擔任過白宮律師,後被總統提名為華盛頓巡迴法院法官。和布希家族關係的確很好,但這並不代表他偏袒建制派的利益。他具有高度職業素養,這個顧慮是多餘的。

4.對待同性戀等(LGBTQ)的態度,也是考察一個人保守主義成色的標準。這個方面也沒有問題。2005年被提名華盛頓巡迴法院時,支持他的一個組織叫做FamilyResearch Council,是一個基督教遊說機構,認為同性戀行為對自己和社會都有害,不應該得到肯定。這樣機構支持他,他的立場也就很清楚了。

卡瓦諾是天主教徒,屬於the Shrine of the MostBlessed Sacrament in Washington, D.C.,,並長期擔任教會講師,並在天主教慈善機構做志願者。

在總統的提名儀式上,他提到自己是大女兒籃球隊的教練(美國學生體育活動的很多教練都是業餘的,主要是家長擔任的),被親切地稱為“K教練(真正的K教練是赫赫有名的Duke大學籃球隊教練,他的名字在美國婦孺皆知)”。他的妻子就是在白宮認識的,來自德州(保守的州),可見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美國傳統家庭,卡瓦納是典型的美國傳統丈夫、父親,這對於美國人很重要。

總之,我為這次川普總統的大法官提名點N個贊!為什麼不?要知道,川普上任之初,就請保守派智庫–聯邦社會遺產基金theFederalist Society and Heritage Foundation為他提供了一個25人的大法官候選人清單。裡面的人都是久經考驗的保守派法官,氣的左媒一直詬病川普法官候選人都來自極右的特殊利益集團。瞧,左派居然也懂特殊利益集團。可惜,幫助總統的機構代表了大多數美國人的利益,而非特殊利益集團。

最後談談華人可能有的一個擔憂:如此保守派得勢,會不會破壞美國的政治平衡,造成一黨獨大,甚至獨裁?那可不是好事!

這個擔心完全是多餘的,是習慣了中庸之道思維的華人之杞人憂天。

左右並非是一個平等對稱的政治理念。右派要嚴格遵守憲法,左派則想與時共進,背離美國的傳統。堅持右,就是堅持傳統和憲法,這才是美國崛起的根源。也說明,美國的右派更加傳統。而美國早期要比現在更加保守,換句話說,保守主義才是美國之所以是美國的關鍵,是美國成功的根本。這與很多華人的想當然相反,他們認為:美國之所以先進,是與時俱進、丟棄傳統的結果。

此外,奧巴馬執政期間美國急劇左轉,丟棄了很多傳統,讓美國受傷。大法官的任命也多少是一種“矯枉過正”,希望慢慢回歸美國傳統。

祝賀川普總統再次為美國人民做出關鍵性的努力,讓美國保持偉大(Keep America Great)。

上帝祝福美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