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我不是葯神》:一個相關的小故事

《我不是葯神》這部未映先熱的電影我還沒機會看。但關於它的一些影評和介紹,倒讓我想起九十年代中期在北京遇到的一件小事。

那是一個灰濛濛的陰天,我打車出外辦事,順便跟計程車司機聊了起來。

他告訴我,最近剛剛被「買斷工齡」,相當於失業下崗了,因此來開出租為生。

我問他什麼叫「買斷工齡」,他就說,他所在的國營企業付給他三萬元人民幣,就相當於把他之前在工廠里服務的二、三十年的工齡全部「「買斷」了。「買斷」以後,工廠不會再付給他任何退休金,當然也不會再給他報銷藥費。他從此以後就算與其工廠「一刀兩斷」了。「買斷」中的「斷」字,就是這樣意思。

看他的年齡,應該屬於「上山下鄉」那一代吧。這代人把青春和壯年時期都貢獻給黨了,到臨近退休、輪到黨按承諾的那樣來照顧他們時,黨卻一腳把他們踢出門外,用三萬塊錢把他們的一生都「買斷」了。

我問他:「那以後你生了病咋辦呢?」

他說:「要是生點小病,就自己到藥店買點葯吃吃。要是生了大病,像癌症這種需要幾十萬、幾十萬往裡搭錢的那種,那我也不治了,就在家等死吧。因為一旦攤上這種大病,基本都是錢花光了,人也該死了。還不如把這錢留給老婆孩子呢。」

他說得很平靜、很自然、很「豁達」,然而我的心卻往下一沉。在中共治下的中國,生命變得如此低賤、卑微,而響應黨的號召為黨奉獻一生的「卑微又低賤」的人們,卻如此心平氣和、「心安理得」地接受這一切,不能不讓人的心往下沉。所以這麼多年了,我一直沒能忘了這個司機和這件小事。

想起這個經歷,我一點也不奇怪,為何《我不是葯神》這樣一部電影會走紅、然後再引起官方的關注而要求「降溫」。在現實生活中,人的命雖然很難一下子變得金貴起來,但有一部電影願意反映和表現「低賤」小人物們的生活狀況,也總好於完全被忽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