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台灣 被掩藏的珍寶 在留學生眼中熠熠閃光


台北醫學大學本年度畢業典禮,Asante Sana作畢業感言(來源:作者林益仁臉書 下同)

(編者註:本文寫於六月十五日,作者林益仁先生系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所長,徵得林先生同意,對標題略作修改)

Asante Sana,醫文所唯一的國際生。她今天代表北醫全體的畢業生說了畢業感言。

她的第一句話是,我來自馬拉威。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個跟台灣已經沒有邦交的國家。接下來,她吐露了一些心聲。

Why Taiwan? 所有她的朋友都這樣問,在這些朋友中,台灣絕對不是首選,特別是已經斷交了的國家尷尬處境。原本,美國的Johns Hopkins大學已經核發入學許可給她,無奈沒有獎學金。沒有經濟支援,像她這麼優秀的學生,是哪裡都去不了的。

她來到台灣,北醫給了獎學金。她跟我提到馬拉威兒童早嫁的問題很嚴重,她受護理訓練,接受國際NGO的資助進行社區健康醫療的工作,特別關注婦女健康處境的議題。

在她的感言中,她說別人可能不認為台灣有什麼值得來學習的,但她卻真心感受到,台灣是一個被隱沒的寶藏。這個寶藏,必須是有心人認真去感受才會知道。她特別提到台灣的多元文化,以及在台灣山區部落的旅行與參訪。

在她的學習過程中,我發現她對任何的事物都充滿好奇心,開朗的態度讓她在台灣認識到許多事情。在我的“生態、社區與健康”的課,她跟著我們去到不同的原住民部落,甚至在去年知名人類學者Fikret Berkes來台的行程,她也熱誠地參與,並且擔任隨團紀錄的工作。

其實,在山上的行程中,她不下一次告訴我,她感覺好像回到家的樣子。雖然她的膚色不同,但卻很快就被部落的人所認同,並且相處非常愉快。此外,她也告訴我學校的國際生都很期待能夠到台灣四處走走,特別是鄉間與原民部落。在那裡,她今天的感言中說,看到台灣的美。


Asante Sana 與本文作者林益仁先生合影

我想,她的心已經屬於台灣。當她今天在台上說出感謝北醫、醫文所、院長、所長、老師以及在北醫認識的朋友,特別是念出一位在醫文所認識的至好原住民學生Adalia Chang時,我的心是多麼充滿感動。


Asante Sana 與同學合影

感動,不僅在於公眾前被提到名字,而是在點點滴滴的教育過程中,台灣的人事物中最美善的部分,被一個外國學生確認出來,而且公開出來。這不是客套,也不是外交辭令,而是真誠地彼此認識。原本是他者的台灣,被一位馬拉威的國際學生認識,而成為她心中的一部分。多麼奇妙的見證,當然對我們在山上與部落長年的合作也是很大的鼓勵。

Asante寫信回在馬拉威首都的醫學大學,說台灣不僅有很高超的醫學技術與設備,更有深入的醫學人文課程,是嘗試根植於社區與部落的作法,這是適合馬拉威的社會處境的,他們目前無法購買昂貴的儀器與設備,但是社區醫療的文化方式與措施卻是他們可以學習與運用的。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在原住民部落所關切的文化照顧等議題是具備全球對話內涵的。

在這些實際在台灣走動的過程,我們彼此都學到許多。

今天,驪歌輕唱,Asante又繼續獲得獎學金留在台灣攻讀護理的博士學位,我祝福她在台灣的學習,如她所說,我相信台灣是一個被隱沒的寶藏,有時連我們自己人都不知道,祝她在未來有更好的收穫,成為更好在台灣與國際之間的橋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