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女性的血已經流成一條河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農村女性的血已經流成一條河

——你村不存在的問題全國普遍存在著

除了那個亂葬崗,在我們村人去趕集的路上經過一個大河堤,那裡也是類似亂葬崗一樣的扔女嬰指定地點。有一次村上一條狗把女嬰頭咬下來了,一直叼到村上被一群調皮搗蛋的孩子看見了,他們追著狗打,把小孩頭搶了下來,但是沒人敢用手拿,就用一根棍子從斷頭處插進去挑著到處跑,領頭的就是我親哥和我大伯家的二兒子,我們更小的孩子就跟在後面到處跑著看。

其實我某條微博里記錄的農村的惡,不及真實情況的十分之一,農村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很多惡是他們不以為惡的,我承認現在農村已經被時代的潮流拖著走,逼著進步,已經被迫變好很多了,但是有人直接否認農村存在過的惡,那就很可笑了,現在想想甚至很多情景我親身經歷過當時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置身其中,他們都那樣做的時候,我並沒有意識到我正在參與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只是現在回憶起來才覺恐怖,才覺得我原來身處地獄過,有些事情訴說本身就像是指責,因為那個本身就是罪惡的,所以甚至有男的說我造謠、反農村、抹黑江蘇,有的甚至還艾特公安部[笑cry],我真是很無語,中國適婚年齡男性多出三千萬,中國男性總數比女性總數多出五千多萬逼近六千萬,他們以為這些女性是怎麼消失的呢,是在她們哪個年齡層以什麼樣的方式消失的呢,統計部門公布的只是一組數據,這數據背後女性的血已經流成一條河,是他們太缺乏想像力呢,還是他們純粹就是壞呢?

那我乾脆就拿自己親身經歷的幾件事再說說好了,我能保證我說的百分百屬實,但也聲明一下這僅是個人經歷,而且都是記憶中的,只代表那時那地,不代表所有農村以及現在農村。訴說過去農村的罪惡是有意義的事情,大家可以反思一下,這些罪惡為什麼會存在,以及以後能不能不要重蹈覆轍,誰能改變女人的命運,要怎麼做才能改變。

關於那個我那條微博提到的亂葬崗,小時候我媽媽的警告還清晰響在耳畔“那裡是專門扔死小孩的,你可不要去那裡玩,當心小孩鬼魂把你帶走!”

某次在農田裡,幾個女性長輩邊議論紛紛邊幹活,說亂葬崗那裡又有人丟了個女嬰,長得很好看,健康的,有人端了碗水喂她喝,小嘴到處湊,喝的吧嗒吧嗒的,然後感嘆一下:

“唉,可憐吶!”

“你抱回家養吧?”

“算了吧,我自己家孩子都養不起,還撿她呢!”

我不記得自己那時候多大,應該很小,因為在孩子很小的時候有時候家裡沒人看孩子,大人幹活會把我們帶在地頭玩耍。我記得當時小小的我聽的很難受,默默的想她們要是能把她抱回家多好啊!後來不知道那個女嬰怎樣,估計多半也是沒了。

除了那個亂葬崗,在我們村人去趕集的路上經過一個大河堤,那裡也是類似亂葬崗一樣的扔女嬰指定地點。有一次村上一條狗把女嬰頭咬下來了,一直叼到村上被一群調皮搗蛋的孩子看見了,他們追著狗打,把小孩頭搶了下來,但是沒人敢用手拿,就用一根棍子從斷頭處插進去挑著到處跑,領頭的就是我親哥和我大伯家的二兒子,我們更小的孩子就跟在後面到處跑著看。我還記得那時候腦海里飄過的雜念呢,我覺得那個死小孩子的後腦勺好大啊,從斷頭的地方流下的血看著好嚇人!後來這群孩子被我大伯的老婆一頓罵,這個小孩頭就被扔進村邊的水溝里了,後續我就忘了。這件事情我估計既然我記得,我親哥和我大伯家那個兒子以及我大伯的老婆,肯定更記得。但是這個事情在我成長過程中再無人提起過,就像特別不足為道但又讓你永生難忘的那種記憶,我自己也是時隔多年這個記憶又被喚醒了。

還有一次,我媽媽和村上一個舅媽一起去街上賣黃鱔,我媽回來說她今天賣的順利,比舅媽賣的貴,還能賣的快,我問為啥。我媽說那個地方又有人扔了個女孩已經死了,做生意的人如果無意中看了一眼就會有財運,而那個舅媽因為事前知道那裡有個孩子死了,她不敢看,所以她黃鱔就賣的不好。

