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曹雪芹墓碑村民挖出屍骨 沒寶貝遂棄河!

曾引起紅學界轟動的曹雪芹墓葬刻石展出地——位於通州的張家灣博物館,自2015年開館至今已接近三年。今天上午,記者走訪張家灣博物館了解到,三年來博物館充分挖掘張家灣地區文化內涵和歷史底蘊,館內藏品不斷“升級”,未來有望正式面向社會公眾開放。

位於通州的張家灣博物館於2015年8月底正式開館,是全國第一個鎮級博物館,目前觀眾可通過團體預約的方式來館內參觀。一進博物館大門,就能夠看到仿照原物按比例縮小打造的通運橋,向觀眾展示著張灣古城的文化。兩旁的大屏幕上,則介紹漕運古鎮張家灣的信息以及通州運河的內容。

走進“古城門”,右邊是代表運河文化的“運河史話”展廳,左邊是蘊含紅學文化的“紅樓追夢”展廳。

記者注意到,展館內最引人關注的,就是曹雪芹墓葬刻石。據專家介紹,文學名著《紅樓夢》中描寫的十里街、花枝巷原型即出自張家灣。

張家灣鎮內出土的曹雪芹墓葬刻石,更是一度引發紅學界關於一代文豪著書並長眠於此的激烈辯論。曹雪芹墓葬刻石於1992年發現於張家灣,上面淺淺地刻著“曹公諱霑墓”五個大字,字跡並不很工整優美,石料也只是普通的台基石,對應了曹雪芹的窮困潦倒、草草下葬人生。

此外,展廳里還陳列著各種知名的紅學著述、紅樓畫冊、紅樓故事字畫等,與之相伴的是運河裡打撈上來的巨大鐵錨、精美瓷片以及先進的聲光電設施。

博物館初期的主要設計人之一曹志義,是土生土長的張灣村人。“館內素材基本都是我提供的。”曹志義介紹,起初這裡要建的是張灣村史館,後來政府認為張家灣鎮的文化不應止於此,於是張灣村村史館演變成了張家灣博物館,而展出素材的收集都由區里和鎮里組織,大大豐富了博物館的館藏內容。

曹志義介紹,博物館橋、城牆的設計理念來源於古代運河文化、紅學文化、古城文化,而關於《紅樓夢》的書籍、實物等展品則是從通州區博物館借調而來。此外,鐵錨、瓷片、城磚等藏品是從運河博物館等處調過來後收藏於館;還有少部分藏品來源於百姓捐贈,例如博物館入口處的“鎮館之寶”——一艘清代的貨船就是蒼頭村的村民捐贈。

墓碑發現細節曝光曾挖到屍骨並倒入蕭太后河

值得關注的是,曹雪芹墓碑被發現時的細節也在館內一一揭露。據專家介紹,文學名著《紅樓夢》中描寫的十里街、花枝巷原型即出自張家灣。張家灣鎮內出土的曹雪芹墓葬刻石,更是一度引發紅學界關於一代文豪著書並長眠於此的激烈辯論。

據介紹,1968年秋,張家灣大隊平整土地會戰開始,並安排第四生產隊平曹家墳及附近耕地。一日下午,幾名社員於一米深處發現一塊平放著的條石,大家將石抬上地面去了土,見正中現出“曹公諱霑墓”5個大字,左下角刻“壬午”2個小字。現場指導員告訴大家,這塊條石應該是曹雪芹的墓碑。

眾人不意遇上“有錢人”的墳墓,即驚喜地在埋石處四周亂掘尋找棺木。不久,在石旁挖出一具男性朽骨,大家七嘴八舌猜測口內必含寶珠,遂有人雙手捧住頭骨在小車把上猛磕,但除了從頭骨口腔中掉出一些黑色土屑外,別無他物。失望之餘,眾人便將碎骨隨土裝入小車簸箕,推到蕭太后河邊倒棄。

當晚收工後,指導員喚來堂兄將條石抬上小車推回家,沖刷乾淨後依次用八開辦公紙鋪於5大字2小字上,用鉛筆在紙上劃塗,得到6張拓片,至今在家珍藏。次年春蓋房,又將條石用作後檐台基。

對於張家灣出土的條石是否真為曹雪芹墓碑,一直眾說紛紜。1992年8月26日上午,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副主任、著名文物專家史樹青先生和國家鑒定委員會委員、著名金石專家傅大卣先生來考察這塊墓碑。藉助放大鏡仔細觀察後,傅先生確認:“碑是真的,沒問題。”

1992年8月31日,紅學會會長、著名紅學家馮其庸先生第三次來到張家灣研究曹雪芹墓碑。馮其庸先生此前曾持“癸未”說,自見石上所刻“壬午”字後,聯繫許多史料記載轉變舊說,認為曹雪芹確在壬午年葬在張家灣無疑。之後多位著名紅學家先後前往查看,俱認為墓碑是珍貴文物,其現身是紅學界一件大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法制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