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公務員霸氣辭職信 引轟動!

(圖片來源:網路)

甘肅隴南禮縣一公務員的辭職信引發關注。文章文白相間,文采飛揚,用詩一般的語言講述了自己的成長經歷、工作感悟,暢談了自己對時政的看法,最後道出了辭職原因。讀來酣暢淋漓、發人深省,不禁為體制內流失人才扼腕嘆息。

辭職信

余本布衣,系出寒門鄉野,躬耕於秦皇故里。幼時即嗜學,家貧,無從致書以觀,曾操童子業,久不售,砥礪琢磨,復讀之,每假借於鄉鄰師長藏書之家,手自筆錄,計日以還。余因得遍觀

余雖愚,卒獲有所聞,終得如願,榜上題名,一時名噪大震於十里八鄉。

學業畢,余遇甘肅公務員大考,幸入職縣衙機關公幹至今,不求聞達於富貴高官,但求溫飽以生計。已近十載。春花秋月,冬雪夏雨,時光流逝過三千餘日夜。

遙想當年,初為公幹,雄姿英發,年少輕狂,試於縣衙欲酬鴻鵠之志,嘗比賢達學明於治亂,嫻於辭令。

一則才兼文武,出將入相,光宗耀祖;二則得厚祿高薪,振贍父母家室,添衣增食,引鄰里以此稱焉,名利兼收,豈不妙哉。

余自持博聞強志,相比於經天緯地,立地書櫥之賢達,雖不敢以千里馬自居,然亦非粗鄙無文之輩。恃才方可傲物,余不敢妄稱滿腹經綸,然應付文字刀筆之事亦如雕蟲小技,探囊取物也。

受命十載,寒來暑往,兢兢業業,誠惶誠恐,畏有所絲毫疏漏懈怠。吾不擅評功擺好,分辨解釋,未藉此叫苦喊愁。

抑或於機關爬格子碼字,無論鄉野駐村掛職,絕無縣衙大人眼中滑頭,更非黎民口中之惡吏。與人為善,於人無害,謙遜低調,不鬧不爭,多數人當有公允評價。

然,世務紛紜難料,窮達有命,事與願違,亦又何求。古人有言:善莫近名,奉時恭默。蓋因餘生性簡約清凈、低調淡泊,躬履清儉,不治產業,恭默守靜,退無私交,不善交遊,非公事不言。

既無求田問舍投機之道,亦少觥籌交錯,呼朋喚友,尋租權力之功。且入職即作刀筆小吏,所從事者無非寫寫畫畫之事,斷無濫權弄權之機。

真正為千夫所指,黎民憤恨之徒公幹者,皆為屬“老虎”之列,再不濟當是大蒼蠅也,而吾輩芸芸公務員小卒,苟且一粒塵埃而已,何以禍國殃民乎?

老年幹部賦閑退休可以理解,身處閑職,謝絕人事,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物我兩忘讀書賦詩以自娛,怡然自得也;然則中年幹部,中堅力量,如日中天,本應豪氣干雲,因何無有勁頭?

此間大有蹊蹺乎?非也!探究起因,公幹者待遇今非昔比,一切福利特權盡失殆盡,公權尋租空間蕩然無存,江湖險惡,如臨深淵,戰戰兢兢,稍有不慎,人仰馬翻。

且朝中無人者,擢升難矣,聞君一席話,驚醒夢中人,余汗顏,嗟乎,渾渾噩噩也久矣。

余出身農門,是苦皆能吃,是事皆能忍,只可惜終究徒勞無功,雖兢兢業業,知遇伯樂者,難求也,薦才識才者,難遇也,余雖貴為名馬,徒有千里之能,祇辱於奴隸人之手,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盡其材,鳴之而不能通其意,必駢死於槽櫪之間,嗚呼哀哉!

桃花謝了春紅,太匆匆,春如舊,人空瘦,東風惡,人情薄。懷愁緒,幾年離索。一聲嘆息,錯、錯、錯。朝看洹水東流,暮看夕陽西墜,頓然徹悟春去秋來老將至,萬事成蹉跎也。

余茫然回首,所得幾何?所失幾何?余早生華髮,不惑之年面容竟呈老態龍鐘相,何也?經年累月,宵旰從公,伏案揮筆,身心俱疲矣。故美已不外現耳。

縣衙十載,僅師推杯換盞,酒量陡增一長技,武功盡廢,術業專攻毫無建樹也。公務員者,放之社會。民見之,龐然大物也,以為神,甚恐。稍出近之,思維固化昭然若揭,官腔欣欣然,技止此耳!

當年學霸才子竟淪落至“能飛不能上屋,能緣不能窮木,能游不能渡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之窘境。

悲夫!且公幹十載,薪酬計區區幾萬耳,何以安車代步,更無廣廈半間一屋,偏安於二手寒舍數載,竟虛榮以故友鄉黨,謊稱府上乃金屋美墅。實則囊中羞澀,家徒四壁立也。

曾幾何時,床頭屋漏竟無一干處,處寒舍雨腳如麻未斷絕也。屢屢節衣縮食,甚至謝絕遠近親疏往來,更鮮有友朋歡聚。嗚呼哀哉!

余曾夜不能寐,輾轉反側,捶胸頓足,長太息以掩涕兮,哀余之多艱。何時眼前突兀見高屋大房,以求庇佑吾妻兒老幼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焉?

人生非漫長無疆,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無非求一順心意、開心顏之事,余年近不惑請辭,僅與個人心性志趣有關,同時也源於不想荼蘼春花,久事筆硯文牘之而無所用事。

余每日之工作唯“公文”二字之連篇累牘,官樣文章。周旋奔波於各位縣衙大人之間,唯唯諾諾,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埋沒夢想、消磨鬥志、耗費光陰,如是而已,何等悲哀。

余常懷格格不入之窘迫,夙夜憂嘆,自覺膽小怕事,不擅混跡江湖,更無攀龍附鳳之能事。不想爭寵上位與同僚們劍拔弩張,於是退避三舍,乃為余不二之選也。一者,不善政事;二者讓位與人,騰籠換鳥,成人之美豈不快哉。

既不能兩惜,何不兩離,從此,彼此相忘於江湖!我清白來去,今後也自當在法治與理性軌道間行事,請強大自信的府衙尊重並保障余各項合法正當權益,不打不壓,聚散相安,揖禮而別。

今懇請開明之縣衙大人恩准卑微無能之屬下請辭,不勝感激為盼,憑爾去,遘茲淹留。

當下之中國,張揚“八項規定”、滌盪“四風”之氣,力推“全面從嚴”,反腐浪潮席捲洪荒四野,實乃國之幸事也。縣衙大人若能親賢臣,遠小人,此吾縣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吾縣所以傾頹也。公幹數年,每與覺悟同僚論及此事,未嘗不嘆息縣衙機關尾大不掉之患,痛恨於“四風”腐敗之惡。

余離任之際,萬望縣衙大人,忠言逆耳之臣,親之、信之。開門揖賢納諫,從善如流。余心懷敬畏與期許,熱盼反腐疾風厲勢持續蕩滌殷商洹水,最終實現權力進籠,陳規陋習破冰,政治生態清風徐來,河清海晏,眾生平等,天下同此涼熱。如是,則吾縣之隆,吾市之興,可計日而待也。

倘能如願,余安身立命有生之年,還能見證、共享大禮縣點滴寸進,強縣之碩果,則固所願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