順便說句,這個舅媽生了三個孩子,老大兒子,後面兩個女兒,生兒子的時候月子里婆婆好魚好肉的伺候,生後面兩個女孩的時候月子里天天給她吃米飯配青菜。

墮女胎殺女嬰不僅只存在於老一輩,即使在我同齡人中,也是很多的,交代一下,我89的。我那些小學輟學的玩伴,有幾個沒墮過女胎的。村上有戶人家特別可惡,大女兒只比我大一歲,幼兒園還是跟我一起上的,我看她爸飛腳踹她的時候,心裡很擔心她會被踹死。她下面還有兩個妹妹一個弟弟,弟弟最小。最小的那個妹妹不知道為什麼最不得寵,我猜可能是恨都生到第三個了怎麼還是女孩,她媽天天虐打那個小女兒,每次都往死里打,小小的身軀從來都是布滿青紫和傷疤,村上人看不下去有人跟她商量領回家養,她說:不行,我就留著墊手用!後來這個小女孩被她奶奶帶回去養,才順利長大,一天書沒讀過,十幾歲奶奶死了她就出去打工了,打工的錢都交給沒養過她的爸爸,後來早早就嫁人了,她爸收了彩禮,後來又離婚再嫁,她爸爸又要了十萬彩禮,這貌似是我大學時候某次回老家聽說的,村上人也都厭惡他,罵他不是人。但是他家正是因為有三個女兒幫著打工掙錢,嫁人賣錢,所以他家在我們村上過的還挺好的,房子也是較早翻蓋的。所以我覺得那些背地裡罵他不是人的村民多少還夾雜了些嫉妒。PS,有人說他們那女人地位高,因為彩禮高,你覺得這家女孩地位高么?

再說這個比我大一歲的大女兒,我高中的時候她已經生了兩個娃了,後來聽說為了生兒子去小診所做B超,又是女兒,就把已經成型的胎兒引產了,結果引產下來是個男孩。後續我也不知道了,這是關於她最後的消息。

即使在我這樣的農村老家,也是有很多家庭是愛女兒的,總的來說愛女兒的家庭應該多過不愛女兒的家庭,但是我為什麼只說不愛的,沒說愛的,因為我故意仇視農村污名化農村嗎?不是。因為不管在哪裡,愛女兒才是正常的,不歧視不虐待不非人對待女兒才是正常的,而正常的事情就像日出日落一樣自然,所以沒什麼好說的,我當然要說不正常的現象,這正是因為我希望錯誤得到糾正,不正常變成正常。

再說回我自己家的事情,我爺爺是死的很慘的,你能想像在這樣的時代,他是活活餓死的嗎,實際上他是絕食死的。我爺爺奶奶都是跟我家一起過的,我奶奶因為年輕的時候被我爺爺拋棄獨自拉扯兩個兒子長大,受了太多苦,老了以後身體特別不好,我初一的時候我奶奶過世了,我爸給我奶奶辦完喪事,收到的份子錢,我大伯要了一半走,他辦事沒出一分錢,份子錢卻要平分,我爸跟我奶奶感情很好,我爸其實一直都是感激我奶奶當年沒把他交給我大伯當二小。所以我奶奶死的時候我爸特別傷心,根本不願意老人屍骨未寒再兄弟反目,況且也沒幾個錢,於是就給他了。

我奶奶死後,我家因為某些原因漸漸遠離家鄉,我爺爺就搬到我大伯家住了,住到他家第二年我爺爺就半身不遂了,後來就絕食而死了。後來我家才知道,我大伯在街上開了一家烤鴨店,經常忙到天黑才回家,老家農村是沒路燈的,天一黑照明全靠月光,沒月亮的時候就是伸手不見五指。但是我大伯晚上回家經常讓我爺爺到地頭的場上去扯草回來燒飯給他吃。有次雨天夜裡,我爺爺又被他趕去扯草,摔了一跤,就半身不遂了。他是那種比較嚴重的半身不遂,也可能是因為從摔跤之初我大伯就沒給他治療過,所以他才比較嚴重。我爺爺只能卧床,半邊身體完全沒知覺,大小便失禁。我爺爺死之前,我爸爸見過他,他已經說不出話了,我爸爸給他換衣服的時候發現我爺爺屁股上全是青紫,才知道我爺爺為什麼絕食。因為我爺爺生前就很能吃,但是一直都很瘦,因為他一直有常年拉肚子的毛病,現在想來應該是慢性腸炎。我爺爺躺在床上的時候,拉肚子是我大伯清理的,他肯定虐待了我爺爺,不知道下多少死手導致我爺爺整個屁股布滿了青紫。所以我爺爺才絕食,不吃就不拉了!

最近比較忙,這一條微博分了好幾次接上的,要是讀著有不順暢的地方請多包涵。最後還想說很多人聽我說這些就開始逼逼江蘇不是發達省份嗎,再落後也是發達範圍內的相對落後啊。不好意思,江蘇不管是經濟還是文化,蘇南和蘇北差異還真就挺大的,我前十幾年生長在蘇北,後面到現在都生活在蘇南,感受到的差異真的是相當大。還有,別的地方我就不了解了,所以那些更偏遠地方的朋友們也沒必要來跟我爭論說你們家鄉不這樣,畢竟是不是這樣都有大數據可以看到。

再說一次,我敢保證我說的百分百屬實,拿著小號來視奸還滿嘴噴糞,逼問我為什麼不說出具體地方的垃圾屌,我只能送你一句去死吧蠢貨。

這裡貼上網友給我發的統計數字鏈接及截圖。這個鏈接是江蘇省新生兒性別比的統計數據,有精確到各市的 http://t.cn/RdfRmFJ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披上我的月光琉璃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