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徐榮: 多年不明的義和團真相 竟讓貿易戰揭開了

野蠻之革命如庚子之義和團。1900年聯軍與義和團在天津交戰。(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中美貿易戰在戰前準備與開展過程中,中美雙方一虛一實,一方以“厲害了我的國”虛張聲勢,一方外交與備戰並行,志在必得。首輪500億美元的戰火點燃後,川普總統周三宣布,美方準備9月實施另一份價值2000億美元的清單。貿易戰火燃燒中,也帶火了“義和團”。有媒體指出義和團精神害人,那麼義和團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野蠻革命造恐怖時代如庚子義和團

“有野蠻之革命,有文明之革命”;“野蠻之革命有破壞,無建設,橫暴恣睢,知足以造成恐怖之時代,如庚子之義和團。”——鄒容《革命軍》

1900年,義和團運動興起,當時中國北方地區村村有拳壇,山東、直隸等地的大街小巷,到處都是紅布包頭、手持大刀的義和團拳民。義和團的口號不統一,但主要是“扶清滅洋”。明確表示“一概洋鬼子全殺盡,大清一統慶昇平”。

義和團把傳教士稱為“毛子”,教民稱為“二毛子”,“通洋學”、“諳洋語”、“用洋貨”……者依次被稱為“三毛子”、“四毛子”……直到“十毛子”,統統在嚴厲打擊之列。他們經常隨便找一家大戶人家,指其“裡通外國”,然後沖入家中洗劫一空。義和團仇視一切與洋人有關的東西,有用洋物者“必殺無赦”,甚至有“一家有一枚火柴,而八口同戮者”。

當時華北很多地區出現教堂被燒毀,教民教士被殺的事件。雖然各國公使多次向清政府提出抗議,但都沒有得到回應。清廷開始覺得暴民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利用,來解決當時太后為主的保守派和皇帝為主的維新派的矛盾,並阻嚇列強的介入。這使暴民突然發現自己的罪惡有了愛國的光環和官府的支持,頓時成災。

1900年6月,義和團大規模進京,情形更為恐怖,當時有這樣的說法:男練義和團,女練紅燈照。毀了電線杆,扒了火車道,燒了毛子樓,滅了耶穌教。

6月上旬,北京城著名的四大教堂:東堂,南堂,西堂,三堂皆被義和團焚毀。遭到義和團驅趕殺戮的教民和傳教士,陸續逃到北堂,也就是西什庫教堂。整個北堂差不多聚集了3000多人。

總主教法籍傳教士樊國梁預感到大事不好,為了保護西什庫教堂,和躲藏裡面的3000人多名外國教士和中外教徒,他派人前往東交民巷的法國公使館,向法國使館求援。最後法國和義大利兩個天主教國家的公使館在士兵緊缺的情況下,擠出了41名士兵,攜帶41條新式洋槍,來護衛西什庫教堂。並祈禱上帝的保佑。

義和團在戰場上的真實表現

下面來看看義和團在抗擊聯軍的主戰場——天津的表現。攻擊天津租界的戰鬥在6月13日打響。

15日,義和團著名領袖曹福田帶領團民赴馬家口前線。他騎著馬,戴著墨鏡,口銜洋煙捲,身穿青長衫,腰束紅帶,足蹬烏緞靴,腰間插著小洋槍,背負快槍,像個黑社會頭子。轉了一個大圈,根本沒有同洋兵打仗,便回來了。

27日,曹福田向各國下了一道戰書。次日,張德成率領號稱“天下第一團”的四五千人到達天津,與他聯名出示,29日與洋人“合仗”。表面上看,戰書充滿了對聯軍的藐視,顯示了大無畏革命精神和把反帝鬥爭進行到底的堅強決心。然而,29日他們卻借口東南風不利,竟未出戰,實際上不過吹牛騙人而已。以後直隸總督裕祿幾次催促他們二人率領團民與清軍一起出戰,他們“乃借口時尚未至,或雲日干不利,任意推諉。”

愈是往後,團民愈是畏敵如虎。在清軍與聯軍惡戰的時日,大致都是這種情況:“攻擊洋人時,皆系官兵在前”,團民“在後相隨,不敢前進”;“或招搖過市,以示威武”;或“匿伏民居中,肆意搶掠”;或“每聲張臨敵,率皆繞城而行,去敵尚遠,群伏屋角籬根,須臾肅隊而歸,輒喧呼曰‘大得全勝’。”

7月13日,聯軍向天津城內發起總攻,夜晚,“城內義和團全部撤出來,外來的義和團全按原路撤走,本市的義和團在撤退中解散,各自回家。”

頭目個個當逃兵烏合之眾潰散

義和團的大頭目們如張德成、曹福田、劉十九、韓以禮等在與聯軍戰鬥時,從不見他們“競衝頭陣”,浴血奮戰,他們不僅沒有一個人戰死在沙場上,而且都在危急時刻當了逃兵。

他們的行為不僅比起中日戰爭中的鄧世昌、林永升等愛國將領、民族英雄有天壤之別,就是當時官兵的英雄氣概、愛國精神亦高出他們不止千百倍。

天津淪陷之後,義和團嚇得膽戰心驚,魂飛魄散,再也不敢上前線“滅洋”。倉場侍郎劉恩溥奏道:“津城不守之後,洋人聲言專殺義和團民,以致東安、武清各團,皆已聞風解散。”“接奉諭旨,飭臣會合團民,短兵相接,出奇制勝。惟團民業已潰散,臣竟無法可施。”辦理通州防剿事宜長萃亦奏道:“前經奏准招募兩營,扼要駐防,業經出示曉諭,而義和團民竟無應募之人。”

在北京的義和團更不用說了。早在6月15日,義和團團民二三千人攻打西什庫教堂,高聲喊叫:“燒呀,殺呀,二毛子呀,你們的生日可到咧。”繼而奔向教堂大門。守護的洋兵打了幾排搶,擊斃三十餘人,後來的團民一見,全都嚇得跑回去了。“受傷者趴的趴,滾的滾,皆奔命向西滾去。”以後整整兩個月,投入數萬人,仍未將教堂攻開。

8月10日,聯軍逼近通州,外鄉義和團紛紛逃竄。至北京淪陷前,“前所謂義和團者,早已鼠竄獸散矣。”

義和團精神害人狂躁後怯懦潰敗

大陸多年來搞不清義和團究竟是怎麼回事,義和團被美化甚至神話,源於文革時期的宣傳和多年來課本的教育。

崇拜義和團的紅衛兵,是馬列主義中國化的產物。紅衛兵比義和團破壞更大的是,除了仇視西方文明,對中國文化的破壞也是空前的,不僅破毀了黃帝陵、炎帝陵、伏羲廟、孔廟、關帝廟、岳飛廟。而且從精神上徹底摧毀了中國人的基本價值觀。

當代的“愛國賊”,就是歷史上的義和團、紅衛兵,但比義和團與紅衛兵更狡猾、更無恥、更功利。他們以“愛國”為幌子,言論和行為都極為誇張,甚至不惜歪曲事實、煽風點火、造謠滋事,借“愛國”達到個人目的。但真正有關國家命運、民族前途的事情根本就不在其關心範圍之內。

回到義和團,義和團的出現和歷史也表明,有如義和團之團體和個人,狂躁後,必將怯懦潰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